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江山

015章:彭家危机(上)

逍遥江山 一景之月 2516 2014-05-19 12:36:59

  李嫣儿点了点头,道:“我要走了,后会有期!“

杨铮抱拳道:“后会有期,哦,不,是后会无期!“

李嫣儿噗嗤一笑,宛若三月桃花,娇美不可方物的,看得杨铮心头一跳,暗道:“他娘的,太能祸害人了,走了,还整得这么妩媚,你让人家夜里还怎么睡啊?”

李嫣儿笑了几声,道:“日后,你若想来找我,便可来县衙哦!“说完,马车便疾驰而去,渐渐的不见了踪影。

“县衙,那是人去的地方么?”杨铮摇了摇头,眼看天色不早,自己瞎转了大半天,竟一件像样的吃食都不曾准备,急忙出了亭台,赶往前方街上购买晚上所吃的吃食。

马车一路疾驰,马车外的西湖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漫回,檐牙高琢;各抱地势,钩心斗角;长虹卧波,无云何龙……,但彭家大小姐早已失去了欣赏的心情,此刻的她眉头紧锁,一直愁眉不展。

马车出了西湖,沿着官道直接驶了彭家,彭家在杭州城墙的北面的繁华地段,整个彭家府邸粉墙黛瓦,绿水环绕,如诗如画。

说起这彭家如今没人知道他的厉害,可倒退几十年,回到元末群雄争霸的那个年代,彭家可是鼎鼎大名,无人敢轻视,这彭家的老令公便是大名鼎鼎的彭莹玉,人称彭和尚。

这彭莹玉出身于农家,江西宜春慈化人,其祖、父都是慈化寺附近农民。彭莹玉一出生便被“舍与”慈化寺一彭姓和尚为徒,十岁入慈化寺为僧。当时,正值蒙元残暴统治,民不聊生,逢年过节都没米下锅,民众对生活毫无念想,只能寄托宗教寻求慰藉,以致白莲教风行民间。彭莹玉加入白莲教组织,因为人精明能干,被人推举为当地白莲教教首,进行反抗鞑子朝廷义举,他为人精通医术,经常为寺院附近及慕名而来的群众治病,遂以行医为掩护布道,宣扬“弥勒佛下世,改换乾坤”,“世界光明大同”的教义。群众纷纷响应,信徒渐至数千人,彭莹玉被尊称为“彭祖师”。

不久,他见江浙一带百姓苦不堪言,眼看时机成熟,便推选大弟子周子旺领头反抗鞑子,,一呼之下就得到五千名信徒响应,这一下大大鼓舞了彭莹玉,当下便与弟子周子旺、况普天、杨普雄、丁普郎、项普略、欧普祥、陈普文、赵普胜在江西袁州发动武装起义,建了****的大周国。推举周子旺为首领,号为“周王”,况天兼任左平章和右平章(宰相)。起义者胸、背各写一个“佛”字,以祈求弥勒佛保佑。

鞑子皇帝听闻彭莹玉如此厉害,甚是惊恐,纠合袁州路及周边官军大举攻打大周国,最终起义军寡不敌众,起义失败,周子旺被俘遇害。彭莹玉和门徒况天出逃。

此后,彭和尚一路传教,直到至正十一年,彭和尚再一次在蕲州(今湖北蕲春)起事,响应刘福通;攻占蕲水(今湖北省浠水县,位蕲春县东北)后建立政权,扶徐寿辉为帝,国号天完,设置“莲台省”(相当于中书省)统领百官,任军师。起义军以红巾裹头,烧香聚众,故称“红巾军”,又称“香军”。后攻占湖广、江西等地。自此彭和尚率领天完国一路攻下不少鞑子地盘,引起鞑子朝廷的恐慌,派遣大军攻打,才与瑞州就义,其实这是彭莹玉的障眼法,他并没有死去,而是退隐山东,发展白莲教,成为白莲教首领,俨然一方霸主。

