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江山

019章:离别之情

逍遥江山 一景之月 2116 2014-05-21 08:13:31

  杨铮被赛大叔这么一说,饶是他脸皮厚如城墙,也有一阵热辣辣的感觉,搔首弄姿几下,嘿嘿一笑,道:“这个算不得什么,只是一时偶而为之,到让你见笑了!”

赛大叔却没有立即答话,而是拧着眉头似乎在做某种重大的决定,他想了一阵,方才叹了声,抬起头来,看了看杨铮犹豫了片刻,道:“铮儿,你觉得赛大叔对你怎样?”

杨铮一愣,显然没料到赛大叔问出这么一句,但他是什么人,莫说在前世便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便是在这个地方,他好歹也生活了一年了,看人说话还是有几分的,嘿嘿一笑,道:“赛大叔对我与亲生儿子一般,对我细心教导,还传授我武功,给我银子使,总之一句话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赛大叔显然是被他这些不要脸的话儿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老脸没有来的一热,咳咳了两声,道:“老夫没你说得那么好,不过,你若是信得过赛大叔,今日赛大叔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杨铮见赛大叔脸色无比的诚恳,仿佛是一件红重要的事情一般,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我这条命都是赛大叔的给救的,当初若不是赛大叔救我,我早就是了,哪还能活着,别说一件事,便是十件事,我都答应!”

赛大叔叹了声,道:“这件事,大叔也不知是好,是坏,也许对你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机会,从此飞黄腾达,也说不定是莫大的杀机啊!”

杨铮一愣,心道:“这老头搞什么玩意,一会儿飞黄腾达,一会儿莫大的杀机!哎,算了,管他这么多干什么,难不成赛大叔会害了我不成!“见赛大叔望着自己,便点了点头,道:“我不是说过么?怎么还不够啊?“

赛大叔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啊!”

“赛大叔,你说吧,让我答应你什么?“杨铮仰着脸道。

赛大叔似乎被杨铮这句话所劝服, 刚才的犹豫一扫而空,望着杨铮道:“铮儿,你若是信得过大叔,三年后,来京城吧?”

“三年后来京城?”杨铮好奇的仰起脸,心道:“这个还用你说么,京城是帝国之都,自古繁华之地,我当然要去了?”

“怎么,你答应么?“赛大叔目光热切的道。

杨铮道:“嘿嘿,不就是这个么,不瞒大叔,就算你不让我去,这京城啊,我也要去的?“

赛大叔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这样最好不过了!“说完,又扭头道:“这羊脂玉,你可莫要弄丢了?”

杨铮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这是大叔送给我的东西,我一定会当宝贝一样收藏起来。“

赛大叔见他说得郑重, 放下心里。眼看天色不早, 洞外的月亮大如圆盘,将四周的景色披上了一层淡淡光晕,月光下树影婆娑,烟雾缭绕、远处群山叠嶂,亭台楼阁,琼楼玉宇与四周隐隐约约传来的欢声笑语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景色。

两人赏月喝酒,说着这一年的话儿,不知不觉的到了深夜,杨铮在西湖上游荡了大半天,早上还习练的大半个上午的武功,早已是身心疲惫,吃了几块月饼后,便呼呼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色尚早,杨铮正迷迷糊糊睡得正香,忽觉得有人轻轻推了他一把,他梦中正将后世那老板的娘们,按在怀里痛扁了一一顿,正打得欢实,陡然被人推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往往梦中娘们的身上狠狠痛扁去,边扁边嘀咕:“好了,别闹了,让我扁你一顿就好!”

忽然手腕一股强大的力道捏了他一下,这一下力道好大,疼得他惊叫了声,跳了起来:“是谁?”

“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冷哼了声问道,不用说是赛大叔了。

杨铮瞧赛大叔阴沉的脸,想起刚才自己的大手,想问一下,见赛大叔脸色,只得将话吞进肚子里去了。想起赛大叔说过今早要离开,忙坐了起来,揉着睡眼,道:“赛大叔,你这便是要走了么?”

赛大叔嗯了声,开始收拾东西,在这里虽住了一年,收拾起来也没什么东西,除了几件打了补丁衣衫,以及一把单刀,便没什么贵重的物品。

不多时赛大叔便收拾了好了东西,轻轻的打个解口,挽了手背上,一手捏着一把单刀,摸样颇为奇怪,他走到杨铮跟前,轻叹了声,道:“铮儿,莫要忘记了我说的话,我走之后,你莫要荒废了武功,你如今虽有些根基,碰上武功高强之辈,你还不是对手,这逆水行舟刀法,说的便是勤学苦练,万万不可落下!“

先前还不觉得,这会儿真的要走了,杨铮还是有些舍不得,鼻子一酸,道:“知道了,我都记住了,我会习练的!绝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赛大叔似乎也被气氛所感染,轻轻叹了声,眼圈微微一红,低声道:“有聚便有散,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走了,你保重了!”

杨铮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弯下腰钻入了自己床底下,一阵摸索,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酒坛来,往赛大叔怀中一送,道:“这是我一年前卖的正宗女儿红,我知道您爱喝,一直留着,原本等我练好了武功,再给您拿出来,如今您要走了,这酒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你拿着路上喝吧?”

赛大叔也没客气,接过女儿红,塞入包裹之中,看了他一眼,咬牙道:“天色不早了,我走了,你多保重!”

杨铮点了点头有些呜咽的道:“我会的,您放心吧?到是你,一路上要多多保重!”

赛大叔点了点头,转身叹息了声,走出了洞府,不多时身影入了晨曦之中,不多时便不见了踪影。

心中颇为不舒服,但他生性乐观,感伤了一阵,便也释然了:“赛大叔说得对,有聚便有散,况且赛大叔不是让我三年后去京城看他么,到时候不就可以看到他了么?”

天际上边,还留着昨夜的月光,眼看也睡不着,索性不睡了,从床头上抓起那把木刀,便走向了瀑布,尚未走近,便听得“轰隆隆!”声响,想起昨日被瀑布暴打的情形,不由得心生一阵畏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