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奉子时代

如何面对

奉子时代 八咫道 2179 2015-02-07 16:52:28

  注:因上一章被抽风隐藏,所以,上一章和今天这一章合并一起发

正文:

徐子欧是打心眼里感激陈嘉瑜,如果没有她的引见,他在剧组做个小道具累死累活恐怕也得不到这样的机会,所以吃晚饭的时候,他一个劲儿的敬陈嘉瑜,她没喝多少,他倒把自己灌得有些醉。

“子欧,你说了一个晚上的谢谢了,听得我的耳朵都快起茧了。”

陈嘉瑜给他倒了杯碑酒,笑说:“你再跟我客气,以后我可不管你了。”

徐子欧拿起酒杯又干了,俊脸已经浮上了酒色,连眼神也开始迷茫起来,“嘉瑜,我会很努力的,不会让别人瞧不起,也不会让他们嘲笑你的眼光。”

“知道啦,知道啦,我也是看中你有潜力才推荐你啊。”陈嘉瑜浅浅喝了口啤酒,“一会去唱歌吧?”

“行,我请。”

两人吃罢饭又去KTV,陈嘉瑜戴上帽子眼镜与徐子欧一前一后出了门,徐子欧喝得有点多,下台阶的时候脚下一个踉呛险些栽下去,陈嘉瑜见状,急忙快跑两步奔过来扶住他,她一路搀扶着徐子欧到达自己的保姆车前,四处看了眼才上了车。

两人刚走,道路一旁的树丛后,一个拿着相机的记者又举着相机对着他们远去的车影一顿猛拍,当红女星陈嘉瑜跟某陌生男士出入高档饭店后同车离开,这样的新闻应该能在明天引起不小的轰动吧,不过,他觉得这事儿应该没完,于是坐上车子又一路跟了过去。

徐子欧在车上就睡着了,助理问她现在去哪?陈嘉瑜想了想,“去我常住的那家酒店吧。”

车子停下来后,助理扶着喝醉的徐子欧进了酒店,五分钟后,陈嘉瑜才下车跟了进去,路旁,那个紧随不舍的记者再次拿起相机,咔嚓-咔嚓!

余悠然无聊的换着频道,已经是半夜两点,电视里的节目明显失去了养分,过时的电视剧,单调的记录片,索然无味的访谈。

她再次拨打徐子欧的手机,之前是无人接听,现在已经变成了关机。

她的心情也由开始的恼怒转为焦急,必不得已,她只好给徐子欧的两个朋友打电话,对方明显带着深沉的睡意,脑子可能也糊涂了,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拉好友一把,回答是清一色的“没见过他”。

余悠然这一晚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她又开始打电话,提示仍然是无法接通,没办法,她只好打电话给蔡淑芬。

蔡淑芬听说后立刻赶了过来,婆媳俩又是着急又是担心,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要报人口失踪,现在还不够规定时间,目前除了等只有等。

家里两个女人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徐子欧却懒懒的翻了个身幽幽转醒。

宿醉之后是接踵而至的头痛,他揉了揉太阳穴,翻身坐起来,这一坐便看到旁边还躺着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衣,露在被子外面的身体盈白细腻。

徐子欧的脑袋有些短路,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已经全然想不起来了,有些胆颤心惊的掀开那人的被子,陈嘉瑜一张素面朝天的脸便露了出来。

晴天霹雳!

徐子欧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竟然和陈嘉瑜睡到了一张床上,而且再看两人之间的装束,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显而易见,只是他醉得太厉害了,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个时候,徐子欧的脑子里也乱成了一团,不知道是该叫醒她还是应该马上离开,他不是个不负责的男人,但是这样的事情太让人措手不及,正茅盾着,陈嘉瑜已经缓缓醒了过来,比起他手脚僵硬,好像吞了一只乌龟的样子,她显然平静许多,一手支颐,笑道:“早啊。”

徐子欧看不到自己的脸,不过想想也知道那里一定是红透了。

表情有些尴尬与自责,他别开眼神不敢去看陈嘉瑜,“昨天……昨天晚上,我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带着一丝侥幸的吧。

陈嘉瑜媚眼如丝,两只手攀上他的肩膀,声音细腻如绢,透着一股ai昧的味道,“你说呢?”

徐子欧叹了口气,一只手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对不起,我喝多了,我是无心的。”

“不必说对不起,你没有强迫我,我是自愿的。”陈嘉瑜整个柔软的身躯都挂在他的胸前,抬头吻了吻他的唇角,“子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徐子欧不说话,肠子都快悔青了,该死的,喝那么多酒做什么,酒后luan性的道理他又不是不懂。

“子欧,我饿了,你给我叫早餐好不好?”

徐子欧这才低头看了她一眼,伸手,轻轻将她勾在脖子上的手拿开,眼神痛苦复杂,“嘉瑜,昨天晚上是个错误,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满足你,请你,请你原谅我。”

“子欧,你是嫌弃我吗?”陈嘉瑜的眼中流露出伤色,“嫌弃我在这个圈子里不够干净?”

徐子欧急忙摇了摇头,“不,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我只是,我只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他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就算要说,这样的场合无疑是最不合适的。

徐子欧说完,穿上衣服下了床,走到门口时,他没有回头,而是停下来说:“我会给你叫早餐,你吃完了早点回家,我先走了。”

看着他绝然而去的背影,陈嘉瑜愣了许久,最后抄起一只枕头用力的向门口砸去,她究竟是哪里不好,他为什么可以走得这么坚决,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对她如此轻视,从来没有。

徐子欧出了酒店,发现自己的车停在停车场,他记不清是谁把车开来的,最大的可能就是陈嘉瑜的助理。

上了车,他掏出手机,发现手机早就关机了,不是没电,而是被什么人关掉的。

刚刚开机,里面便蹦出数十个未接来电,有一半以上都是余悠然打来的,其它几个来自他的朋友和蔡淑华。

徐子欧将手指按在余悠然的名字上,她在他手机里存储的名称是“亲亲老婆”,以前无比腻歪的称呼现在看来竟然觉得无比的讽刺,他竟然会背着余悠然跟别的女人上了床,他背弃了他们之间山盟海誓的爱情与天长地久的婚姻。

“你这个该死的浑蛋,该死该死。”

徐子欧将手机丢到一边,身子趴在方向盘上,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