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13、太子的枪手

仙来后到 墨妍湮 9990 2017-06-14 10:16:27

  大概休养了半个月,颜湛的伤好得差不多,再加上皇上借越王步步紧逼,他很快又忙碌了起来,闲来没事的王仙仙又去伽印那里报到了。

  请假之后的第一天,王仙仙觉得应该跟伽印说一声,便去他经常去的地方找他。果然,在他住处的院子里,王仙仙看到了他是身影,不过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现在过去打扰不太好,王仙仙就远远地站着准备等他们说完。

  大概是因为顺风的原因,又或者她的耳朵太好,她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来人说话声音虽然是男声,却很细气,再一看他的身段,她猜测这大概就是宫里的太监了。

  太监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说皇上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想当初颜湛把她抓来要她算皇上什么时候驾崩,没想到她可能真的能看到皇上驾崩。王仙仙吓得一抖,这种机密她再也不敢听下去了,还是回去喂鱼吧。

  好不容易等到了伽印送客,王仙仙上前。

  看到她,伽印有些惊讶,问:“颜大人的伤这么快就好了?”他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一点点遗憾。

  就算两人不对头,也不用表现得那么明显吧?王仙仙尴尬地笑了笑:“还好,伤本就不重,再加上朝中事情太多,不好也得好。”

  伽印转身抬头看向天空,目光中带着慈悲说道:“一颗帝星即将陨落,大家都要忙了啊。”大概是知道王仙仙不信这些,所以说完后,他看也没看王仙仙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而王仙仙却站在了原地。要是放在之前,她肯定会相信他的话,甚至还会说她有病。可是半个多月前他们才看了星象,他说帝星暗淡无光,现在就听说皇上身体越来越不行了。难道真的是巧合?如果回去把这件事告诉颜湛,他会不会激动得睡不着觉啊?

  就这样,王仙仙心事重重地过了一整天,傍晚的时候来接她的是颜湛的暗卫。暗卫就是那种虽然在你身边保护着你但是你感受不到。如果你喊一声的话他们就会出现。

  王仙仙和颜湛提前说好让暗卫来接的,毕竟这样更加安全。

  回到颜府,王仙仙思索着要不要把从伽印那里听来的消息告诉颜湛,却发现颜府多了一位小客人——太子殿下高灼。

  颜湛受伤,皇上让与他亲如父子的高灼前来看望,顺便让颜湛检查高灼的功课。

  都这个时候了谁还有心检查太子的功课?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不过见到高灼,王仙仙还是很高兴的。

  虽然经历了一场大病,但是经过了很好的调养,完全看不出来,脸上的肉反而比以前还要多,看起来更加唇红齿白。

  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父亲身体不好要死了总是不太好,王仙仙就没有提。

  第二天,颜湛派人告诉王仙仙,她不用早起去伽印那里了。他给她请假了,原因是她要带孩子。

  王仙仙抽了抽嘴角睡到了中午,起来以后,她隐隐地听到了高灼的声音。原来是颜湛正在考他功课。

  只见颜湛优雅地倚在躺椅上晒着太阳,一只手拿着书盖在额头上,眯着眼睛。高灼端端正正地站在他面前,小脸正经得不得了,一边背诵着,一边偷偷瞄着颜湛。

  这样看起来,颜湛还真有父亲的样子。他与高灼在一起,两张好看的脸,不仅赏心悦目,还很温馨。

  高灼也许真的是颜湛亲生的吧?王仙仙心里再次猜测。这件事始终在她心里,一直没敢问。

  看见王仙仙,高灼朝她笑了笑。

  颜湛忽然放下了额头上的书,看了高灼一眼。高灼立即收起了笑容,认真地背书。

  颜湛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看向王仙仙,脸上露出了动人的笑容。

  这差别对待让王仙仙看得心里暖暖的。她搬了个小板凳安静地坐在颜湛身边,逗着好久不见的二狗子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颜湛坐了起来,招手让高灼走到他跟前,伸手抚摸了下他的脑袋说:“不错。我有事处理,你跟仙仙玩一会儿,剩下的以后再考你。”

  得到了颜湛的夸奖,高灼很高兴,肉嘟嘟的两颊带着点红。待颜湛走了以后,他看向王仙仙,叫声一声:“仙仙!”

