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15、大结局

仙来后到 墨妍湮 5126 2017-06-14 10:19:01

  “你的腿别抖,手下用点儿劲。”高灼低声说完以后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没错,高灼是自愿被王仙仙挟持的,就连这计策都是高灼自己想出来的。那时王仙仙被士兵们用兵器指着,不敢乱动,忽然有人拍了他一下,竟然是太子,士兵们不敢拦他。

  他带着王仙仙朝门口走了几步,两人一起偷听着里面人说话,直到花皇后发狠,要练颜湛一起杀,还要杀王仙仙。

  “仙仙,之前骗你是我的错。母后为我做了太多了,我不想她这样错下去把师父也杀了。”然后高灼就低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仙仙。

  给王仙仙一颗雄心豹子胆,她也不敢挟持太子啊!想都不敢想。

  她挟持着太子高灼来到了颜湛身边,低声问:“大人,你没事吧?”到了他身边,她就没那么害怕了。

  “大人我没事。”颜湛看着王仙仙,满脸温柔。

  “快救太子!救太子!”花皇后对钟礼大喊道。看着王仙仙的手掐在高灼的脖子上,她心就一阵一阵地跳。

  王仙仙看向钟礼,掐住高灼脖子的手用了点力:“谁敢过来!我马上就掐死太子!”

  “啊!疼,喘不过气来了。母后快救救我。”高灼的声音有些凄惨,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王仙仙!你敢!”花皇后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高灼,高灼可以说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寄托。看到他在别人手里奄奄一息的样子,花皇后几乎崩溃。

  她目光中含着泪,又写可怜地看向颜湛,哀求道:“阿湛……”

  王仙仙看得也有些不忍心了,颜湛叹了口气。从进大殿生擒住了越王,到钟礼叛变倒戈相向,再到现在王仙仙挟持太子,局势一次次变化,一次次反转,他始终保持一副优雅自信的样子。此时他看着花皇后,心中非常感慨。

  “我从未想过要当皇帝。”说道这里,他看了一眼王仙仙,“除非仙仙想要当皇后。”

  王仙仙手一抖,差点真把太子给掐了。

  都这个时候了,大人你说话就不能别那么嚣张吗?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啊!别逼人家花皇后让人把你戳成刺猬。

  在颜湛幽深的目光下,王仙仙抽了抽嘴角摇头道:“我就是个普通百姓,没想过要当什么皇后。”

  “那大人我也就没想过要当什么皇帝。”颜湛接的非常自然。这轻松的语气,似乎是只要王仙仙想,他就能弄个皇帝来当当。

  语气嚣张到不行,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花皇后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她既对王仙仙嫉妒得不行,又忌惮自己儿子在她手中。

  “放了我们,我就放了太子。”王仙仙说道。

  花皇后心里不甘心,可是自己唯一的孩子就在她手上。尤其是自己还亲手害死了一个未出世的孩子。

  “走,仙仙。我们退出皇宫。”颜湛的手环上了她的腰,然后看了吕录一眼示意他跟上。

  那些士兵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手握武器,紧跟着他们。

  颜湛就在自己身边,王仙仙的腿不抖了,只是有些僵硬。她靠着颜湛慢慢后退,却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东西,一个踉跄。

  这个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从门口慢慢爬向自己主人的二狗子。

  被踩的时候它迅速地缩进了壳里,被踩了以后滑溜溜地在地上打了个转。

  王仙仙一个踉跄,带着太子高灼也歪了一下,看得花皇后心惊肉跳,原本已经有些崩溃的她险些晕过去了。

  太厉害的女人也有弱处,花皇后最大的弱点就是儿子:“小灼!我放!我放!别伤害小灼!”

  幸好有颜湛扶着,王仙仙后怕地看了地上一眼,却发现了肚子朝天的二狗子。二狗子不是在颜湛手里吗?怎么在地上?

  所以说那时候,他也是有些惊慌的吧?

