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漫过你的天光

Melt of the Crystal`Six

漫过你的天光 阿江 2111 2015-05-03 16:01:16

  江老师坐在钢琴边的座椅上,林兀放松地盘腿坐在干净的地面上休息。

“哎……所以?”真美眯起眼,“找我什么事?”

“叫你过来,人多热闹一点。”江老师微笑,“前一阵的初选复选上,都是你在给林兀打节拍吧?”

“啊……嗯。”她点头。

因为一起参赛,所以由她来帮忙打节拍,也非常节省人力资源。

“所以在决赛上,也还是你吧。”

“……”真美迟疑。

这就意味着……她似乎可以跟着小兀一起去参加决赛?

虽然依然只是打节拍。

“不行吗?”

“可以!”她露出笑脸。

小兀的视线缓缓抬起看她,忽然说:“真心情愿的吗?”

——真的会有人,能够如此心甘情愿地,为别人的光芒所笼罩,却成为没有人知道的最暗淡的那颗星吗。

他甚至隐约觉得,如果真美说出“不情愿”,反而能让他不再介怀。

“当然啊!”真美说。

“为什么。”

真美愣了一下,想不出个可以表达的理由,只能说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啊!这是交情啦交情啦。”

情感是不需要去计量的,也没有任何一个刻度能够衡量。

在这种时候,心中愿意,即使没有任何的回报,也会觉得一切都值得。

“如果都愿意的话,那就这样定下了。”江老师看着这两个继续别扭的人微笑,“刚才我给林兀重新排了一下舞,白真美你来看一遍重新记一下他的动作。”

林兀起身站起来。

江老师侧过身,右手指尖按在一个钢琴键上。这里没有配备带音乐的录音机,他要用钢琴把曲子全部弹出来。

仅仅凭借钢琴完全无法还原那首音乐的宏大磅礴之势,但在偌大静谧又唯美的钢琴教室里,清脆顿挫的琴音连贯成一个稳定的旋律时,固定的节奏没有雄浑到震撼人心,却直接锐利地入侵了灵魂。

明明锐利到势不可挡,却又觉得它无比的柔和与温情,像是一朵花在静息中悄然绽放,伴随着晨光的出现,万千花朵绽放逐渐绵延成海,而最先绽放的那一朵花的渺小身姿已经淹没在汹涌的绚烂之中,而瞬间又觉得所有的花都是那一朵最先开放的投影——

林兀的动作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急躁与剧烈。

狂风骤雨已然停息,最为遒劲的树木,依然在逆风中昂扬地向上生长。

逐渐地,真美忘记了她应该去记忆小兀的动作,而只是出神地看着——

舞蹈,是有灵魂的。

她却看不到有任何的爱。

然而,即使没有对舞蹈的爱,她却依然能感受到那每个动作所传达出来的浓重情感——

仿佛是,比爱更为深层的东西。

无法让人理解,却让人钦佩,甚至让人觉得有一种永远无法言语出来的……

可怕。

那震撼人心的不仅是音乐。

更多的是小兀的舞蹈所传达出来的那一种可以称之为可怕的生命力。

小兀……究竟是为什么而跳舞呢?

真美觉得自己离这个答案只有一步之遥,明明已经可以体会到,却无法让它变成一个字,能够从嘴里说出——

不是爱。比爱更深沉的东西。是不属于爱的另一个端点。

曲末。

心平气和的小兀双手展开保持平衡。

风停息。

“好赞!”真美愉快地欢呼。

小兀微笑。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多配合几次就可以了。”江老师说。

小兀对江老师点头示意后准备离开,但又看见真美依然坐在地上并没打算起身。

小兀不解地看着她。

“你先走吧我和江老师聊聊天~”真美对他挥手说再见。

“啊好。”他离开。

琴房内的蓝色窗帘在微风中轻缓地飘动。

林兀的身影经过窗帘完全消失时,江老师才微笑着轻声问起:“你有什么想聊的?”

“我只是忽然觉得啊……”坐在地上的真美舒畅地举起双手舒展一下身体像是在伸懒腰,再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我好像也能看出舞蹈里不一样的东西了。”

“嗯?”

真美觉得这个说法太抽象,就跳过这个问题去说另一件事:“舞蹈队刚开始招新的时候,你刁难的只有我一个吧?”

“是啊。”江老师毫无罪恶感地笑着承认。

“这样会让我很不平衡的吧。”

“我自然只会对能够刁难的人刁难,其余人,都没有可以让我刁难的资本啊。”

真美的优秀,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也正是因为有着一种令人喜爱的灵性,才能够让他放心地来雕琢。

“虽然我目前所做到的可能还不是最好,但是我真的觉得……我跳舞,与之前不一样了。”

“嗯。”江老师耐心地听着她的想法。

“不过这次我想问的问题是……老师你有顺便去刁难一下小兀么?”真美笑。

“这样你就心理平衡了?”江老师也开玩笑。

“嗯。”真美点头。

“不好意思我还真没刁难他,因为我觉得……我已经改变不了他什么了。”

“只有热爱着跳舞,才能把舞蹈跳得最好么?”真美忽然说出这句很突兀的话。

但她是很认真的。

“我想并不是。”他忽然就明白,真美所问的问题一切的缘由了。想了一会儿,他再说,“我觉得,他对舞蹈,是与‘爱’完全不同的感情吧。”

究竟该用什么词,来定义这种感情呢?

“他学习舞蹈,一定很辛苦吧。”江老师闭上眼,“如果真要让我说的话,恐怕……他对舞蹈怀抱着的感情,是怨恨啊。”

爱的另一端。

是怨恨。

“不过我不应该说出这个词。就算他不明白他自己对舞蹈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最了解这样的情感吧。”

只有林兀自己才明白。

真美一下子就没有了言语,在地上弓起后背一看就是一副沮丧落魄的样子。

“回去了。”江老师催她,“上课时间点快到了。”

“啊嗯。”她努力地把思绪抽回来,缓缓起身,告辞后离开。

放学的时候小兀不仅背着书包,又把斜挎包提在手上。

“又把你的动刺大刺带到学校里来了啊。”真美感慨一声。

“嗯,”小兀掏出一只刺球递给她,“给你摸。”

真美默默接到手里,然后很心疼地说:“被你摸得刺儿都钝了。”

“……”

---

*五一不码字耗存稿的我好想死_(:з」∠)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