  他这是学颜湛叫的。收起了人小鬼大的样子,高灼跑到了王仙仙身边蹲了下来,和她一起逗着二狗子。他看起来心情不错。

  想到之前吕录说皇后似乎被软禁了起来,谁也接触不到,王仙仙忍不住问道:“太子殿下,皇后娘娘最近好吗?”

  提到皇后,高灼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他一边用肉肉的手指戳着二狗子刚刚伸出来的脑袋,一边说道:“不知道。最近都在忙功课的事情,父皇说过段时间要查我功课。父皇和母后我都好久没见到了。”

  王仙仙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开口。大概所有的事情高灼都还不知道。

  “对了,仙仙。你说我会有个妹妹,是不是真的?”他看向她,眼睛亮亮的。

  “啊?”王仙仙再一次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男女的问题是二狗子选的,况且国师和皇上都不想让皇后剩下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到底是男是女,能不能顺利出生,她不知道。

  高灼笑着说道:“其实我可想有个妹妹了。这样我就可以当哥哥了!我会好好疼妹妹的!”

  “那为什么不想要个弟弟?”王仙仙问。

  “因为弟弟太皮啊!我去看过静妃生的弟弟,可调皮了,一点都不讨人喜欢。”高灼圆滚滚的小脸满是嫌弃。

  王仙仙笑了,他说的好像自己不是男的一样。

  “仙仙,听说你现在可厉害了,帮我算一算师父下次会出什么考题给我。”高灼抓着王仙仙的袖子不肯撒手。

  刚刚还在笑他可爱的王仙仙眼角抽了抽:“太子殿下,投机取巧可不太好。我是不会帮你的。”毕竟是颜湛教出来了,才七八岁脑子就这么好使,知道走捷径了。

  “帮帮我嘛!”高灼不肯放弃。

  王仙仙站了起来,假装四处看高处的风景,不低头看他,什么都没有听见。

  可是高灼不依不饶,抱住了她的大腿。

  王仙仙又不敢用力甩开。太子殿下你为了个功课考察这么拼,别人知道吗?

  “太子殿下,世上本就没有鬼神也没有算命。你小小年纪不要被骗了。你要相信理,相信物质。大人书房有本书里提到过这叫唯物。”她苦口婆心地劝道。

  高灼皱着小脸满是不相信。他反问道:“那你呢?”

  “我?”王仙仙抽了抽嘴角。

  高灼点头:“听说你很厉害,母后很相信你,前段时间还想把你弄进宫陪她呢,可是师父不许。”

  王仙仙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还有这事?怎么颜湛一点都没有提起过?

  不过她很高兴颜湛没有把她送去给皇后娘娘。

  她尴尬地抿了抿唇说:“太子殿下,其实我就是个骗子。”她从来就不想以算命先生的身份骗人,是颜湛一开始把她抓过来威胁她的。

  “骗子?”高灼瞪大眼睛。

  “对啊,国师也是骗子。其实这世上没有人能预知未来,没有人能懂命理。大人接下来会给你出什么题目只有大人自己知道,殿下你还是死心吧。”王仙仙拍了拍他的肩膀当做是鼓励。

  光华国是一个非常尊重国师的国家,所以整个光华国很少有人不相信这些,除了王仙仙、吕录还有颜湛,其他人怎么讲都是讲不通的。

  所以高灼不肯死心,缠着王仙仙缠了一个下午,直到颜湛出现。

  “太子在跟仙仙说什么?”

  当颜湛带着动人的笑出现的时候,王仙仙和高灼都住了嘴。

  “仙仙在跟我讲湘城的事情呢。”高灼立即换上了乖巧的样子,仰着笑脸迎了上去。

  谁说小孩子天真无邪的?

  王仙仙抽了抽嘴角,但是她也没有拆穿。

  “仙仙?以后没人的时候可以改口叫师娘。”颜湛微微弯下身子,抚摸着高灼的脑袋。

  “师娘?”高灼惊讶地看了看王仙仙,又抬头看着颜湛。

  王仙仙被看得脸一红。她什么时候就成太子的师娘了啊?这也太快了吧?

