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14、护你一辈子

仙来后到 墨妍湮 9936 2017-06-14 10:17:22

  听到这消息,颜湛与王仙仙皆是一愣。

  颜湛还好一点,王仙仙则有些接受不了。高灼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仙仙,你说母后会生个妹妹是真的吗?我可想要个妹妹了。”

  紧接着,她又想到了之前皇上说的比试,如果她输了就要被赶出京城。

  “什么时候的事情?现在宫里情况怎么样?”颜湛还算镇定,只是一双好看的眉皱在了一起。

  吕录回答道:“应该才不久吧,皇后娘娘刚刚派人传来的消息。她还请大人速速进一趟宫。”

  “走。”颜湛没有犹豫。

  走之前,他看向了王仙仙叮嘱道:“你好好在家呆着,等我回来。”

  王仙仙也没有阻止。

  孩子没了对一个女人来说真的是灾难,她非常同情皇后。况且她现在身体虚弱,一个人在宫中,又恰逢皇上即将驾崩,的确需要颜湛去帮帮她。

  孩子到底还是没有保住啊。王仙仙的心情因为这件事变得很不好,闷闷地坐了一个下午,等着颜湛回来听听消息。可是,一直等到了天黑,他都没有回来。她也没有多想,只是抱着二狗子继续等。

  结果,颜湛彻夜未归,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都没有出现。

  明天就是国师说的皇上驾崩的日子了,这种大事即将发生,王仙仙睡得不踏实,也不敢睡,一直睁着眼睛到天亮,二狗子都睡了,但是颜湛还是没有回来。

  王仙仙开始着急了,周围一个问的人也没有。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颜湛还不回来?她恨不得去看一看。

  她不敢再质疑他是不是想去当太上皇,也相信他这么长时间不会来不会是跟皇后又好上了。她就是心里担心。

  等了一天,既没有等到皇上驾崩的消息,也没有等到颜湛回来,她的心里越来越不安了。不过她心里还是相信颜湛的。他这么厉害,这么大逆不道的人,不会出事的,最多也就是跟花皇后好上了,准备当太上皇。

  天黑了以后,颜府终于来人了,来的却只有吕录一个人。他眼中带着血丝,脸色有些差,下巴上全是胡茬,显然是好几天没睡好了。

  王仙仙也顾不上以前的嫌隙,冲上去就抓着他问:“吕大人,大人呢?我家大人呢?”

  被王仙仙抓得有些摇摇欲坠的吕录看了她一眼。大人进宫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也没有消息,他很着急。原本,他是想来颜府看看,说不定大人已经回来了,却发现王仙仙等得一脸焦急。

  他摇了摇头说:“还在宫中。”

  “宫中现在这么样了?”她连忙问。

  吕录摇了摇头:“大人进宫后就与我们没有联系了。宫中戒备森严,一点消息都传不出来。”

  颜湛居然跟自己的人断了联系?王仙仙惊讶,同时更加惊慌。他该不会是被软禁起来了吧?或者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这句话她不敢随意问出口,吕录也没有说什么,两人第一次平静地坐在一起,没有吵架,没有吹胡子瞪眼。

  良久,吕录对王仙仙说道:“你不是会算命吗?算算大人现在怎么样。”

  最不相信命数的吕录居然让她算命?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

  “大人福星高照,吉人自有天相。要有事也是别人有事,他不会有事的。”王仙仙坚定地说道。在她心里,颜湛就是一个永远不会倒下的神。

  “姑且信你一次。”吕录点了点头,起身就要走。

  王仙仙拦住了他:“别走!你就在这里吧,万一大人回来了呢?”其实是她怕自己一个人呆着会胡思乱想,还得不到可靠的消息。

  吕录想了想,就留了下来。

  又过了一天,颜湛依旧没有回来,皇上驾崩的消息也没有传出。

  不会是伽印骗她吧?这一切难道都是皇上设下的局,就是要请君入瓮?王仙仙越想越觉得可能!她怎么早没想到伽印再骗他一次?