  王仙仙看了颜湛一眼,却发现人家一点也不心虚,走了几步捡起了二狗子说:“以后再乱跑小心大人我收拾你。”

  她见过脸皮厚的,也知道颜湛脸皮厚,却没想到他在这皇宫大殿之中脸皮也能这般厚,简直就是无敌了。

  颜湛、王仙仙和吕录三人挟持着太子退出了宫殿走向宫门。刚刚靠近宫门颜湛的暗卫便现身了,将他们围在中间。

  虽然人数上差很多,但是他们手中掌握着太子的性命。

  “师父,你放了我吧。我会劝住母后,让她不害你们的。”高灼低声说道。

  王仙仙看向颜湛,用眼神问他是不是该放了。

  “皇后娘娘,我答应过会助太子坐稳皇位的,所以你放心,我说到做到。至于皇位,虽然我可以拿到,但是不想,所以请你相信我。今日我用太子换我们一条生路,还请皇后娘娘放行。”他的声音不大,却格外的清晰。那自信优雅的样子让人移不开眼,这便是当今太子太傅颜大人的风姿。

  “好,阿湛,只要你放了小灼,我便答应你。

  颜湛朝王仙仙示意了一下。

  王仙仙点了点头,松开了太子。

  “小灼!”看见太子被放开,花皇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高灼揉了揉脖子,跑向花皇后:“母后,我没事。”

  花皇后好好检查了一下儿子,随后又犹豫了起来。她朝一旁的钟礼使了个眼色却被高灼制止。

  “母后!师父他不会害我们的,放了他们吧!”高灼皱着眉,紧紧地拉着花皇后的手。

  这时,皇宫的城楼上忽然出现了几个颜湛的暗卫,他们手拿长弓,将弓拉得饱满,对着花皇后和高灼。

  “花皇后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你们动作再快,也快不过这离了弦的弓箭。”颜湛劝道。

  花皇后不甘心地咬了咬牙,最后如泄了气一般,无力地挥了挥手道:“让他们走吧。”

  说完,她又缓缓地抬起头看向颜湛说:“阿湛,希望你不会食言。”

  “皇后娘娘放心。”说完,颜湛一手托着二狗子,一手牵着王仙仙,走出了皇宫。

  吕录看了钟礼一眼,转身跟着离开。

  就这样,这一场一波三折的浩劫终于结束了。王仙仙有些恍惚,觉得很不真实,只有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她觉得安心。

  “一切都结束了。”她感慨道。

  颜湛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安抚地捏了捏她的手说:“仙仙啊,你可真是我的祥瑞。缺你,诸事不顺。”他想起了那次让她跟一个神算比试时,她说出这番话的情景。

  “都是大人厉害。”王仙仙谦虚地说道。

  颜湛优雅地挑了挑眉,非常得意地说:“那是自然。我说过,只要有大人我在,你就什么都不用担心。”

  这人还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自大。

  “大人在皇宫里的时候,还吓得手抖,二狗子都掉地上了都也不知道呢。”王仙仙说道。

  颜湛的眉毛挑得更高了:“仙仙啊,大人我很不喜欢你这样怀疑我的能力。”这么光明正大地被自己的女人质疑能力,不能忍!

  就在这时,王仙仙扬起了脸,讨好地笑道:“在我心里,大人是最厉害的。”永远是她的神,无所不能。

  颜湛挑得老高的眉毛终于落了下来,弯起了唇角,目光越发温柔:“剩下的事情不要再想了,交给大人我处理。我们回家吧。”

  是他说的,她就相信。

  原本她还在担心就算他们逃出了皇宫,花皇后还是不会放过他们。但是既然颜湛说剩下的都交给他,那么她就不用担心了。

  “好!”王仙仙轻快地点了点头。

  第二日,花皇后把皇上驾崩的事情昭告天下了。

  似乎是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一切进行的很快。皇帝驾崩、太子登基等等。

  一场斗争之后,一身淡漠的伽印出现了,皇宫里一场染血的斗争似乎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依旧是光华国的国师。他不忠于任何人,只忠于光华国的皇位。现在高灼登上了皇位,他自然是效忠他了。