  “其实叫仙仙也挺好的。太子殿下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王仙仙又狗腿了起来,根本不敢去看颜湛那张满是笑意的脸。

  颜湛也没说什么:“好了太子,你该去看书了,明天考你治国之策。”

  由于还想着从王仙仙口中问到明天颜湛要问的内容,高灼也不愿意走,一个劲儿地看她。

  “要是觉得无聊,把二狗子带着陪你去看书。”颜湛走向王仙仙,从她手里拿过二狗子递给了高灼,哄他走。

  高灼不敢违背颜湛的意思,只好依依不舍地看着王仙仙。

  王仙仙读懂了高灼的意思——晚上别跑,我们谈谈人生。

  她仗着自己比他高,目光直视前方当作没看到他,心里既觉得无奈,又觉得好笑。

  颜湛将她和太子的互动看在眼里,问:“仙仙啊,你好像跟太子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大人,你好像也有事情瞒着我。”王仙仙想起了刚刚太子说皇后曾找他要她的事情。自从知道颜湛也在乎她以后,她的胆子明显大了很多,虽然还是很狗腿,狗腿也要有风度。

  王仙仙得意地笑着,什么都表现在脸上。

  可是颜湛怎么会落下风呢?他挑眉问:“你说的是哪一件?”

  瞒她的事情还真不少,王仙仙再一次输了。不管他在不在乎她,她都占不了便宜。她尴尬地笑了笑,问:“太子殿下什么时候离开?”太子殿下要是天天在这里让她算这算那,她可吃不消。

  颜湛好看的眉毛再次挑了起来,有些不解的问:“看你跟他相处的很好,你不喜欢他吗?”

  怎么会呢!高灼脸跟他一样好看,又聪明,活脱脱他的一个翻版,她怎么看怎么喜欢。王仙仙立即摇头:“我也就是问问。毕竟听说宫里情势那么紧张,皇后与外界断了联系,皇上的身体又那么不好……”

  “你也知道皇上身体不好?”颜湛问。

  王仙仙点头。

  颜湛稍微想了想就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的了:“秃驴告诉你的?”

  “我偷听到的。”王仙仙老实交代。

  “好样的。”他忽然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当做是奖赏。

  大人你这么自以为是真的好吗?还赏吻算什么!

  王仙仙的脸有些烧。其实她也不是故意为他偷听的,只是不巧看到了而已。

  “皇上已经好几天没上朝了,据说是有事。但是宫里传来消息说是他身体不太好。最近宫中守卫特别森严,想探听一点消息也不容易。”颜湛伸手轻抚着王仙仙脸上最红的那一块。一下一下的,如羽毛拂过,却带着一丝冰凉。

  京城的百姓过得那么安逸,没想到皇宫中却是这种情景。王仙仙心中惊讶,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在心中。

  “大人我很想知道皇上是不是快驾崩了,那秃驴怎么说的?”

  听到颜湛的话,王仙仙恨不得伸手去堵他的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怎么说起来这么溜啊!而且太子还在府里呢!

  看着王仙仙左顾右盼,颜湛笑了:“别怕,有大人我在,不会有事的。”

  王仙仙瞪他,有他才会有事好吗?这么嚣张真的好吗!

  “国师只说帝星暗淡即将陨落,却没有再说其他的。”她小声说。

  听了以后,颜湛一脸惋惜,一只手搭在王仙仙肩膀上感慨道:“那秃驴肯定知道。大人我也好想知道啊。仙仙,你说大人我去找那秃驴怎么样?”

  “不行!大人,他不会告诉你的。”王仙仙想起了伽印听到颜湛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的时候的语气。两人这么不对盘,他怎么会说呢!

  颜湛看向王仙仙,头忽然靠近,鼻尖对鼻尖,幽深的眼睛盯着她的眼睛说:“你还真清楚。仙仙啊,你说大人我去把那秃驴抓起来吊打,可以问出来吗?”

