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江山

017章:身不由己

逍遥江山 一景之月 2164 2014-05-20 09:59:13

  ****************诸位新书期间点击很重要,收藏很重要,相信小景的人品,所以请诸位莫要忘记了一如既往的支持小景!一切拜托了!

^^^^^

彭夫人听说女儿并没有自己想象xiang的那般,登时松了一口气,凝神想了一下,道:“听你二人说来,此人倒也有些歪才,若要入我彭家也不是不可,只是此人品行如此只差,只怕是引lang入shi啊?”

李嫣儿吐了吐SHE头,心道:“这个老夫人,还真敢想啊?“

“只怕我彭家想请他,也找不到人啊?“彭双双叹了声道。

“这是为何?”好不容易听到了一点希望,听女儿这么一说,彭夫人的心有提了起来。原本按照她的打算,女儿口中的这人虽品xing非zheng人君子,看听他帮那僧人教训沈方,品xing纵然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若是能帮彭家赢了马上到来的商会之战,日后加以督促,或许也能改变过来,一听女儿这话,让她如何不心急起来。

彭双双叹了声道:“女儿连此人姓什么叫什么,家住何方都不曾知晓,如何找人,整个杭州城说大也不大,却也不小,茫茫人海中,想要找一个人,却也不容易。”

“这该如何是好,难道当真是老天爷要 让我彭家——?”彭夫人几乎哭了起来。

“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我们彭家在杭州破败的!”彭双双咬着牙说道,口wen无比的坚定。

“其实,要找这人倒也不难?“一直没说话的李嫣儿忽然开口道。

“你这个死妮子,莫非你有法子不成?“彭双双与彭夫人目光有多了一份希望。

李嫣儿点了点头,道:“法子是没有了,不过嘛,我觉得彭家还有一份希望,这人既能在西湖出现,那足以说明,此人落脚之地便在这西湖里,是想在西湖里落脚,这西湖是他所在,必然会出现,一天两天不出现,十天半个月也不是没有可能,商战之期不是还有一个月么,这一个月,双双姐便在这西湖上打听,说不定能找到这坏人也说不定呢?“

陆双双与彭夫人各自望了一眼,细细一想,也觉得李嫣儿的话不无道理,彭双双点了点头,叹了声道:“也只能如此了?希望他早些出来吧?“

夜色降临的时候,洞府外才听得一阵脚步声。

“臭小子,怎么现在才回来啊,你想饿死我啊?”听得脚步声,一直斜靠着吸烟的赛大叔没好气的骂了声,随着他说话,烟雾吞吐之间,倒也颇为有趣。

杨铮嘻嘻一笑,道:“赛大叔,对不起啊,这西湖实在太没了,今日是中秋佳节,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没想到这天黑的这么快!”

赛大叔‘哼“声,道:”总算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忘记我呢?”

“这个赛大叔,不就是回来晚了些么,怎么跟一个深闺怨fu似的?“不过赛大叔是他来这个地方认识的第一个人,可以说是他在这个地方唯一的亲人,当初若不是他救了他,说不定早就死了,这份恩情,他岂能忘记。

“赛大叔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能忘记您呢?这一年多,若不是你的照顾,只怕我早死了,我忘记谁也不能忘记您啊?”杨铮由衷的道。

赛大叔扫了他一眼,道:“哼,算你有点良心!”

杨铮道:“何止一点良心啊,你看我给您带回什么吃的回来了?“他边说边从袋子里拿出今日白天购买的吃的东西,尖虾皇饺,南宋定胜糕,豆沙包,天下第一包,木瓜su,香炸雪梨,片儿川面,蟹黄小汤包,葱包桧,三丝面疙瘩等,都是西湖一带特有的小吃,而且在这一年里,他也知道赛大叔最喜爱吃西湖流传的叫花dong子ji,特意多买两只回来。

赛大叔一见叫花dong子ji,食指大动,猛吸了几口香气,走了出来,哼了声道:”看不出你还挺有心的?有酒么?“

 "嘿嘿,有rou岂能无酒!"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个酒壶来,笑道:”正宗的绍兴老酒!“

赛大叔也不说话,但眼里多了一丝暖意,却没能逃过杨铮的双眼:”这个老头也听多愁善感嘛,一只ji一壶酒就让你流泪了,你的眼泪也太不值钱了吧?“

他哪里知道赛大叔的真正的身份,是没有半点感情,平日见到也都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杀人与杀畜生没什么分别,陡然有这么一个人关心自己,爱护自己,在这样的节日里,给自己准备一壶老酒,一只烧ji,如何不让他感动呢?“

赛大叔趁着杨铮忙着收拾小吃,拉过长袖,偷偷的擦了一下眼泪,一言不发的倒上了绍兴老酒,撕开了叫化鸡吃起来,要说这叫化ji,能成为杭州的一绝,的确有它的独到之处,采用嫩ji、绍酒、西湖荷叶、腹中填料,进行精细加工,使烤ji香醇透味,吃起来异香扑鼻,十分好吃。

一只叫花ji被赛大叔吃了大半,才心满意足摸着嘴巴的上的油腻,扭头看了一眼杨铮,见在石桌上摆满了不少小盘子,一碟蝶堆得慢慢的,方才拍了拍双手,笑着对赛大叔道:“成了,今晚我们也看嫦娥,吃月饼!“

赛大树轻轻一谈,笑骂道:“你啊,穷讲究!两个大nan人,还看pi的嫦娥?”

杨铮很是无语的鄙视了一眼赛大树,不服气的道:“两个大男人怎么了,两个nan人就不能看嫦娥了,那嫦娥仙子每年的八月中秋出来,不就是给我们nan人看的么?”

“歪理!“赛大叔摇头叹息了一番,却没在说什么,望着杨铮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菜,眼里多了几分慈祥,猛吸了几口旱烟幽幽的道:”铮儿,过了今晚,我明日便要走了,我在这里住了一年了,这一走,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什么?你要走?你要去哪里啊?是常住,还是去玩玩啊?”杨铮大吃一惊,若不是他吞得及时,差点噎死,饶是如此,这会儿也忍不住低头大口的咳嗽起来。

赛大叔叹了声,道:“我也想再次长住着,这里有西湖的美景,还有你陪着我,说句实话,我并不想走!”

杨铮不解道:“既然你不想走,不走便是了, 还能有迫你走不成?”

赛大叔嘴chun动了动想说什么,看了一眼杨铮终究是没说出来,只是轻轻叹了声,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已经在这里一年多了,算算也该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