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江山

018章:叶落归根

逍遥江山 一景之月 2043 2014-05-20 15:33:07

  “回去,你要去哪儿?你的家很远么?“杨铮听得奇怪,他与赛大叔相处一年了,从未听他提起过还有什么家?

“你这回去,是回家么?”杨铮继续追问道:“毕竟两人相处了一年多了,陡然听到要离开,还真有舍不得,虽然这一年来,他每日要洗衣做饭,还要陪他下棋,练武,但不可否认的这一年里,他跟着赛大叔学了很多东西,更让他难以舍弃的是,这一年两人还真有父子般的情义,如今要离开,这份情义,还真舍不得!”

赛大叔似乎也听出了杨铮语气中的不舍,犹豫了一阵,道:“要不,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

“跟你一起去,去哪儿?”杨铮问道:“你爷爷的, 不会让我去送死吧?”

“还是算了吧,哪里没有西湖的美景,也没有这好吃的食物,更没有这闲云野鹤般的自由!”

“哪有什么?”不待赛大叔说完,杨铮迫不及待的问道。

赛大叔一声苦笑,吸了口烟,烟雾缭绕中,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哪里有的是勾心斗角,有的是尔虞我诈,有的是你死我活,是全天下最脏的地方,也是全天下最让人害怕的地方,一旦进去了,想出来那就难了?“

杨铮听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用力的搓了两下,道:“赛大叔,你说的这地方是哪儿,怎么跟地狱似的?”

赛大叔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盯着他问道:“若是我让你跟着我一起去,你肯么?“

杨铮嘿嘿一笑,心道:“你爷爷的,当然不肯了,西湖不呆,跟你去地狱,鬼才肯去呢?”心中暗骂,,脸上却是一脸的笑吟吟的模样:“赛大叔,你还不知道我么,我这人最是心里善良了,见不得那些杀人越货的勾当了,你若是让我跟着你去了地狱,那不是要我的命么?”

赛大叔一笑,道:“那地方不去也罢,不去也罢啊!”

一听赛大叔这么说,杨铮登时松了一口气,道:“你真的确定你要回去么?不回去不可以么?“

赛大叔脸上浮现了一丝苦笑,摇了摇头叹了声,道:“我已经老了,这次回去也算是叶落归根了!“

杨铮也叹了声,一时一不知说什么好,对于这个年代,叶落归根是每一个老人最期望的事情,赛大叔如今七十多岁了,何尝不希望叶落归根?“

见气氛有些伤感,赛大树微微一笑,道:“今日是中秋佳节,不说这些了,我是什么人,家在哪儿,你日后会了解的,说不定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呢?”

杨铮一听心道:“也是啊,虽说这年代,六十知天命,赛大叔已经七十多了,可人家身子骨健朗,再过个十年八年的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说不定还能碰上呢?“想到这里便也释然了,点头道:“不错,日后啊,等我发达了,一定去看你老人家!”

赛大叔点了点头,慈祥的看了一眼他,伸手在怀中摸索了一阵,随手丢了过来,道:“拿着!”

杨铮以为是银子,习惯性的左手一抄,捏在了手中,入手虽冰凉,却光滑如羊白脂,凭着手感觉得这应该不是银子,张开五指一看,果然不是银子,烛光下,竟是一块羊脂玉,晶莹透亮,在灯光的照耀下,透着光晕。

“这,这是什么啊?“杨铮好奇的看了几遍问道。

“当然是好东西了?”赛大叔白了他一眼,道:“我也要走了,这一年来你给我洗衣做饭,这个就算给你奖赏,莫要没钱了当钱使了,说不定日后还有用呢?”

“哦——?”杨铮实在看不出这个羊脂玉除了能卖钱之外,还能有什么用,用作暗器,这造价也太高了点!不过这是个好东西,他还是看得出来,见赛大叔如此厚爱他,眼圈红了红,道:“赛大叔你放心吧,我有手有脚,有头脑,还没到要典卖这块玉的地步,你让我留着,我一定留着!”

赛大叔骂了声:“臭小子!“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杨铮眼看天色还早,夜空中圆盘一般的月亮,不知何时浮出云层,照耀了下来,将洞府外的景色照得亮如白昼,从洞府里望去,远处, 石峰如林,重峦叠翠,甚是壮观,墙边、路旁、山脚、庭后,随处都是今年新破土而出的新翠竹,正以势不可挡的姿势,疯狂成长,有的两三丛生,竞争激烈。宁静的黄龙洞园里园处,洋溢着勃勃生机。

杨铮说着说着,便把今日在西湖断桥上的一切当做趣事说了一遍。

赛大叔默默的听着,听到最后,一张苍老的脸上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望着杨铮看了好半天,才显得有些激动的道:“铮儿,你是说,这些对子,诗词都是你想出来的?“

杨铮正说自己如何英明神武,让沈方输得哑口无言,陡然听赛大叔这么一问,俏脸红了红,那些对子,自然是利用后世的记忆,胡乱套用的,而诗词同样如此,反正这些诗词,还要几百年才出来也说不定,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地方,只要自己想的起来,用得上,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那就是杨某人的,这样虽有些无耻,可无耻总比无知要好得多?“按说,这赛大叔是他来这个地方的唯一的亲人,也算是他的师傅,自己的一切应该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可自己的经历实在太过奇怪,只怕自己说了,人家也未必肯信,说不定还会把当做神经病呢?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只好无耻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我做的,若有雷同,实属巧合!”

赛大叔望着杨铮看了一眼,眼里的光芒闪了闪,跟着紧皱的眉头又拧了几分,许久才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份才华,我与你相处一年,不曾见你读书,也不曾听你说半句诗词歌赋,还以为你并不曾读书识字,却没想到一肚子的诗词歌赋,比起那些所谓的名士要强多了,便是凭你那几句对子,不知要难住天下多少所谓的才子名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