  王仙仙看着他的眼睛,眨了眨眼。这种近的快要碰在一起的感觉让她动也不敢动,脑子里嗡嗡的,早就成了浆糊。

  “好了,不逗你了。”颜湛后退,牵起了她的手说,“走吧,我们去吃饭。其他的事你不用想,交给大人我好了。”

  那你还问?王仙仙任他牵着手去吃饭。

  两个人吃晚饭,天色已经彻底黑了。颜湛最近每天都很忙,吃完晚饭以后一般都要去书房处理事务,或者和吕录等几个官员商讨事情。

  这个时候,王仙仙都会自觉回去。可是今天,王仙仙不想回去了。因为有个小缠人精在等她。

  吃完饭,准备起身去书房的颜湛发现王仙仙一副想走又不想走的样子,问:“怎么了?”

  王仙仙抬起头问:“大人,我今晚能陪着你吗?”

  颜湛一听,好看的唇弯了起来,微微俯下身子双手撑在她两边的桌子上,问:“今晚?陪我?怎么陪?”

  他的声音好听得让王仙仙腿软,根本站不起来,走不动路。

  “我、我还是回去吧。太子说好要找我玩的。”王仙仙身子一矮,从他的手臂下钻了过去,红着脸落荒而逃。

  大的更不好惹,还是去跟小的谈人生吧!

  跑回房间的王仙仙发现高灼早已等在了那里。他正趴在软软的毯子上逗着二狗子。作息已经跟夜猫子同步的二狗子此刻特别有精神,伸着脑袋斗志昂扬。

  “仙仙,你回来了啊?你的脸怎么那么红?”趴在毯子上的高灼听到动静回头。

  圆滚滚的身子加上肉肉的脸,简直就是两个肉团拼在了一起。

  “吃晚饭走了一圈,有些热。”王仙仙不再多解释,走过去跟他一起趴在了地上逗二狗子。

  本以为小孩子记性差已经把下午的事忘记了,可是没想到他又提了起来。

  王仙仙被他缠的没办法,决定给他蒙一个,看看能不能押对题。王仙仙问道:“大人平时考治国都会问你什么?”

  高灼眼睛一脸,放下二狗子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都会给我举一些实际的例子,问我会怎么做。”

  “那么上次问的是什么?”治国之策,王仙仙一点都不懂。

  高灼回答道:“上一次啊,他问我如果我当了皇帝,有一个官很大的臣子要谋反,我该怎么办。”

  王仙仙听着抽了抽嘴角,颜湛这说的不就是他自己吗?

  “这些问题都很难,答不好还要挨骂,也不知这次会是什么题。”高灼毕竟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这些问题对他来说是有些难。

  “这次大概会问你,如果你的爱妃和你最得力的臣子一起落水了,你会先救哪个吧。”王仙仙随口道。

  半晌没听到高灼的声音,她转头,发现他正一脸嫌弃地看着她:“你认真一点好吗?”

  面对一个孩子的嫌弃,她竟然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回。愣了半晌,她才道了个“好”字。

  “快给我算,不然你今天别想睡!”

  王仙仙抽了抽嘴角。决定想个稍微靠谱一点的把小孩子骗过去。

  “也许会考你治水的问题。南方发生水灾,民不聊生,你身为皇上,知道拨下去的赈灾粮食和款项都被官员贪污了,但是你鞭长莫及。这时候南方的灾民要造反,你该怎么办?”王仙仙说。

  高灼听着听着,小脸皱得越来越厉害。听完之后,他皱着眉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么难啊。”

  “是啊,很有可能!”王仙仙说。

  “那我要赶紧去看书了!”说着,他放下了二狗子,急匆匆地离开。

  王仙仙终于清净了。

  她顺口一猜,竟然猜中了。颜湛考高灼的时候王仙仙就坐在一边,当颜湛把考题说出来的时候她都要惊呆了。

  居然跟她想得一模一样!要不是知道他那时候肯定在书房忙,她都要怀疑是他来偷听了。

  做了一晚上的准备,高灼对答如流,让颜湛微微有些惊讶。

  这样的话,她算不算是太子殿下的枪手?