  她战战兢兢地跑去把自己的猜想跟吕录说了一下,吕录却说不可能。

  原来,颜湛前几天曾找过赵郎中。在湘城的时候,赵郎中被颜湛送回了京城给太子看病,误打误撞见了皇上几面。

  他对颜湛说,皇上浑身死气,活不了多久了。

  可是这样王仙仙又不懂了,那为何没有动静?

  吕录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大概是有人封锁了消息。也不是皇宫之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景。”消息不可能是颜湛自己封锁的,吕录想来想去觉得很可能是越王。

  得知皇后的孩子没了以后,颜湛进宫,走得太着急什么都没交代下去,此时吕录只好自己想对策了。

  他派人将皇上驾崩的消息散布了出去,不到一天的时间,整个京城人人皆知。

  “接下来呢?需不需要我做些什么?”王仙仙对看起来实诚的吕录有些刮目相看。她原本以为颜湛的手下都是依附于他的,却没想到吕录自己也是个很有主见的人。

  吕录是颜湛最得力的助手,颜湛虽然在宫中情况不明,但是影响力还在,一些依附他的官员不敢在这个时候也看不清情况,不敢随意站队。吕录将能用的全都用了起来。

  “皇上驾崩的消息传出后,一些王爷皇叔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要求进宫探望皇上了。”吕录说道。

  王仙仙似懂非懂:“让他们探听消息?”

  吕录点头。他们如果知道消息的话,就不难打听了。

  “我知道找谁了!”王仙仙一拍大腿说,“五皇子!”

  五皇子平日里为人低调忠厚,不争名夺利,更重要的是他娶了柳琦!

  吕录听了以后点了点头,觉得可以试试。

  王仙仙一刻也不敢耽搁,让人准备了一份礼,就匆匆地去了。柳琦成婚的时候她人在湘城,回来以后没去看她。她原本以为见柳琦会有点困难,可谁知下人刚一进去通报,柳琦就出来了。

  她现在过得很幸福,脸色红润,体态丰盈,眼角带着笑意,比起原来更多了几分贵气,完全不像以前那个小小的庶女了。

  柳琦对王仙仙一直是心怀感恩的,尤其是王仙仙阻止了与虎谋皮,攀上越王,然后一语成真,她嫁给了五皇子。能有这么好的归宿她做梦也没有想到。

  听王仙仙说找五皇子有急事,柳琦便带着她去见了五皇子。

  五皇子长得很俊俏,比越王多了几分坦然,比颜湛找了几分锐气,看起来非常温和,浑身一股书卷气。

  直面皇子,王仙仙骨子里的怂又冒了出来,但是她此刻是带着任务来的。在一番寒暄之后,她吞了吞口水进入了正题,说:“五王爷,京城的谣言您听到了吧?”

  五皇子看了王仙仙一眼不语,眼中带着戒备。

  柳琦见状,给五皇子倒了一杯水,朝他笑了笑,让他别紧张。平日里,她对五皇子讲了不少王仙仙的好话。

  王仙仙继续说道:“五皇子,我家大人进宫以后好些天没回去了,宫里现在又守卫森严谁也进不去,再加上国师之前说皇上身子不好,我担心越王挟持了皇上,控制了整个皇宫。越王是个有野心的,我怕他趁着这个时候对皇上和太子不利。我更担心我家大人他……”她说的真诚,眼中还隐隐地带着水光。

  这些话都是吕录教她说的。他说五皇子为人忠厚,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直接开门见山,再让她动之以情,装一装可怜博一下他的同情。

  可是此刻她的眼泪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她虽然嘴上一直说相信颜湛没事,可是毕竟五六天了,怎么会不担心?

  五皇子为人再忠厚也是皇家出身。王仙仙说的这些事他也是知道的,虽然他从来不问朝政,只是个闲散王爷,这朝堂斗争之事,他掺和不得。

  “想必谣言出来,许多皇子皇叔要进宫看看的吧?所以请五王爷到时候把探听的消息也告诉我好不好?”王仙仙真诚地看着他。

  五皇子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消息传到他耳中以后,就有几个在京城的兄弟还有皇叔来找他,说是要一起进宫要求面圣,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知道王仙仙是颜湛身边的人,此时来找他是为了颜湛。可是颜湛是何许人也?当今太子太傅,坚定地保卫着太子。

