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江山

016章:彭家危机(下)

逍遥江山 一景之月 2193 2014-05-19 19:39:40

  彭家大小姐眼圈同样也是一红,轻轻搀扶着母亲,柔声道:“娘,你别急, 这不是还有女儿么?”

彭老夫人似找到了主心骨,心绪好了些,抹了一把眼泪,拉着女儿的手腕,边走边说道:“双儿,李旭被人杀了,没了这商会权,我们彭家往后该如何是好?“

彭双双轻声一叹,陡然听到这个消息,她同样是大吃一惊,李旭是她们彭家一手栽培的,这些年养着他,为的便是让他在商会上出力,可如今却被人给杀了,家境刚刚好一点的彭家,竟遭遇的这种境遇?“

想到接下来的商会之战,彭双双心乱如麻,胸中的愤怒恨不得找到那个可恨的杀人者,狠狠桶上几刀,可这样又能如何呢,人都死了,再找出那个杀手还有意义么?显然是没有?

眼下的路摆在她面前只有尽快解决即将到来商会之战,这才是她们彭家的头等大事,否则她们彭家只有等着被杨家赶出杭州,这个是她最不愿意,也是最不愿意想的事情。

“我一定不会输的?”彭双双咬了咬牙,将母亲扶到了府内。

彭家府邸并不是十分大,占地不过二十余亩,院子里除了假山、水池、各色花花草草,亭台楼阁倒也不少,嫣然一派江南庄园的修饰,在这富庶的杭州城中,算不上如何的富丽堂皇,但抡起气派,却在这一代无人能比。

朱漆铜环的大门,门前的石阶上,两座镇宅的石狮,一左一右,对应门上的屋檐是两盏大红灯笼高高挂,黛瓦白墙,高墙深院,飞檐翅角,甚是气派。

落下座后,因为有客人,福伯忙卸了马车,让人送上茶水。

李嫣儿似乎也不是头一次来彭家,大大咧咧的落下座后,喝了几口茶道:“那可恶的凶手找到了么,还有他为何要刺杀李家公子啊?莫非是有仇么?”

福伯道:“送信的是一个老汉,老奴详细的问了一遍,事发的时候,这李家公子正与妻子杨氏在湖中泛舟,直到天色漆黑的时候,才听得船上传来一声惊叫,后来被湖边赵老汉的孙儿发现,待众人赶出去,李家公子已经死了不能再死了。

彭双双眉头微微皱起,道:“李家夫人怎么说?”

福伯道:“李夫人吓傻了,直说,那人一下子从湖面的亭子里出现,然后便趁机杀了李家公子,然后闪身不见了人影,可怜的李家娘子连那挨千刀的杀人者是什么样子都不曾瞧见?”

“哎——?”

三声重重的叹息响起,李嫣儿喝了口茶,思索了一会儿,道:“如此看来,杀人者定是早有准备,否则绝不会在亭子里等候!而且还是一个武功高手?否则绝不会做到如此来无影,去无踪的不留下任何线索!

彭双双“嗯”了声,道:“ 这样的案子,便是官府用心查,只怕一时半会也查不清楚了!“

屋子里一阵沉默,好一会儿,彭夫人望了望女儿,又望了望李嫣儿,忧心忡忡地道:“李旭被人杀了,追杀凶手是官府的事情,这个不是我彭家的力所能及的事情,眼下最要紧的是,李旭一死,我彭家在商会之战中,少了一个最有利的助手,如今商会之战,还不足一个月,我们彭家该如何应付呢……“

彭双双轻轻一叹,道:“李旭才学最佳,原本是这一次商会之战中最有把握赢得对方的,可如今被人这么悄无声息的暗杀了,陡然听到这个消息,彭家大小姐除了吃惊之外,倒是忘了该如何是好?此时听彭夫人提起,才想起解决的法子!可一时半会哪儿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呢?”

“眼下唯一的法子,唯有找一个才学堪比李旭的人来?“想了一阵,彭双双开口道。

“找人?”彭夫人微微愣了一下,便用力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商战还有一个月,只要在这之前,我们彭家找到了一个才学比李旭还要好的人,这商会之战倒也不一定会输?”

彭双双叹了声,道:“这李旭虽是个秀才,确有一身的才学,如今的才子多于过江之卿,多是招摇撞骗之徒,想要找一个真才实学的人,谈何容易?”

“咯咯——?“李嫣儿忽然一声娇笑,对着大小姐眨了眨眼道:”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

彭夫人与彭双双相视一望,这李嫣儿是县令之女,平日里见多识广,认识的人儿也多,认识什么真才实学的才子那也说不定,听她这么一说,两人同时道:“是谁?“

李嫣儿喝着茶水,笑吟吟的道:“大小姐,你也认识他啊?“

这一下彭双双有些愣住了,疑惑的道:“我也认识,莫非是沈公子不成?“

“他——?充其量不过是小才而已,就算让你请到了他,也未必能帮你在这商会之中,赢得一席之地?我说的是另有其人?“李嫣儿仍旧一脸的笑意。

“女儿,你还认识什么才学的公子么?”彭夫人还以为是女儿认识什么才学的公子,碍于自己在面前不好说,干脆来一个开门见山。

彭双双俏脸一红,道:“娘,你想哪儿去了,女儿终日忙于店中营生,哪有机会识得什么公子?“

彭夫人一叹,道:“苦了你啊,你今年都十七了,应该到了出嫁的年纪了,可尚未婚配,若不是彭家——?“

“娘!“彭双双眼圈一红,叫了声。

彭夫人抹了一把眼泪,笑道:“你看我说着说着就把正经事给忘了!刚才李姑娘说的那什么公子,双儿你真的认识么?”

彭双双,望了一眼李嫣儿,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道:“女儿认识的人少,也许认识了,女儿不记得了?”

“你啊,还真不记得了?”李嫣儿笑嘻嘻的道:“你忘了,他还看过你的——?“

“啊——?”彭双双登时俏脸一红,羞骂道:“你这个死妮子,说什么呢?”

李嫣儿笑道:“本来就是么,我哪里胡说了?”

彭夫人见女儿俏脸红晕,显然是认识这个人,听李嫣儿说了几句,她是过来人,多少能猜出些什么,望了一眼女儿,道:“双儿,你快给娘说说,你到底认不认识这人,他是做什么的,叫什么?”

“娘——?”彭双双红着脸,扭捏的叫了声。

“你想急死娘啊,还不快说!”彭夫人脸色一沉,喝道。

彭双双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自己娘亲,见彭夫人面如寒冰,知晓她是担心自己,便也隐瞒,将今日西湖上事情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