  王仙仙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帮太子殿下作弊!想想也挺让人激动的。

  高灼答得让颜湛很满意。他毫不吝啬地夸奖了他,让他高兴了一整天。到此为止,太子太傅颜湛这次考查太子殿下高灼功课全部结束了。

  高灼在颜府再玩一天也该回宫了,王仙仙“带孩子”的假期也要结束了。

  高灼和王仙仙玩得很好。王仙仙很喜欢他,总觉得他就像颜湛小时候。高灼临走的时候,王仙仙特意抓着他偷偷的问:“太子殿下,你跟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高灼想了想,抬起头眨着眼睛回答道:“他是我爹呀!”

  “亲的?”王仙仙有些不信。

  高灼答得毫不犹豫:“对啊!”

  “那、那你娘呢?是谁?”王仙仙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抖。既紧张又害怕。

  “当然是皇后啊!不过这事你不要跟别人说,这可是秘密。”高灼做的呢“嘘”的动作说,“因为我们好,我才告诉你的。”

  “哦。”王仙仙愣愣地点了点头,就连高灼是怎么走的她都不知道。

  这叫他跟皇后没什么吗?孩子都有了,还那么可爱那么聪明!绿帽子都给皇上戴了,他帮高灼坐稳皇位之后,真的不是相当太上皇吗?

  王仙仙觉得心痛。她不讨厌花皇后,她觉得自己比不上她。她要是男人,也会选皇后的。

  现在他们孩子都有了,她要怎么办?她接受不了啊!

  正好颜湛有事外出,王仙仙晚上没等到他,胡思乱想了一晚上,第二天精神也不好,就去伽印的炼药房了。

  “休息了几天,你的精神看起来不太好。”伽印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一下。

  这时候的王仙仙非常敏感,看着伽印清澈的眼睛,总觉得自己的心事被窥视了。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凉凉地说:“国师大人也一样。”

  的确,向来白衣超然,无悲无喜的伽印此刻眼睛里竟然有一点点红血丝,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也十分不常见了。

  “因为有大事要发生了。”他禁欲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悲悯。

  普通人或许会有悲哀,伤痛、无奈的表情,但不会出现悲悯的神情,因为他们只是普通人。会悲悯的人是那些超然世外,看透一些的人。

  大事?最近京城有什么能让国师大人称为大事的?当然是皇上啊!

  王仙仙的心思立即被转移了过来,问:“皇上是不是要驾崩了?”

  伽印看着她。

  王仙仙立即住嘴咬着唇,看了看四周。跟颜湛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他骨子里的大逆不道,她学到了一点点。

  “跟我来。”伽印看了她一眼,示意他跟上。

  王仙仙还在顾忌刚刚说过的话,小心地看着左右。

  伽印带她来到了来到大殿后面的一间房间里。这房间平日里别人时不允许进去的,就连伽印自己进去的也不多。当时王仙仙还是炼药的童男童女,跟高灼猜测过里面是这么。

  进去以后才发现这件房间四面无窗,房间里很昏暗却又隐隐地带着亮光。这亮光还是从头顶发出来的。

  王仙仙抬头一看,惊讶得话都说不完整了。这个房间非常高,大概有两层这么高。头顶上发光的不是其他,而是一颗颗嵌在顶上的珠子。这种珠子王仙仙在颜府见过,叫夜明珠。

  可是她没见过那么多夜明珠。星罗棋布地排的如同夜空一样。她仔细一看,那形状竟然跟他们那晚夜观星象,记录下来的星星的位置有一些像!

  “国、国师大人,没想到你这么有钱。”

  整个颜府都没这里的夜明珠多。

  看伽印平日里一身素衣,还很像个和尚,却没想到这么有钱。真是低调奢华,财不外露。

  伽印抬头看了一眼,如那天晚上看夜空一样,只是眼中没了那一份狂热:“还行。”

  王仙仙不说话了。

  “昨晚我夜观星象,发现皇上大限之期将近。”伽印淡淡地说道。即便是一位他忠诚着的帝王即将陨落,他也无动于衷。

  星象王仙仙自然是看不懂的,也没抬头看。只是听到伽印的话,被吓得倒吸了一口气。

  “大、大概什么时候?”她愣愣地问。

  她从没想过自己可能真的可以提前知道皇上的驾崩日期。

  “两日之后,或许……”

  还有或许?王仙仙不明白。

  “或许会更快。”伽印说。

  或许会更快?王仙仙在心里想了一下,立即猜想会不会是人为的原因。她不解地看着伽印。明明他对皇上那么忠诚,还帮他做事害人,怎么现在一点也不紧张?他还是人吗?

