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盛爱无贱道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结局!

首席盛爱无贱道 步惊寒 3029 2016-06-15 01:29:07

  “我要出国。”安然率先开了口,声音很平静,是她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

安然说完,除了慕浩一个人是低着头以外,其余人都怔怔地看着安然。

偏偏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

慕浩深呼了一口气,开口道:“去吧,我陪你一起。”这三年,她因为他,错过了太多了,她的梦想,她的激情,都被他的死消磨光了。

当他看到她画的设计图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一天的。

这件事只是一个导火索,让她坚定了要离开的信心,原来没走,或许还是舍不得他。

他不想成为她的累赘,他愿意让她成长。

“爸妈,我有话和慕浩说,能不能……”

“好好,你们一定要好好聊,千万别因为一时冲动做了傻事。”赵雅打断了她,临走的时候还一直给慕浩使眼神,让他一定要把安然留下来。

她可舍不得让女儿出国受罪,但她也知道安然的性子,一旦倔起来,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安然抱住了慕浩的腰,将头抵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慕浩,这次我想自己去。”有他在身边,她会安心,但会贪恋他的温柔。

只有经历过风雨,她才能成长,才能不因为一点小小的挫折就感觉天快要塌了。

“安然,你下定决心了吗?”慕浩闭着眼睛,恨不得将安然揉进他的血液,他以为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现实却是,它到来了,还那么突然。

自私的他,想把她留住,爱安然的那个他,只能选择放手。

他的安然,配的上最好的,不依附任何人,也是最好的。

“我想好了。”安然说完这句话心像是被划了一刀,闷疼到窒息,“慕浩,你会不会怪我,我不想你的安然,只能被人称呼为是慕浩的老婆,我也想让别人称呼你为安然的老公。”

“去吧,我等你回来。”

“慕浩……”

安然的话还没说完,就尽数被慕浩吻了回去,仿佛是永不相见的恋人,再做最后的告别。

她不知道慕浩为什么那么轻易就放她离开,但她能感觉到慕浩对她的爱有多么深沉。

两年后,巴黎,HX服装展。

展厅里有一个娇小的身影,束着高高的马尾,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脸上张扬着自信的风采,偶尔眼底会划过一丝不可察的落寞。

她就是安然,两年前狠心离开慕浩的安然,至今她还记得在机场慕浩松开她的手的时候他指尖的温度。

她差一点就跟他回家了,但一想到那些仅凭借一张图就质疑她能力的人,她就决绝转身离开了。

这两年来她没见过慕浩一面,也没见过她的父母,她独自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拼搏,每一天都像是在流浪。

当年那件婚纱设计,也只是因为她一时的灵感,等她真正开始接触服装设计的时候,才发现,她所知道的东西仅仅是万顷沧海里的一滴水。

最艰难的时候她想过要放弃,但为了她的梦想,她的慕浩,她只能死死地咬牙坚持。

还好,她没放弃……

“knight,服装展要开始了,紧张吗?”说话的人是安然的同门师兄叶震,而他口中的knight则是指的安然。

她一入服装设计圈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名字,很多人问过她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她总是摇摇头不说话。

因为,knight,中文含义是骑士。

“又不是第一次办展了,早就不紧张了。”安然笑了笑,嘴角的梨涡让人炫目,粉红的薄唇微抿了一口红酒,“叶大哥,这一年多,谢谢你。”

叶震确实帮了她很多,在她几次三番想要放弃的时候,都是他一遍又一遍地鼓励她。

“嘿嘿……”叶震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这个功劳被他占了慕浩会不会打他?!

他说的那些鼓励她的话,都是在复述慕浩的原话,慕浩不能出面,借他的嘴说出来罢了。

“这一次可不比往常,原来的你和现在能比吗?但凡踏进服装设计圈的人,那个不知道你knight,这次可是都国际上知名人物,可不能大意。”叶震特意又提醒了一遍,生怕安然出什么事端。

安然这孩子简直就是拼命三郎,不要命地努力,看的他都心疼了,原来慕浩把他派在安然身边,是觉得他是个铁人不会被安然吸引,现在看来,铁人也快被她那股干劲给熔了。

“我会小心的,那我先上去了?”

