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爱你不迟

46感觉不到累

首席爱你不迟 泪的空瞳 1588 2015-06-30 18:49:38

  顿时,周围传来了一声声唏嘘之声。一辆价值几十万的车,居然两块钱卖了?这不是说胡话吧?

“黄脸婆,两块钱你就把车卖了?你傻了吧?”

年轻女人气急败坏的朝三婶吼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做如此打算。难道她不喜欢钱吗?

明白了三婶意思,费仲言暗自窃笑了。那个女人不是要公平分车吗?这下,失算了吧?

眨了眨眼睛,宁芯琳有点明白三婶的意思了。偷看了一眼,正默默看着她的费仲言。见他一副“你自己拿主意”的神色,她收回了眼光,翻了翻钱包,总算是找出了两个一元的硬币。

接过钱,三婶回屋拿来车的所有手续,还有她的身份证交给费仲言。“你是咱们的一族之长,你帮我把车拿去过户。”

转身她拿出了手里的一枚硬币递给那个女人。“这是卖车的钱,分你一半。那五毛钱,就算了。”

那个年轻的女人傻了,呆呆的看着三婶,又看看费仲言。

看到众人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还有女人不服气的神情,作为费氏一族的族长的费仲言,又清晰明确的解释了:“三叔立遗嘱的时候,是有说家产分半。可这辆车本来就是三叔三婶婚后的共同财产。也就是说,三婶占这辆车四分之三的产权。加上她是车主,她有绝对的处理权。”

呆了半响,年轻女人愤愤不平的瞪了三婶一眼,拿着那枚硬币,踩着高跟鞋,从围观的人群里挤了出去。

见到没有热闹看了,围观的人也慢慢散去。

“真以为我就那么好欺负?什么都想跟我抢。”

看着恢复平静的院子,三婶甚是得意的说道。那个女人分到一块钱的卖车钱,想必很不是滋味吧?

“三婶,那车你拿回去。”

宁芯琳站起身,忍着膝盖的疼痛,走到费仲言面前,将他手里的那些证件,放回三婶的手里。

费仲言深幽的眼眸里,毫不吝啬的露出了赞赏的光芒。她是有权利把车拿走的,以三婶的为人,她也不会有意见的。

“都说卖给你了。钱你也付了,车就是你的了。”

将手里的东西,又塞在费仲言手里,三婶那从衣服口袋里拿出车钥匙,放在了宁芯琳手里。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说什么也不能便宜了那个狐狸精。

这?宁芯琳为难的看着费仲言,示意他该怎么办?

“看他做什么?算是三婶送你的见面礼。以后,跟仲言好好过日子就好了。”

三婶一脸喜气,拍着宁芯琳的手,嘴都合不上了,一双笑弯了的眼睛,透射着婆婆见到儿媳妇儿那种欣然光彩。她没孩子,她一直把没有妈妈疼的费仲言,当作了自己的孩子对待。让她欣慰的是,费仲言也一直把她当做亲生母亲一般孝敬。所以,看到他带着宁芯琳回来,她就认定了宁芯琳将来会是费家的儿媳。而且,她对宁芯琳很有好感。

“这怎么行呢?三婶,这车我不能要。”

被人误会没让宁芯琳觉得不好意思,反正费仲言会给他们解释的。可这车,确实不能要,且不说她喜欢与否,就这感觉有点乘人之危得来的车,开着也不会舒服。

“拿着。回头把车再拿去卖了,用卖车的钱再买一辆给三婶就好了。”

费仲言从宁芯琳手里拿过钥匙,直接进了屋。这么简单的事也值得互相推让这么久?真是服了她们。

“姑娘,你看见了你们停车那个地方有一片玫瑰花吗?”

一直没说话的费二叔,走过来神秘地说道。

“看见了。他不给我摘。”

说起这事,宁芯琳心里就不痛快。摘朵花又不会要他的命,他犹犹豫豫的做什么?

“什么?他不摘?”

费二叔和三婶同时惊叫起来。互看一眼之后,三婶气冲冲进了屋。很快,就听到她怒吼咆哮的声音。听那语气,好像是在找费仲言的麻烦。

宁芯琳不解的看着消失了三婶身影的屋子,她这么生气做什么?侧头看看费二叔,他也是一副咬牙切齿的的模样。宁芯琳在想,要不是因为他是男人,估计他也和三婶一样,冲进屋里制造出更大的动静了。

日落西山,天际一片暮色沉沉,晚霞的柔光像一双温柔的嫩手,轻抚着大地万物,哄着山间不肯歇息的飞鸟虫儿,早点安静。

在这已到该吃晚餐的时间里,费家的厨房里却还在忙碌中。

三婶站在灶台前,一边熟练的用铲子翻着锅里的菜,一边不满的朝站在厨房门口,正被迫剥大蒜的费仲言,埋怨起来:“你说你是不是脑袋有毛病?你为什么不去给她摘花?”

“这句话你都念了十几遍了?你不累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