  “会是谁要害皇上?国师大人你能算出来吗?”事到如今,王仙仙倒有些相信伽印真的懂命数了。

  “知道又如何?只不过是争取一点时间罢了。”伽印一副看破生死的样子。

  王仙仙终于明白,伽印不是人。他能看透一切,看透生死,早就超脱了。

  她沉默不语地跟伽印从昏暗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室外的阳光有些刺眼,让她的眼睛有些酸胀。

  她伸手去挡眼前的阳光,却发现伽印背对着她站得笔直,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如同沐浴在圣光之中。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王仙仙忍不住问。皇上驾崩这种机密的事情,他告诉她做什么?

  “原本你也能算出来的,或许会知道的比我早。现在知道,也算是命中注定。”伽印没有转过身。他一身白衣立在那里,似乎随时都会羽化。

  王仙仙虽然信他有本事,但是打死她,她也不相信会有神仙。

  不过,这命中注定会知道皇上驾崩是怎么回事啊!

  伽印忽然转过了身。阳光照在他的光头上、照在他的脸上,如玉一般:“今天提前放你回去。回去之后把这个消息带给颜大人吧。”

  原来伽印告诉她这个秘密是想让她告诉颜湛?

  “你明知道大人他……为什么?”明知道他野心勃勃一直想要皇上驾崩,这个时候告诉他,不是给他机会吗?

  “因为帝星旁边的两颗星星有些忽明忽暗,局势不明,只有代表颜大人的那颗星如往日一样。我只是跟着星象走,觉得应该告诉他。宫中现在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皇权斗争对于伽印来说,或许只是一场戏。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

  “我说了,他不一定相信。”伽印说得很坦然。

  王仙仙却听得想笑。

  “好了,回去吧。”

  “不!”王仙仙心里还在因为太子是颜湛亲儿子的事情难受,根本不想见到颜湛。她根本接受不了当人家后妈,况且她也没那个本事当太子后妈。

  她想跟颜湛说,既然他跟花皇后孩子都有了,那他们就算了吧,可是又不舍得,所以不想见颜湛。

  不管伽印怎么赶她,她就是要等傍晚离开。

  关系到那么大的事情,伽印难得露出一点点的担忧。他双手合十,站在王仙仙面前,一副要超度她的样子,淡淡地问:“你走不走。”

  “不走。”

  “当真不走?”不管什么状态,他都是一副弥勒样。

  王仙仙都懒得看他了。伽印无悲无喜地看着王仙仙,一双清澈的眼睛注视着她,似乎是在替她超度。半晌,他闭起了眼,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无量寿佛。”

  不一样的两家怎么能放一起念?看着她走,王仙仙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假和尚看来是被气糊涂了。

  不管她怎么拖,时间不会变慢,很快就到了傍晚,王仙仙在暗卫的保护下回了颜府。

  她回来的时候,颜湛不在,她松了一口气,自己回了房间呆着。等吃完了晚饭,颜湛出现了。

  “仙仙啊,大人我这几天太忙,顾不上你。”颜湛笑得优雅。不管多大的事情,到他口中都会变成“有点忙”。

  王仙仙越看越觉得他这张脸跟高灼的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她心里更加难受,却不敢表现出来。

  “大人,我知道皇上会在什么时候驾崩了。”她让颜湛坐在了他对面,低声说道。

  颜湛听了之后笑了。:“我说你今晚怎么面色那么凝重,原来是这事。”

  笑完之后,他话锋一转问:“什么时候?”