  这个忙要不要帮,他还要想一想:“王先生先回去吧,明日我进宫看看,若是能有什么消息,再告诉你。”

  王仙仙没有办法,只好先离开。

  离开时柳琦送她出去,路上还不断安慰她说:“王先生,你对我的大恩我一辈子不会忘记,这次的事情也就是传个话,你放心吧。你也要放宽心。你是个有灵气的人,颜大人沾你的福气也不会有事的。”

  柳琦的真诚让王仙仙心里暖暖的却也心虚,其实她真的没做什么。

  这时候她真希望自己懂命数,有灵气,能当颜湛的祥瑞保他平安。

  回去以后,王仙仙把五皇子的态度告诉了吕录。

  他只是“哦”了一声,一点都没有惊讶。这都在他意料之中。

  王仙仙生气了,指着吕录的鼻子就骂道:“好你个吕录!原来你对我根本没报什么期望!那你为什么还让我去!你唬二狗子呢!”

  “见你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给你找点事情做做罢了。”虽然两人因为颜湛的事情不会一见面就横眉冷对了,但是心底的别扭还在。

  王仙仙气得说不出话来,真想拿二狗子朝他的脑门上砸。

  第二日一大早,身在京城的几个皇子还有皇叔一起要求进宫面圣,却都被拦了下来,谁也没让进,消息传开以后大家立即炸了。

  大家纷纷在猜测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比较敏锐的已经有所察觉。

  京城人多,人多嘴就杂,消息传得也特别快,才到中午就已经有谣言传开了。谣言说,越王看见皇上驾崩,在宫中挟持了皇后和太子。

  当天下午,颜府迎来了个客人,是柳琦。

  五皇子虽未露面,却让柳琦来传话了。大家都知道的他也不用说,只是告诉王仙仙,皇宫中大概是被越王控制起来了。

  王仙仙听得心惊,果然是这样,皇宫被越王控制了起来,那么颜湛现在怎么样了?

  吕录知道以后表情也更加凝重,久久不语。

  不到半天的时间,谣言在吕录的推波助澜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连京城以外的地方都知道了。越王现在可以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接下来,吕录却说束手无策。他毕竟只是个文官,还能带人杀进皇宫把颜湛带出来不成?

  “大人一定不会有事的!”没了依靠的王仙仙恨不得去庙里面请一尊佛来天天拜。

  她去找伽印,可是伽印却心无旁骛地喂鱼,对朝廷中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关心。他说:“我只忠于登上皇位的人,现在皇上已死,新的皇上还未登基,这一切与我何干?”

  王仙仙这才明白,原来伽印从不忠于皇上,只忠于皇位。

  当晚,有一人静悄悄地来到了颜府,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没想到你居然活着回来了。”吕录的语气很冷,但是眼神中带着激动。

  来人笑了笑,看了看吕录别扭的样子又看了看王仙仙,摸着下巴笑道:“没想到我离开没多久,你们竟然感情这么好了。”

  吕录嫌弃地说道:“她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说着,他的脚朝旁边迈了一步,远离了王仙仙。

  王仙仙此刻早就顾不上抽嘴角了。她惊讶地看着来人,不敢相信地喊了声:“钟礼?你不是在边关吗?怎么回来了?”

  钟礼笑了笑:“是早前大人让我回来的。我带了兵回来,没有晚吧?”他较之前多了几分阳刚之气,皮肤也黑了一些,好看的五官间多了几分战场上的杀伐之气。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钟礼在边关立下许多军功,已经升到了将军。此次,他以清君侧,保护太子的名义,带着两万大军朝京城而来。

