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江山

021章:果然生猛

逍遥江山 一景之月 2164 2014-05-22 10:29:08

  杨铮的气势越来越强,站在瀑布下的他,再也不是十几日前那种慵懒,吊儿郎当的摸样,此时的他,犹如下山的猛虎,张牙舞爪中,展露着一股气吞一切的锋芒,那股猛虎下目空一切凌厉的气势,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定会吓了一大跳。

巨石之上,杨铮再一次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重重的吐了口气,右手的五指缓缓握住了刀柄,这把毫无生气的木刀,在杨铮一咬牙,一吐气之间,竟微微颤抖了一下,一把不足三尺长,三尺宽的木刀,却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息。

“轰隆隆!”

“轰隆隆!”

巨大的匹练,从天而降,发出巨大的响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就这么咆哮着。杨铮眼眸猛的一睁,一声低吼,紧握着的木刀仿佛一道惊鸿,迅速劈向了那道连绵不绝的水墙。

薄薄的刀面划破水珠,以迅速无比的速度劈了上去。

巨石上的杨铮嘴中,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轻喝,身形随着木刀而动。

双足在巨石上跳跃了两下,便牢牢站在了离瀑布最近的一块巨石上,脚掌微微勾起,仿佛如松柏的根茎,死死的咬住那块巨石。

右手中的那把木刀,呼喝作响,一道霹雳,从水中劈出,如一道惊鸿,劈向了那水墙。

晨曦斜照, 瀑布激起的水雾中,一道惊鸿,在清晨的晨曦的照耀下,显出震撼人心的场面。

只见杨铮挥劈出的惊鸿,越来越快 ,仿佛如闪电,如居高临下猛然一扑的猛虎,若是有人看到这一抹,定不会相信世上还有如此快的速度。

“轰隆!”

瀑布仍旧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杨铮劈出那一道惊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劈入了 宛如铜墙铁壁一般的水墙,凌厉的瀑布下,那一刀是那样的渺小,宛如一只蚂蚁,但爆发的力道,速度、震撼力却让人惊讶不止。

只见那一刀,劈入水墙之中, 出人意料的没有被弹了回来,而是以一往无前的速度、力量,劈了进去。

空旷的山谷之中,震耳欲聋的瀑布声,忽然停止了响动,热闹的山谷,有那么一刹那,竟变得十分的宁静,只是这宁静来得太突然,去得也太突然, 就在那么一刹那间,那条巨大无比的匹练,再一次, 爆发出犹如闷雷般的暴响,骤然炸起,紧跟着,比刚才多了将近一倍的浪花,汹涌而起,几乎在刹那间淹没那水泊中巨石,浪花淘尽,水雾缭绕,被晨曦照耀,竟构成了一副绝美的画面。

水中的巨石上,杨铮一动不动的站着,手中还紧紧摆出了挥刀的姿势,一双眼眸子盯着瀑布对面的岩石,久久不动,张开的嘴巴,已经满是湖水,好一会儿才咕噜一声吞了口中的湖水,急促的呼吸,显示着他内心的狂喜:“这逆水行舟果然厉害啊?”

“轰!”

“轰!”

阵阵的轰隆声,他充耳不闻,目光死死地盯着瀑布的对面,晨曦中的湖风从湖面缓缓吹来,刚刚凝成了水雾,渐渐被风吹散开来,被水雾笼罩的山谷, 也露出了它本来的面容。

杨峥盯着瀑布的后背, 眼里满是不信,仿佛这一切不是自己做了一般,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方才回过神来,喃喃道:“这是我干的么?不能吧?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就是赛大叔也没有这种功力吧!”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是武学天才?“杨铮铮铁睁大着眼睛望着眼前瀑布背后,自说自话。

水雾被湖风彻底吹散,瀑布的背后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之上,多了一道狭长的沟壑的, 沟壑深深嵌入巨岩之中,放眼望去,触目惊心。

若说这倒也罢了,厉害的是那沟壑嵌入岩层,竟呈裂缝之势,若没有足够的力道,是绝对难以办得到的。

杨铮呆呆的看了半响,方才吸了一口气,身子一纵,跃上岸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这把木刀,轻轻叹了声,道:“果然生猛啊!”

轰隆隆的声响响个不停 这个清晨,杨铮没有想往日一般,习练完刀法后,立即返回洞中睡觉,而是站在那巨石上,看了整整一早上的瀑布,口中反复嘀咕着一句话:“果然很生猛啊!”

断桥上,暖风熏熏,杨柳依依,风景秀丽的西湖,此时此刻平静如一面镜子,看不到一丁点的波澜,夕阳的光辉照射在湖面上,发出淡淡的光晕。

烟雾朦脓的湖面上,因为无风,游船如梭,不时的嬉笑声从湖面传了过来,不时的还有几个诗性大发的才子,在阴阳顿挫念着苏轼的经典诗词,引起一些小姐,丫鬟的惊叫升不断,阵阵的嬉笑声也随风一并传了过来,看情景情景甚是热闹。

断桥上,同样游人如织,无数的文人雅客,才子佳人,遥望着湖面,说着千年不变的白娘子的传奇故事,说到动情处,不时听到一两声的哭泣声,让人好生感动。

断桥的岸边,杨柳依依,一只画舫停在一颗大柳树下,随波荡漾,画舫的船头上站一个女子,那女子一身翠绿色的衫子,眉目如画,模样清秀之中,带着几分成熟的抚媚,一双足以让人怜惜的眸子,不断扫视着断桥上的一切,长长的睫毛扑闪之时,仿佛在人群里寻找些什么?

有这俏丽的人儿站在这儿,立即引来不少书生少年,原本就显得十分拥挤的断桥,因为有了这女子屹立船头,显得更加拥挤不堪。

无数的书生摇着纸扇,偷偷的打量着这美得如天仙一般的人儿,窃窃私语,不少人更是双眼放出绿油油的光芒,若不是顾及身份,早就饿狼一般,扑了过去,将这等可人的人儿抱在怀里,好生疼爱一番。

待那女子略带几分心急的目光望过来时,这些所谓的才子,书生,立即整理衣冠,面带微笑,纸扇轻摇,一副正直清高模样,目不斜视,口中吟唱者元好问的哪首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模样要有多正经,便有多正经。

但那女子仿佛没听见,没看见一般,任由那些书生小丑一样,在断桥上尽情的表演。

“哎——?“船头上的女子望了一阵,缓缓收回暮光,眼里的失望之色,展露无遗,清清叹了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