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江山

013章:好生戏弄

逍遥江山 一景之月 2061 2014-06-01 15:32:45

  杨铮的声音不大,但他有意让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故而这一口气是暗自运气了内力,缓缓传出,故而这上联便是站在最角落,最外层的人也听得清清楚楚。

杨铮话音一落地, 沈方脸色大变,他被人称作才子,为人自负,自是有些自负的本事,而这本事便是他的才学,他自小神姿秀朗,慧心聪悟,于书无所不读,自经子、九流、星历、医卜、黄老之术皆具,看似百家无所不通、无所不晓,但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所以他出了在诗词歌赋一途还能拿得出之外,其余也只是略知皮毛,也正是如此,刚才杨铮要出一上联,他一脸的不屑,那是因为他自信自己的才学,足以应付眼前的这个叫花子,但他错了。

这上联看似是吟唱西湖,但这联语中的“锡壶”“西湖”“惜乎”声韵相同,这是难点和绝妙新奇之所在,想要对出,绝非易事。

沈方眉头一皱,低低思索了起来,不时的吟哦两声,又是摇头,又是叹息。

众人见沈方如此摸样,便知这对子是难得的对子,一些才学不高的读书人干脆不想,只是盯着亭子里的沈方与杨铮,这会儿人人看这个叫花子,便越来越顺眼了,更多的人则是眼里露出了敬佩之色。

李嫣儿轻轻念了一句,眉头微微皱起,嘀咕道:“这对子好生奇怪啊?游西湖 提锡壶 锡壶掉西湖,也不知这人是怎么想出来的?“

一旁的彭家大小姐点了点头,轻声道:“这对子对仗奇怪,只怕不宜对出啊?“

两人说话声音不大,但杨铮恰好站在二人身旁,将二人的话儿听得清清楚楚,呵呵一笑,道:“这位小姐好有见识,实不相瞒,这对子啊是我偶然得的妙对,今日拿出来献丑了?”

彭家大小姐见他与自己说话,瞪了他一眼,不予理会,到是一旁的李嫣儿显然对李铮的偶然十分有兴趣,笑眯眯的道:“不知这位公子可否说说?这对子是如何偶得的?”她的声音柔柔的,一如这西湖之水,听在人的耳朵里,说不出的好听。

杨铮只觉自己骨头都一阵su麻,目光毫不客气的在李嫣儿的身上扫了一眼,待看到李嫣儿同时天使般的容貌,魔鬼般的身材,登时双眼亮了亮,吞了吞口水,那摸样看的一旁的彭家大小姐厌恶不已,哼了声:“不要脸!“

只可惜,杨铮视而不见,旁若无人的盯着杨嫣儿隐隐可见的两只大白兔,很是吞了一阵口水,才道:“其实,其实也没那么玄乎,便是前些时日,我与几个朋友乘船游西湖,一歌女提锡壶给在下等斟酒,不慎失手将壶掉入湖中。在下一时来了灵感,据此吟出此联,只可惜一直没人能对得出下联!可惜,可惜了?“

李嫣儿眼眸子扑闪了两下,跟着嘴角微微向上一翘,她摸样本就是妩媚,这抿齿一笑,登时如三月的桃花,娇美不可方物,杨铮哪里见过这等倾国倾城的一笑,顿时口水直流,大叫道:“祸水,祸水啊!“

李嫣儿被他大叫了几声“祸水“俏脸微微一红,白了他一眼,有心想不理他,可心中也着实对这叫花子有些好奇,咬了咬牙,红着脸道:”这上联如此难对,你可有了下联?“

杨铮听李嫣儿小桥流水般的声音,早已不知身在何处,恨不得与她多说说话儿,听他问话,哪里还想起这对子是让沈公子对的,搔首弄姿了一番,道:“这个么,其实这下联也是有的?“

李嫣儿“哦“了声,月牙儿一般的眼睛,涌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与彭家大小姐相视一望,柔柔的道:”不知这下联可有说法?“

“你娘的,当然有了,要不然怎么算作是杨氏绝对?“哼哼了两声,道:”姑娘好生聪明,这上联可不是有些讲究,要不然,在下其能拿出来献丑呢?“

李嫣儿点了点头,道:“这对子的“锡壶”“西湖”“惜乎”声韵相同看似简单,实则难办之极,我也对不上来。”

杨铮嘿嘿一笑,道:“你若对上来了,我又怎么能难住沈家大公子呢?”

沈方在一旁苦苦思索,却毫无头绪,耳旁听两人相谈甚欢,心中更是暗恨不已,可这对子的确非他所能对,一时也奈何不得?“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杨铮的眼睛,对着李嫣儿微微一抱拳,道:“姑娘稍等!”说完,便转过身来对着沈方呵呵一笑,道:“不知沈公子可否对出下联?”

沈方又想了一会儿,仍是一无所得,便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这对子看似简单,实属难对至极,若是在纠缠下去,我虽不惧与他,却难免败坏了兴致,我今日是趁机夺取彭家大小姐的芳心,何须与此等小贼纠缠与一幅对联呢?得不偿失了!“

一番计较后,沈方走上前抱拳行礼道:“公子大才, 沈某十分敬佩,今日这下联,沈某实在对不出?”

沈方这么一说,人群里那些花痴大吃一惊,不少人花痴女子更是长大的嘴巴,一脸的不信:“这对子,便是才学如沈公子也对不出,这也太难了吧?”

到是一些书生,觉得沈方对不出,是理所当然了。无人喝彩,无人叫嚷。

杨铮笑道:“沈公子过谦了,这对子公子对不上,也不足为奇,便是才学比公子高过许多才学之士也对不出来?“

沈方咬了咬牙,眼里一丝恨意闪过。

“既然公子对不出,对不起了,只好请公子画上一幅画了?“杨铮话头一转,笑眯眯的道。

沈方心里的那个恨啊,差不多比得上后宫里的那些怨妇了,银牙咬得蹦蹦作响,一张脸色冷的可怕。

“你娘的,你以为弄出这么一副神情,我便怕了你不成?哼,输不起,输不起不要玩啊?”杨铮丝毫不惧,仍旧一脸笑意的道:“眼下湖山空阔,江天浩潮,绿树掩映、花木扶疏。湖岸垂柳拂波,水面亭榭倒影多美啊,你便给我画一幅《西湖烟雨图》吧?”

修改一下,还请诸位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