  这两万大军如今就在城外,而皇城中的禁卫军加一起来一共也就八千。说起来也算是颜湛早有准备。

  王仙仙终于松了口气,靠着这名正言顺的两万大军,可以一路碾压进皇宫把颜湛救出来,把越王揪出来。

  大军就在城外,京城人心惶惶,百姓们闭门不出,只等着这场斗争立即结束。

  皇上是个疑心重的,除了越王,能留在京城的皇子皇叔都是手上没什么权的。此刻钟礼以清君侧保护太子的名义带着五千士兵进城,他们就算反对也没有用。

  皇宫外的五千士兵与里面的禁卫军对峙了一整天。

  吕录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决定破门而入。

  王仙仙死皮赖脸地要跟去,吕录自然是不会答应的。

  “我可是大人的祥瑞。你想想,大人多少次都是因为带着我在身边的?这么大的事情,大人当然需要我。”其实是她需要他,急切地想要见到他确认他没有是。

  吕录还是反对,钟礼却同意了。少数服从多数,最后王仙仙还是跟进了皇宫。

  这是她第一次进皇宫,皇宫比她想象中还要气派恢弘,却也没她想象的那么好。

  禁卫军早已投降,有不服的早已躺在了血泊里。空气中除了凝重还有一股血腥味儿。

  在一片混乱中,王仙仙一眼就看到了被士兵保护着的颜湛。他脸上带着优雅的笑容,如胜利者一般自信从容,身后是九重宫阙,身边是带着杀气的士兵。

  “大人!”王仙仙激动地大喊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颜湛从士兵中间走了出来,意气风发,似是这肃杀氛围中的一抹风光霁月。

  “大人!”吕录朝他行礼,神色有些激动。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颜湛走到吕录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是一种认可和感谢,吕录一别扭的大老爷们忍不住红了眼眶。

  自从颜湛出现,王仙仙就一直盯着他看。她仰慕地看着他,如同看着自己的信仰,目光中的虔诚如同善男信女看着佛祖一样。

  他在她心中就是屹立不倒的天神!她就是他唯一的信仰!

  这种目光让颜湛觉得非常受用。最早的时候,这种目光让他觉得很好,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就变了,他就想有人一辈子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自己也会让自己一辈子如神一样保护她。

  “仙仙。”颜湛伸手,在几千大军面前,将她拥在了怀里,紧紧抱住。

  这个怀抱温暖、踏实,让她安心。王仙仙嗅着他的味道,低低地叫道:“大人。”之前的种种担心都被她埋在了心里。她知道这个男人很强,很厉害。

  他把几千大军扔在了一边,把还在忐忑等待失败的越王抛诸脑后,就这么抱着她。

  抱了一会儿,颜湛松开了她,说道:“我说怎么硌得慌,你把二狗子也带来了?”

  王仙仙临走的时候把睡得如一块石头的二狗子踹进了怀里。

  “我怕遇到危险,又没有防身的东西,所以把二狗子给带着了。反正它壳硬,还能当砖使。”王仙仙解释道。

  颜湛听完笑了。他的声音虽然大,但在这几千人之中格外清晰。他说:“有大人我在,你不需要防身的东西。大人我这么厉害,一辈子护着你。”

  大人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么肉麻的话真的好吗?

  她心里却非常感动。

  当着几千人面前,在皇宫里秀恩爱,正直的吕录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轻轻地喊了一声:“大人,时候不早了。”

  颜湛看了看远处的宫殿,说道:“是啊,时候不早了。大人我要去跟他算算账了。”说着,他牵起王仙仙的手带着她走向了远处的宫殿。

  王仙仙握着他宽大的手,跟在他身边。前面是威严的宫殿,后面是几千士兵,但是她一点也不害怕。

  快到宫殿门口的时候,颜湛停了下来。他对王仙仙说:“里面的画面太不好看,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

  王仙仙乖乖地点了点头。这么大的事情本就不是她能掺和的。

  “二狗子给我。”

  王仙仙一愣,从怀里掏出了二狗子。他这是要干什么?

  “大人我要带着二狗子进去。”颜湛摸了摸她的脸颊,拿起二狗子托在掌中。

  这么重要的事情,大人你托着一只乌龟进去真的可以吗?

  颜湛的确托着一只乌龟进去了,还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神色严肃的吕录和有些随意的钟礼紧跟在后。

  偌大的大殿之中,只有越王一个人坐在里面。他发丝有些凌乱,眼中带着红色的血丝,充满着怨恨,完全不复当初光明磊落的样子。

  王仙仙站在门口,看不到里面的动静,心里有些感慨。想当初她还那“十三岁的冲动”调侃过越王,没想到现在,他竟落到这般地步。当初他和太子还有她,还一起炼过丹呢。

  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关心老皇帝的死活了。

  越王看着走进大殿的颜湛,面露不甘。

  “皇后和太子呢?”颜湛问。

  “他们都活着,在东宫。我答应会留她们性命的”越王回答道。

  他越想越不甘心。原以为之前皇上助他一点一点蚕食颜湛的势力,颜湛手下已无可用之人,更不会有什么后招了,却不想竟然出现了两万大军!