后来,朱元璋、陈友谅、张士诚群雄争霸,朱元璋利用红巾军,以红巾军作为本钱,最终靠着李善长、刘伯温、徐达、常遇春、李文忠一干文臣武将,先后灭了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一统江南后,大军北伐,先取了山东,再战河南,一举攻占了鞑子的大都,将占据中原百年的鞑子彻底赶出了中原,建立大明帝国。

朱元璋做了皇帝后,深知白莲教的蛊惑人心的厉害,以雷霆手段对白莲教,明教大肆镇压,彭莹玉不得解散了山东白莲教,在山东隐居了起来,倒也没让朱元璋抓住半分的把柄。

此后,朱家王朝叔侄相争,天下大乱,彭家再一次联络了昔日隐居底下的白莲教,妄想在不必要之时,好趁此乱世,干一番大事,谁知天算不如人算,朱元璋的儿子朱棣也是个雄才大略的主,仅靠北平王府一府之地,硬是打败了朱允炆的百万大军,夺了侄儿的江山,改年号永乐,在位遣郑和下西洋, 五次北伐,永乐元年更是命解缙等人编纂“凡书契以来经史子集百家之书,至于天文、地志、阴阳、医卜、技艺之言,各辑为一书,毋厌浩繁。”动用文人儒臣3000余人,辑古今图书8000余种,谓“纂集四库之书,及购天下遗籍,上自古初,迄于当世”。于永乐六年(1408年)编成,共22877卷,装成11095册,定名为《永乐大典》。藏于“文渊阁”中,是功绩累累的一代雄主,其统治时期被称为“永乐盛世”。

有此等雄主在世,彭莹玉自不敢放肆,也亏得朱棣夺取了天下,他们彭家才得一在乱世中活了下来,靠着开着车行、船行、骡马行,武馆,青州地面上的混混多知他的声名,已经背后的白莲教,在他的手中,彭家在山东混得可谓风生水起,俨然是山东大户人家,只可惜,这朱棣也不是什么好热的主角,与他老爹朱重八一个德行,巩固了朝政后,便开始艘清白莲教,而山东首当其冲,自是少不了,不得已他才与白莲教彻底断了,自山东一路迁到杭州定住,做些正经的生意,靠着昔日的家底,以及江南人对绫罗绸缎的喜好,总算是在杭州站稳了脚跟,直到永乐十五年,彭莹玉才死去,他这一死,彭家便日益没落,前两年彭家当家的彭千里也病逝,若大的彭家靠着彭老夫人与大小姐苦苦支撑,才勉强在杭州还能立足,如今想仗着商会的比试,再能执掌商会一年,好壮大彭家生意,可也不是是哪个挨千刀的,竟杀了李旭,这等于断了彭家的活路,陡然听到这个消息,彭老夫人显得晕倒在地,好在多年的苦难让她变得十分高强,镇定后,便让福伯去西湖上叫女儿找回来,好商议该如何应付眼前的这场危机。

彭家的府邸外站在一个妇人,那夫人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裙,年约不过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眉目如画,与彭家大小姐相貌到有七分相似,高高挽起的发髻显示着她早已为人妇,为人母,此时她皱着眉头,焦急的望着门前的官道,不时的走动,神色显得无比的焦急。

听得马蹄声,登时一喜扭头望去,果见是自家马车,急忙迎了上去。

“双儿,双儿?你可总算回来了,这可如何是好?”门帘一掀,彭家大小姐走了出来,彭老夫人急忙迎 了上去,一把拉过女儿的手腕,竟有些失声哭了起来。彭老夫人在外人还算坚强,一见了自家女儿,再也忍不住,失声哭了起来,说到底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家庭的重担,让她不得不在外人面前坚强,可自己女儿面前,终究是忍不住失声哭了起来。

^^^^^^^^^^^^^^^^^求收藏,求点击啊,各种求,你们的支持是小景写下去的动力啊,让江山辉煌起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