“去吧!”

展厅里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动作优雅的男人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已经两年了,他很想她的时候,她难过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在她身边,却从来没有让她见到过他。

他隐没在暗地里,守护着他的公主。

只因为她说过一句,慕浩,千万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怕我会忍不住,跟你回家。

慕浩将手里的酒杯放下,旋转了一下手上的腕表,起身朝主持台走去。

“今天是knight系列服饰的展会,感谢大家的到来……”

慕浩将安然的话,一字一句地听入耳中,享受着她的声音,两年了,他只能隔着万水千山,通过电话和她联系,听听她的声音。

安然把话讲完,朝众人鞠了一躬,目光所及之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脚下的步子不由地凌乱了,踩到了长裙。

完蛋了,她穿的是抹胸的长裙!

安然下意识地紧闭着眼睛,呼吸急促,等着丢人,没想到,迎接她的是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

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安然的鼻子一酸,所有的委屈尽数涌了上来。

“慕浩……”

“蠢蛋,我来带你回家。”

安然在休息室里一直哭到了展会结束,最后结尾工作还是叶震出面解决的,不过,这次服装展确实很成功。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哭,连气不断……”慕浩是什么法子都用上了,安然只是哭,一句话都不给他说。

安然停顿了一下,“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蠢蛋,你永远都是那么蠢……”她窝在慕浩怀里,几近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的气息。

“安然,你知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慕浩有些委屈,不过却很知足。

“明天是我们约定结婚的日子……”安然低头,她很想和慕浩说声对不起,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眼睛放着光看向慕浩,“要不……我们立马回国?!”

“正有此意!”

他本来就是要把他的蠢蛋带回家的。

他们订婚仪式上的那件事,慕浩早在一年前都查清楚了,是安可儿和黄肖做的。

尽管最后黄肖当众承认了,但别人也只能认为黄肖是慕浩推出来为安然脱黑的替罪羊。

不过现在,安然的实力,已经说明了一切,再没有人质疑她的能力了。

凌晨和安妮儿一年前也偷偷领证了,至于偷偷,也只能说这两个人都不正常,喜欢玩刺激的。

而安可儿,被慕浩揭穿后就回美国了,林长风并没有跟她离开。

林长风的母亲是她的姑姑,林长风的母亲为了林长风的父亲和家族断了亲情。

所以他和安可儿虽是血亲,却没有什么联系,直到安可儿回国的前一天,林长风才知道自己母亲的身世。

安可儿想让林长风回美国继承家族事业,林长风拒绝了。

他不喜束缚,又不喜孤独。

闵月教堂,慕浩和安然结婚的地方。

此时里面已经坐满了宾客,教父都等了一个小时多了,新郎和新娘却没有一个到的。

“这怎么回事,是不是婚礼有变啊!”

“都那么久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对婚姻太过儿戏了!”

……

有人已经沉不住气议论了起来,慕斯给慕浩打了几十个电话没一次接通的!

简直是要气坏他!

不是说今天可以准时到的吗?!

这兔崽子!

赵雅也同样着急,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手表,心里担心地不得了,生怕安然和慕浩出点什么意外。

在众人都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教堂中间的过道里,出现了两条颀长的身影。

慕斯和赵雅夫妇看到来人以后,都重重呼了一口气。

安然身穿白色露肩的婚纱,慕浩同样是白色的西装,两人十指相扣朝着神父走去。

没有任何排练,也没有任何的形式。

他们两个人毫无防备地闯进彼此的生命里,再次没有预料地融入彼此的生活。

神父波澜不惊的面部,看到两人紧握的手的时候,露出了一种虔诚,接着朝安然问道:“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安然看了一眼慕浩,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愿意!”

神父又看向慕浩,“慕浩,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在她把他带回家的那一刻,他就曾许诺,要给她一个家。

(全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