  “为什么……”他不甘心的问。却不知道是在问谁。问他自己,或者问颜湛,亦或是问上苍。

  太子太傅颜大人从来不知道谦虚是何物。他一手托着二狗子,以胜者的姿态看着他,说道:“大概是运气好吧。”

  钟礼立下军功升上将军也不过是没多久的事情,若是晚一点,这次他还真的是束手无策。

  运气?越王被气得额头上青筋暴起。他可以接受其他理由,就是不能接受运气不好。,这话说得太气人了。

  “或许我也该请个神算。”越王闭了闭眼说。他记得之前京城中有传言说颜湛因为有王仙仙这个神算在,所以诸事顺利,“如果真是如此,当初也该试试把王姑娘请过来。”

  “你不是已经让人‘请’过了吗?”颜湛说的是他肩膀受伤那次。那一次不就是越王做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越王皱起了眉,显然是不承认。

  不过这个时候他承不承认已经不重要了。

  越王叹了一口气,眷恋地看了一眼这大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说道:“输了就是输了,要杀要剐随便吧。”

  斗了那么多年,终于到了今日,颜湛却发现一向心狠手辣的自己心慈手软了,竟然想留越王一条命。

  却不想正当他在感慨之际,一柄带着寒光的宝剑出鞘,非常迅速地刺入了越王的身体。

  越王痛得瞪大了眼睛,瞳孔缩小了一下又骤然放大,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

  “谁让你动手的。”颜湛皱起了眉看向钟礼。

  钟礼迅速地把剑抽出,跪在了颜湛面前,说道:“大人,我原以为大人肯定是要杀了他的。”

  胸口的剑一拔,血从越王的身体了流了出来。他的身体失去了支撑,摔倒在冰凉的地上,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大人,越王该死。”忠厚的吕录说道。

  颜湛虽说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却不想自己回不忍心看,还生出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慨。

  “死了就死了,罢了。”他挟天子以令诸侯,就算现在不死,到时候其他人也容不了他活着。

  此时在门外等候的王仙仙浑然不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让人把越王的尸体抬下去,好生安葬吧。”颜湛不再看越王的尸体。

  “是。”吕录点头。

  颜湛转过身说道:“走吧,随我去救太子和皇后。”不管什么时候,他浑身总是透着一股优雅与自信,他仿佛就是天生的胜者。

  忽然,钟礼伸手挡在了颜湛面前,颜湛看向他。

  就在这时,一个温婉的女声忽然在大殿响起:“阿湛,不用你救了,我就在这里。”只见花皇后缓缓地从大殿后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代表身份的凤服,身姿窈窕,脸上妆容精致,那弯弯的柳眉被画得又浓又粗,使原本弱柳扶风,惹人怜爱的她多了几分凌厉之气。

  颜湛转过身看向她,发现她气色红润,步履还算稳健,怎么看也不像是刚刚小产的女人。

  “皇后娘娘的身体全好了?孩子呢?”他试探地问。

  提到孩子,花皇后眼中闪过一抹痛色:“孩子……孩子没了。”

  即便是再坚强的女人,刚刚小产也绝对不可能可以下地,而且她怎么看也不像是刚刚小产的人,可是花皇后怀孕又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大人?”有些不明白的吕录看向颜湛。

  皇后忽然出现,别说是吕录,就算是颜湛也有些措手不及。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吕录刚一动,钟礼就忽然出手,剑鞘抵在了他胸口。

  霎时间,大殿里冲进来了几十个士兵,冰冷的武器将颜湛和吕录包围了起来。整齐利落的动作让铠甲发出了声响,气势震天。

  颜湛手一侧,二狗子忽然掉在了地上。

  还在门外不明情况的王仙仙看着一群士兵冲进去,随后又发现周围的士兵齐刷刷地将武器对准了自己。

  这铺面而来的气势让王仙仙心里一跳。这些士兵怎么会忽然倒戈?难道是里面出了状况?

