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江山

009章:暗中较量

逍遥江山 一景之月 2050 2014-05-29 23:20:02

  旁边一个才子模样的书生,显然见这么多美女疯狂的涌向了沈方,多少有些不服气,冷哼了声,道:“哼,有什么了不起, 论相貌不及宋玉,论才华便是苏轼都比不上,不就是了吟了几首不痛不痒的诗词么,有什么好拽的,我也会啊,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湖中总不见……?”

杨铮听在耳朵里,着实汗颜了一把,这厮也太无耻了吧。

亭子被无数的美女包围尖叫,更有甚者恨不得扑过去,倒在沈方的怀里才好,弄得亭子里两女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相识一望面露苦笑之色,偏偏这沈方很是享受这种滋味,轻摇着纸扇,面带微笑,腰间的白色儒带被湖风吹起,衣炔飘飘,说不出的风流潇洒引得周围的才子才女们又是一阵欢呼大叫。

“你爷爷的,你就借着炫耀吧,老子要不是看那两女子长得还算凑合,老子早就拍着屁股走了!”杨铮骂了几声,也往人群里走几步,只可惜,那人群大部分被美女所霸占,想要进去,还真有些苦难,不由得苦笑了声,就此作罢。

呼喝了一阵,小亭子内外忽然安静了下来,杨铮觉得奇怪,抬头望去,只见那沈大才子,在亭子里面架好了作画的工具,便摇着纸扇,笑着对众人道:“既然诸位如此捧场,那在下便献丑了……?“说完收起了纸扇,扫了一眼湖面,此时的西湖,与宝石山,保叔塔隔湖相对,山、塔、湖、亭、桥与湖边桃、柳组成一幅如画景色,十分迷人。

“有了,我这上联是一蓑一笠一髯翁,一丈长竿一寸钩!” 沈方摇着纸扇,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道。

此联一出,不仅引得了众美女的惊呼,便是亭子的那两女子也是眼前一亮,杨铮也是心头一震:“他娘的,这小子倒也有几分才学,能出得出这等意境的对联,倒也不是猪头充大象啊!”

人群里不少人开始低头思索起来,就是亭子里的两女子也是峨眉微微皱起,朱唇微微嘘动,显然是思索这对子,好一会儿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满意。

沈方对自己这个对子十分的满意,扫了一眼众人,见男的低头沉思,女的则是一脸的崇拜模样,心中的那份得意顿时膨胀了起来。

“诸位,这对子,呵呵……?“沈方虽说了这么一句,但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对子很难, 你们这些庸才是对不上的。

果然,人群里有那么几个才学之人,听出了话中的意思,有心想挽回局面,可偏偏这对子的意境、对仗,用词的确是大有学问,想要对出这下联,若没有相同的意境,对仗,便是勉强对上了,也只能让看笑话。

“一山一水一明月,一人独钓一海秋,可好?“就在沈方洋洋得意之时,一个声音从人群里传了出来,声音不大, 却让这小亭的四周,人人听得清清楚楚。

“一蓑一笠一髯翁,一丈长竿一寸钩。一山一水一明月,一人独钓一海秋。“ 人群里人人叨念了声,一些识货之人,率先叫好起好来,声响如雷。

亭子中的两女子也嘀咕了声,各自点了点头,显然对这下联十分的满意。

众人之中,唯独沈方脸上勉强带着笑意,摇着纸扇,目光在人群里扫来扫去,看了一会儿,才道:“对子么,还勉强凑合!比起在下的上联么,意境上少了几分韵味!“

人群里的一个角落,一人冷哼了声,一脸的鄙视。

“阁下既能对上,想来也是饱读诗书之人, 不知阁下可否上得前来,在下还有几联与阁下切磋一番?”

沈方摇着纸扇,一脸笑意的道,目光在人群里搜寻着。

人群里一片沉默,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却是无人应答。

沈方却看得心头大喜,心道:“这人不敢站出来,可见没多少本事,刚才那一联,指不定是从何处听来,此时被他胡乱碰上了,也罢,这一联对上了,我便再出一联便是?“

当下不再理会这对上对联之人,摇着纸扇,斜眼见对面的河岸上一个僧人走在断桥之上,嘿嘿一笑,道:“这上联是人曾是佛,人弗能成佛“

此联是个很巧妙的拆字拼字联,“僧”是“人曾”相拼,“佛”是“人弗”相联而成,而其中又暗藏不恭。算得上难得好联。

人群里一人笑道:“沈公子好雅兴,竟从这光头的僧侣身上着手,这份才学,我等自叹不如啊?“此人话音一落,不少人点头附和。

杨铮见那僧人行色匆匆却是见前方一小孩,跌倒在地,无人搀扶,急忙走上前扶了起来,没想到竟这沈方做了嬉笑之举,暗自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的走了过去,对那僧人道:“大事,我来吧?“

那僧人慈目善眉,见杨铮走上来帮忙,微微一笑,道:“无碍的!“说完便扶起了那小孩,拍了拍那孩子身上的灰尘,正欲离开,眼见杨铮一阵愤怒之色,以及众人面上的嬉笑嘲弄之色,念了声佛号道:“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杨铮微微一愣,随即释然的点了点头,目送那僧人离去。

众人望着杨铮与那僧人的一幕,又听那僧人唱着奇怪的歌谣,大感有趣,哈哈大笑起来,唯独那两女子摇了摇头,嘴唇嘘动想说什么,终究是没开口。

沈方洋洋得意了一阵,见彭家大小姐与杭州李家大小姐走到自己身边,更加得意,摇着纸扇,道:“大小姐,李小姐,方才沈某这上联,二位小姐,你们可对得出来?“

这彭家大小姐平日里一门心思做生意, 好维护彭家在杭州的地位,根本没心思读书写字,这对子说难也不难,但说容易却也不容易,彭家小姐俏脸一红,但不卑不亢的道:“沈公子大才,我们对不上来——?”

………………略重修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