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道

第一章 楔子

天道 赤阳真君 2246 2013-06-28 11:35:32

   

自亘古以来,这片孕载着万物生灵的苍穹天地,不知在何时就已经存在。

在万物的因果轮回中,天灾人祸,洪魔瘟疫,乃至生老病死,在沧桑的世道中,究竟谁冥冥中掌管着这一切?

世间年代的转轮上,无数的改朝换代、为夺取天下制造的战争,究竟夺了多少无辜人的生命?

生灵涂炭、悲欢离合、痛苦挣扎、似乎在这片威严的天地间从来未曾断过。

在万千时光的繁衍中,出现过许多才华横溢武艺高强之辈,在乱世中暂露锋芒、个显神威,惹无数人的崇拜敬仰。

当然,其中也不乏有许多混混之辈招摇撞骗,卖弄玄虚自我号称得道高人,在闯荡江湖中行骗天下。 

 可是英雄多末路,年华终无情,在世间百态更替中,那些曾经不可一世,才高八斗的枭雄才子也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老去,在兵荒马乱的世间中也出现过许多得道高人,可是无论谁才高道深、最终都逃不过生老病死,因果轮回。

任你有诸多的不舍和不甘、怒声长吼,痛苦挣扎、似乎在这片威严的天地间显得那么的渺茫,挣扎过后,无尽的苍穹还依然是那般的无边无际,深不见底的天空似乎从来没有为谁而改变过。

也不知缓慢的时光究竟擦过了多少个天才英雄的身边。   

世间凄凉灾难、厄运、从来没有从命运的轮盘上停止过、有的人在经历了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苦痛成了行尸走肉,街头流浪,还有的怀志书生,多年寒窗苦读,但最终接受不了落榜的命运、撕心裂肺般的指天怒喊为何如此这般捉弄人。

  却有的达官富贵,凶恶小人,依然过着逍遥自在、富丽堂皇、权钱**的奢华生活、而面具的背后却是一张极具丑陋的嘴脸,不知踩碎了多少无辜人的尸体。  

尽管无尽的万千变幻,历朝历代对神仙的传说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当然也是各种描述、各样版本。

在世间饱受煎熬的生灵,经历过某些痛苦磨难后,愈加相信这所有的因素都是上天神灵在惩罚人世间,因此,世间便有了神仙塑像,于是香火供奉,诚心祈祷也在世间广泛流传了起来。

   可作为凡人,没有人知道这世间究竟有无真正的神仙?但是无数的猜测可谓是雷鸣不断。

在波涛汹涌的流言中,神仙的版本越讲越烈,有人说,神仙应该是从天而降,驾仙鹤飞行,双眸精光,黑发留长、手持仙剑、剑出鞘天昏地暗、碎石劈山,几乎是无所不能无所不晓。

更有人自称见过真正的神仙、奈何此言一出江湖中可谓是风声四起,惊雷不断,更有人立即起身寻找话出此言的人。

无奈的是,话出此言的人就像一阵清风一样、轻轻的来过、最后又轻轻的消失于天地间。 

 

神仙的传说虽一直都是个迷,但天下之大,高深莫测之人并不是没有,在茫茫的大山中偶尔会看见一些修道之人在山中时而出现、时而消失,奔着那传说中飞升得道,划破无限虚空永登极乐仙府的目标潜身修行、究竟成功于否?这个当然是谁也不得而知。 

 人世间供奉仙庙的香火依然还是那么的旺盛、来来往往,求子许愿的人也是滔滔不绝、好不热闹、乱世中时不时江湖中也会有某个妖怪成精害人的恐怖消息、搞得是人心惶惶、夜晚家门紧闭不敢做声。

  

在恐惧面前人们渴望会有神仙来除妖荡魔、伸张正义与天地间、奈何所谓的神仙似乎也像迷一般,无论怎么样的香火供奉、诚心祈祷、似乎在这世间从未出现过。

好在一些武艺高强、修道高深之人、看不贯妖魔害人,恶人当世、本一颗侠义之心、除魔卫道、可惜的是有的侠义之士在和妖魔的争斗中技不如魔,反而重伤逃窜、有的甚至就此损落、寒骨他乡。 

 这世间本就该如此凄凉吗? 或许从那高高在上,俯视着芸芸众生的神灵身上才能找到问题的答案。 

 

故事的开头要从冷月草原开始说起…………

冷月草原,坐落于神武大地的北方、赤霄城管辖的范围,不过碍于离赤霄城遥远,除了巡逻的卫兵根本都就没人来这片草原。

冷月草原之大让人无法想象、。 

 

这里也是皇家的狩猎场、每逢春华秋实的时候,皇宫里的达官贵人也会偶来狩猎,当然老百姓如果贸然狩猎的话,假如被赤霄城的巡逻卫兵看到的话,那最少也要压入天牢,所以一般冷月草原很少来人的原因就在于此。 

  每年暖风四月的冷月草原、那红绿幽幽的荷木草便开始露出尖尖的角,给草原带来许多别致的景观。 

 雨下得很大,天空中似闪似现的雷丝显得格外耀眼、又似乎也在咆哮着怒吼、雷声回荡在天地间,无边无际的冷月草原、狂风吹的荷木草是沙沙作响、草原在享受这上天肆虐的恩惠。 

而此时在草原的某个区域,如果有人经过肯定会大声惊呼起来、因为竟然有两个人在天空中悬空对立着。

  这两个人仔细一看似乎装束不太一样,西方悬空的那个人个头矮小,身批印着骷髅头的红袍,手持一朵血色莲花形状的妖异花朵,满脸褶子,两只眼角深陷进去看起来好不自在。 

 雨依然下的那么大、这场狂风大雨似乎对于天空中悬空对立的这两个人没有一点影响,因为雨滴滴落在他们周围的话就像闪电一样,飞速消融在这片虚空中。

 

这两个人一直就这么的站着,不、准确来说是一直悬空对立着,正对着这个妖异老头的那名中年男子细看有一股脱俗的气质,虽然白发飘杨,但是双眼精光一直盯着那个红袍老者眼都没眨过、脸色红润气足、头顶七星冠,身披八卦紫金服左右来回飘动、让人看上去就有种超凡入圣、仙风道骨的摸样。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此人手中的被褥中竟然抱着一名,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小的婴儿。 

“嘿嘿,天元老头,你这样又是何苦呢?你只要潜心修炼不出三五百载就可划破虚空,永登极乐世界的仙班、何必为了你那个犯下滔天大罪的师兄而自毁仙程呢,更何况,魔皇只是想见见你而已”这名红袍老者面色妖异的说道。

 名从红衣老者口中得知名叫天元的人沉默不语、双眼紧闭,待好一阵子从入定状态中回过神来,更没做声、只是喃喃道声“师兄,这一切真的是天意吗?”随后露出慈祥的笑容看着怀中那睡梦香甜的婴儿。  

〔新书处女作,喜欢的帮我推荐给朋友看啊。谢谢大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