  大殿之中。

  “钟礼,你……”吕录不可思议地望着钟礼。他们是从小到大的好友。他从没想过有一天,钟礼会用兵器对着自己,他更没想到钟礼会背叛颜湛。

  颜湛虽然惊讶,但是却很冷静。他看了钟礼一眼,又看向花皇后,笃定地说道:“这孩子怕是没了有一段时间了,是你自己弄死的吧。”他想到之前传来消息说,皇上把皇后给软禁了。或许那时候不是皇上软禁的她,而是她自己把孩子流掉了怕被人看见。

  花皇后只是失神了一下,随后竟然淡淡地笑了起来:“是又怎样?我也是没办法啊。如果不提前把孩子流掉,如今我正大着五六个月的肚子,哪有精力面对现在的局面?”花皇后已不复当初的温婉,脸上的表情带着些疯狂。

  能亲手把自己怀了快四个月的孩子弄死,她的确很疯狂。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颜湛的目光中带着沉痛。这沉痛不是因为自己现在被那么多兵器指着,而是因为花皇后的变化。

  当初,她只是个温婉的女子,如今却狠得可以亲手杀掉自己的骨肉,然后一步步计划到了今天。

  “那时皇上虽然病重,却也没有失去意识,你是怎么防的滴水不漏的?”颜湛问。他从没想到自己会输给她。

  花皇后看了一眼地上越王的尸体。

  颜湛瞬间明白了:“你居然跟越王合作。越王为什么会跟你合作?”

  “我答应助他杀掉皇上。”提到皇上,花皇后神色很平静,似乎只是在说陌生人。这些年,她对那个猜疑心重、年龄又大的皇帝一点感情也没有。

  “你先与越王结盟杀了皇上,又让他跟我鹬蚌相争,等他死了你再出现,利用钟礼的背叛将我也铲除,最后坐收渔翁之利?”颜湛说着说着,竟然笑了出来。这么好的计策,他都要拍手称赞。

  “与你一同长大,到今日我才发现我不了解你。”颜湛说道。

  看着颜湛,花皇后脸上露出了愧疚与心虚。她说道:“太子地位岌岌可危,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子,不得不步步为营。”

  “你现在这样对我是什么意思。我对你没有危害。”面对心机这样重的女人,颜湛忽然非常想念王仙仙。

  “没有危害?”花皇后忽然笑了。

  钟礼的剑抵着颜湛的胸口,颜湛与吕录被二十来个士兵包围着。

  显然,他们很忌惮颜湛。这可是在京城皇帝眼皮底下可以翻云覆雨的太子太傅颜大人啊,谁敢不小心谨慎对着他?说不定一个不留神,下一刻局面就会反转。

  “阿湛。”花皇后亲切地叫着他的名字,“你太聪明太厉害了。人都是有野心的。我知道越王肯定不是你的对手,皇上一死,越王一败,你想当皇帝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怕你会动了皇位的心思。”

  所以她把他也算在了其中。

  说着说着,花皇后竟然看着颜湛流下了眼泪:“对不起阿湛。我也不想的……”她哭起来很美,如一朵花。

  颜湛看着,却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他看向钟礼问:“你是什么时候成为皇后的人的?”钟礼的背叛,是他没有想到的。

  吕录痛恨地看着钟礼,钟礼微微侧过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睛。他低声地说道:“我喜欢皇后娘娘喜欢很久了。她不容易,所以我想帮她。”

  “钟礼!大人平日待你如何?你真是良心被狗吃了!猪狗不如!我是眼瞎了才会认识你这样的朋友!”吕录忍不住大骂了起来。现在被那么多兵器对着对他来说没什么,他不怕死,但是他被钟礼的背叛深深地伤害到了,他不能原谅他。

  钟礼一句话也不说。

  虽然被算计了,颜湛却不惊慌,依旧一副优雅的样子。他看着钟礼,笑着问:“你喜欢她?你觉得她是个有感情的人吗?”