  至于颜湛,他辞官了。

  权倾朝野的太子太傅颜大人居然主动辞官了!整个朝廷都震惊了。

  不说别人,就连王仙仙也惊呆了。她没想到颜湛竟然主动放掉了手里的权。

  “大人,你可想清楚了?辞官了你就无权无势了啊!再也不能这么愉快地任性了。”王仙仙提醒道。

  颜湛挑眉看向她问:“怎么?仙仙不舍得?”

  王仙仙摇头。她不是不舍得,只是替他觉得遗憾。这官一辞,手中的权一放,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不管他是不是太子太傅,他都是她的信仰,在她心中他永远都是无所不能的。

  “大人,你可想好了。等你辞了官以后就不能这么任性了,不然会被人打的。”王仙仙决定教教颜湛怎么低调做人。

  “大人我倒要看看谁敢。”颜湛笑得优雅,浑身的自信与雍容不是一个官职可以抹灭掉的。

  王仙仙:“……”看来是没救了。官都辞了,还张口闭口“大人我”的。

  颜湛辞官的消息一出来,第二天吕录便来拜访了。他说他也要辞官。

  颜湛听了叹了口气看着他说:“何必呢。为官是你的抱负,这样放弃太可惜了。我辞官是因为皇后容不下我,那秃驴现在在皇上身边站稳了,也会想到对付我。你却可以继续好好地做你的户部尚书。”

  吕录想到了钟礼,终是咽不下这口气。他不想与这样的人再同朝为官,再也不想见到他。

  “不知大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吕录问。

  “我与仙仙商量好了,决定回苏州城。”

  吕录看着颜湛优雅的样子,想到了钟礼,心中有些恼怒。他叹了一口气退了出去,却在门口被一直在偷听的王仙仙叫住。

  王仙仙鬼鬼祟祟地与他说了一番话。

  苏州是个极好的地方,家在京城的王仙仙只随颜湛去了一次就爱上了那个地方,所以一直颜湛问她想去哪里的时候,她选择了苏州。

  这两天,王仙仙正在收拾东西,再过两日,他们就要离开京城了。

  正当王仙仙在收拾东西的时候,颜湛却再一次进了皇宫。这一次,他是被花皇太后请过去的。

  二十多岁的花辞树已经如愿以偿地成为了皇太后。她脸上的妆容精致,却遮挡不了江南女子五官中特有的清秀。那一双总是含着水的眼睛如同淬了江南的蒙蒙烟雨,怎么也化不开。

  “阿湛,听说……你要回苏州了?”

  颜湛优雅地立着,一双动人的眼睛毫无情绪地看着曾经的青梅竹马。

  “是的,太后娘娘。”

  花辞树被这一声“太后娘娘”给噎住,愣愣地看着颜湛半晌才开口道:“阿湛,你能不能留下来?”

  颜湛看着她。

  花辞树继续说道:“那日我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

  花辞树进宫不到一年,颜湛就凭借自己的本事入朝为官。她一点一点荣升到了皇后的位置,他也成了权倾朝野的太子太傅。

  她这一路上,都是他在帮她。

  颜湛看着她叹了口气道:“我说过了,我不爱你。而且在你心里只有皇上。你不必这样了,我心不宽,是不会留下来继续辅佐皇上的。”

  花辞树一双含水的眼睛盈盈看着他。

  “而且我留下,你一定不会放心的。这朝中有的是有能力的人,只要皇上会用人。而且我留下的话,不保证自己会不计前嫌,不去争什么。”要是留下,他就会让自己的变得更强,这样才能保护王仙仙。

  “你……”听完颜湛带着威胁的话,花辞树又是一愣。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叹了口气道:“你走吧。”

