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夏界线

Part1.嘿,你是小偷吗(3)

夏界线 飞鸟013 1325 2015-03-06 09:10:59

  “你怎么还不回去?”他走出食堂,在水泥铸成的洗手池边上洗手,拧开水龙头后,忽然发现我蹲在一旁。

那棵生长在学校围墙外的老榕树,繁盛的枝桠开到红砖墙里面来,夏日的阳光投射在榕树叶上,映得它们脉络清晰。

我不想理会他,假装听不见,只顾埋头看着地上蚂蚁成群结队地沿着红砖围墙爬过去。

头顶的阳光被叶隙分割,零碎地洒了一地。

蚂蚁们黑色的躯壳上背着颗粒状的小食物,匆忙而有秩序地爬行着,活在自己精心营造的安逸的世界里,它们像是最平凡,却又最幸福的存在。

“骆白水。”他叫了我一声,然后一勺自来水就直接从我眼前浇了下来,把地上的蚁群冲得各处分散,七零八落。

我急忙站起来,甩开他的手,可是已经晚了。

一群脆弱的小生命在这滩小小的水渍里拼命挣扎,就快被淹死,而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我顾不上擦掉脸上污浊的水珠,气愤地瞪向周冬禾:“你知不知道杀害小生命是不对的!”

“一群蚂蚁算什么。”他似乎觉得很可笑,轻而易举地将塑料勺子扔回水池,干净的脸上露出陌生的残忍,转瞬即逝。

“知道吗?我最看不惯你们这种人。”他再次开口时,淡漠的语调里透着一丝不屑,双眸倒映着我的影子,有点浑浊。

“明明什么都不懂,却天天将生命挂在嘴边。你知道什么是生命吗?你听过生命消失在眼前的声音吗?”

我愣了一下,对他所说的话感到有些震惊,可他似乎并不期待我能作出什么回答,冷冷瞥了我一眼自顾自朝前走了,我茫然地望着他走远,完全搞不懂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如果这不算生命,那对周冬禾来说,什么才是真正的生命?至于生命消失的声音……我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蚂蚁,它们已经停止挣扎,沉溺的躯体,随着水渍一起,被滚烫的混泥土地面吸干了水分,发出“嗤嗤”烤焦的声音。

我不由皱紧了眉头,就算我承认生命消失的那一刻,会有声音。

可再说了,他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吧。

从他那没有表情的面孔里,我分明只能看见令人绝望的东西。

一天的课程在兀长的困顿里结束,窗外永不停歇的蝉鸣也在下课铃声响起后,被一片隆重地喧嚣所取代。

我慢吞吞地收拾书包走出教室,回家的路不长,但总是只有我一个人走,可能因为我住的村庄比较偏远,而且是今年刚转到镇上去念书,不像以前那所小学就盖住我们村尾,但现在被拆了以后那边就只剩一片废墟了。

我无聊地走着,沿路拔了一棵狗尾巴草,在那里对着夕阳玩耍。渐渐地,我看见前面不远处的地平线上,似乎也有一个孤单的身影。

他独自走着,两手插在口袋里,影子被落日的余晖拉得很长。马路旁水泥铸成的电线杆上,天线纵横交错,像永远也没有尽头一般,延伸向很远的地方。

“周冬禾!”我冲着他背影喊。遇见可以一路回家的伙伴,我内心的欣喜顿时覆盖了所有不快。

很遗憾我是一个没记性的人,烦恼一过便被我抛在脑后,也因此,有很多女生不屑与我交朋友,她们觉得我太没个性了。

可我只是不想在悲伤的世界里停留太久,毕竟面向阳光总比躲在阴影背后要简单许多。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姓名,周冬禾停下脚步,在夕阳下侧过身来。

发现是我之后,他非但没有在原地等我,反而一声不吭,继续往前走,而且比原来走得更快了!

我不愿拉下脸去追,又不想被甩在后面,否则太阳西沉,我就得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

如果可以不孤单,那我是绝对不会选择独自一人的!所以我登时加快脚步,跟着他的背影努力不被落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