  钟礼顿了顿,回答说:“只要能守着她就够了。”

  他执迷不悟,早在第一次见到她,他就已经开始执迷不悟了。

  此时,大殿中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位非常强大的太子太傅颜大人身上,生怕他一个动作局势就反转,没人注意到一只小乌龟正以非常缓慢的速度,一点一点绕过他们的脚边爬向门外。

  穿梭在那么多只脚下,二狗子步履从容,一步一步似爪牙,这像幽灵一般的步伐无声无息。

  好不容易爬到门口,二狗子却死活爬不出去,因为有一个非常高的门坎。它伸着爪子,整个身体竖直扒在门坎上,这动作超过了一只乌龟的极限。

  但是这门坎足足有五六个立起来的二狗子那么高,它死活爬不过去。

  它蔫蔫地松开了爪子滑了下来,又慢吞吞地原路折返。

  这所有的动作都无声无息,没有惊动任何人。

  门外,被那么多士兵看管着的王仙仙动也不敢动,脑子里嗡嗡作响。这些士兵是钟礼带回来了,怎么可能会倒戈?除非……钟礼背叛了颜湛!

  想到这里,她浑身冰冷,心中着急却又没有办法。

  忽然,她觉得背后有人拍了她一下。

  大殿之中,花皇后听着颜湛说她是个没有感情的人,竟然又笑了出来,笑得有些凄凉。她看着颜湛说道:“阿湛,我这辈子只爱过一个人,那就是你!永远都是你!你要相信我,不过我现在,我没有选择,为了小灼的皇位不受到威胁,我必须要让你死。你在黄泉下等我!”

  说完,她看了一眼钟礼,示意他动手。

  “钟礼,你敢动大人试试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吕录着急了起来。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脸上因为充血而发红。他瞪着钟礼目眦欲裂。

  钟礼只是听着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他紧了紧手上的剑,道:“对不起。”这一句既是对颜湛说的,也是对吕录说的。说完,他目光坚定地举起了剑。

  就在这时,颜湛忽然开口了。钟礼的宝剑就在他面前,他却一点也不害怕,优雅的样子如同是胜者一般。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

  他的声音非常冷漠:“可是我却不爱你。你这样的女人,不如我们家仙仙招人疼爱,这一辈子我只爱她一人,而你,不配。”说完,他厌恶地看了她一眼。

  钟礼的剑刺了过来,就在剑已经抵住他胸口,剑气刺破了他的衣服的时候,花皇后忽然大喊道:“住手!”

  钟礼及时收住了剑,吕录松了一口气。

  花皇后的眼睛慢慢眯起。一对又粗又长的眉毛给她增添了几分凌厉与狠辣。她不是后悔。那一双秋水般的眼睛里没有愧疚和悔意,只有恨。

  “阿湛。”她虽然满眼恨意,但是叫着颜湛的时候依旧温柔。

  她说:“阿湛,你可知道你这样会害了她?”

  “知道。”

  颜湛是非常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激怒她,让她恨上王仙仙?他进来的时候让王仙仙就等在门外,此刻她一定已经被擒住,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把她放在他身边至少他能知道她是否安全,还能保护她。

  大不了就是一起死了。就算他现在不让皇后想起她,等他死后,王仙仙也逃不了,倒不如跟他在一起。他的人,死也要跟他一起。

  花皇后看着颜湛,又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她!早在我问你要她进宫陪我你拒绝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阿湛,你以前从来不会拒绝我的要求的。”说到这里,她的眼中又带了水汽,变得柔弱了起来。

  但柔弱和温和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她又发狠了起来:“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不管怎么样也要杀了她!只恨她运气真的很好。”

  听到这里,颜湛皱起了眉:“原来那次不是越王要抓她,而是你要杀她。”

  “是又如何?”花皇后一不做二不休。她袖子一甩,掀起一阵风,“来人啊!把王仙仙抓过来!”

  随后她又看向颜湛说:“我要亲手在你面前杀了她!”

  “住手!全都给我住手!”就在这时,王仙仙清脆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

  伴随着她进来,所有的士兵不得不让开,但是手中举着的武器却没有放下。上百把泛着寒光的武器将她包围。

  王仙仙的手有些颤抖。

  “母后!救我!”太子高灼带着哭腔的声音也在大殿中响起。

  原来是王仙仙挟持了太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