  颜湛带着霁月风光,步履优雅地转身离开,一步一步走出了这皇宫,不再回头。

  离开之前,王仙仙跟京中唯二的好友柳琦和夏舒告了个别。柳琦对她叮嘱了一番,说有事可以找她,而夏舒则给她塞了乱七八糟的药。什么金疮药、治风寒的、解毒的,最过分的是还有安胎药。

  她问了一下王仙仙的去处,并说以后一定拜访,把她们拖了那么长时间的比试给比了。

  王仙仙忽然很后悔把去处告诉她。

  颜湛在京中那么久,离开的时候却比王仙仙还要洒脱,没有跟谁道别,就这么孜然一身。

  这让王仙仙看着有些心疼。不过,她会陪着他!

  离开了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京城,想起了过去发生的种种,王仙仙感慨万千。

  “舍不得?我去给你弄个皇后来当当?别说是京城,整个天下都是你的。”马车里,她身边,一身锦袍华服的颜湛优雅地支着脑袋说道。

  这全天下也就只有他敢这么大胆。

  都不当官了,还这么任性真的不会被打吗?虽然她也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可是就不能低调一点吗?

  颜湛辞官了以后得上了辞官综合征,总是觉得自己不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太傅了以后,王仙仙会嫌弃他,担心她以后再也不会用那种崇拜和依赖的目光看着自己。

  相处了那么久,王仙仙当然看出了些端倪,发现颜湛辞官以后有些不对劲。具体因为什么,她也能猜到。

  她忽然扑进了他的怀里,抬起头,看着他说道:“不用。跟你在一起,去哪儿我都高兴。”

  看她眼睛亮亮的,目光中带着依赖,颜湛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伸手搂住了她。

  他们没有直接去苏州,而是一路游山玩水,绕道去了趟湘城。湘城在苏逑的治理下好了很多,再也没有当初遍地难民的情景了。

  京城的事,苏逑和观尘也听说了,观尘说要把宅子还给她,她没有要。

  在湘城住了一个多月,颜湛和王仙仙才慢悠悠地去苏州。

  一到苏州,王仙仙还给了颜湛一个惊喜。

  苏州城的知府前不久又换人了,据说是京城来的大官。

  颜湛到了才知道,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吕录!

  这是王仙仙跟吕录商量好的。有吕录在,颜湛在这里再怎么任性也有人罩着。

  两人回到了颜府,这里是颜湛的老家。隔壁就是花府。看到花府,王仙仙又想起了花皇后,不,是花皇太后,眼皮跳了两跳。

  她忽然想起颜湛带她来苏州那次,半夜派人翻进了花家。她忍不住问颜湛这件事。

  听她提起这件事,颜湛想了想才说:“我让人去偷娃娃亲的文书。”

  什么!颜湛和皇太后还订过娃娃亲?

  她原本以为他们只是青梅竹马,却不想还订过娃娃亲!王仙仙伸出了手掌说:“文书呢!拿出来。”

  看着她一脸酸样,被辞官综合征间接困扰的颜湛心情越来越好,忍不住在她脸颊上亲了两口说:“这东西两家都有。我们家的那份在她进宫的时候就被我撕了。她家的那份被我偷过来以后烧了。”

  “这还差不多。”王仙仙脸上的笑意蔓延开来。

  两人安顿下来以后,王仙仙开始考虑生计问题。就算颜湛有钱,他们也不能总这么什么都不干吧?

  这事王仙仙觉得问一问颜湛,他是个有主意的。

  这时候颜湛正在逗池子里的二狗子。到了苏州,他专门弄了个池子给二狗子单独玩耍。

  “生计……”他摸着下巴想了想说,“不如开个算命馆吧!你算命来我收钱。”

  王仙仙两眼一黑。

  罢了罢了,她这辈子因为算命认识了他,也因为算命要被他坑一辈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