  王仙仙深吸了一口气,加快了语速说道:“皇上将死于两日后,或者更快。很快大人就能当上皇帝爹,赢得皇太后,掌握天下权,走上人生巅峰了,祝大人好运,我可以收拾收拾走了。”因为怕被颜湛打断,她一口气把话都说了出来。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原本笑得优雅的颜湛听着她的话,越听眉毛挑得越高。待她说完了,他起身前倾,与王仙仙之间只隔着一张桌子:“仙仙啊,大人我耳朵不好,你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跟他相处了那么久,王仙仙知道他生气了。可是她更气啊!这种感觉就跟男人忽然发现自己媳妇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一样!那个男人还比自己厉害比自己好看。

  高灼是颜湛的儿子,这对王仙仙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她不仅生气,心底最严重的的是自卑。

  “大人居然不告诉我太子殿下真的是你的儿子,你都有儿子了还来招惹我!”原本以为自己能很平静的,说着说着,她话语中带起了哭腔,“我说太子殿下怎么跟大人你小时候那么像呢!原来是父子,能不像吗?”

  好不容易听王仙仙说完,颜湛的眉毛挑得老高,话语中却是带着冷冷的笑意:“是谁告诉你大人我有儿子的?”

  他玉清天尊的,这种时候还想赖?王仙仙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回答说:“是太子殿下亲口说的!”

  “他骗你的。”颜湛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隔着桌子抬起王仙仙的下巴,看着她泛红的眼睛。

  “什、什么?”王仙仙的下巴被捏着,脑袋也不能动,只能眨眼睛,“太子殿下为什么要骗我!大人你唬二狗子呢!”他玉清天尊的,她还是不相信。

  颜湛笑了笑,叹了口气,有些感慨地说道:“大抵是为了他母后吧。”

  王仙仙静静地听着,心里已经有些动摇了。

  “他大概是看我们两个好了,担心她的母后,怕我以后不管他们母子才这样的。”颜湛居高临下地看着王仙仙,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提到高灼的时候,语气中还带着一点无奈。

  “是、是这样?”自己被小孩子骗了,还无理取闹了一番,王仙仙窘迫得不敢看他,奈何下巴被捏着不看也得看。

  她讨好地朝他笑了笑:“大人……”

  颜湛动人一笑,俊美的脸落在了阴影里,却依旧很明艳:“大人我好奇,你是见过我小时候的样子吗?”

  “没。”王仙仙吞了下口水。

  “那你怎么知道太子跟大人我小时候长得很像?”解释清楚了,颜湛开始算账了。

  王仙仙竟无言以对。是啊,她根本没见过颜湛小时候和的样子!

  这时候,沉睡在她怀里的二狗子不合时宜地醒了,挣扎着要爬出来。

  颜湛松开捏着她下巴那时候,伸向她的衣襟,轻挑着她的领口。

  得罪了他,王仙仙一动也不敢动。只是越是不敢动,胸口那若有若无的触碰就越明显。她的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真不该把二狗子放在怀里。

  颜湛用手指撑开了她一层衣领还不够,又去触碰亵衣。将亵衣的领口挑开以后,他的指尖轻划她的肌肤。

  “唬二狗子?”他重复着她刚刚说的话。

  脸已经红透了王仙仙摇头,清醒了以后的二狗子活跃了起来,扒着王仙仙的领口就往里面钻。

  忽然传来冰凉、微微刺痛的感觉,王仙仙皱眉。

  原来是二狗子一掌在拍在了她的肌肤上。

  随后二狗子又爬了几下,乌龟壳边缘摩擦着她的皮肤,摩擦摩擦。

  又冰又疼又痒的感觉折磨着她。尤其是在颜湛的注视下,她还觉得很热,跟烧着了一样。

  “大人。”王仙仙委屈地看着他。

  颜湛不理,一边看着,一边用修长好看的手指为二狗子扫清障碍,直到她那块肌肤泛红,才把还在摩擦的二狗子给提了起来扔到了一边。

  被扔习惯了二狗子早就缩进了壳里,还好壳硬。落地后,乌龟壳在地上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才停了下来。二狗子慢慢地伸出了脑袋,左一下,右一下,显然找不着北了。

  “大……”王仙仙刚一开口就发现颜湛看也没看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这回颜湛是真生气了,已经气到懒得理她了。

  王仙仙知道是自己是错,只好一个劲儿地讨好他。奈何他太忙,做正事的时候她也不敢打扰,只好在他空下来的时候怒刷好感。

  至于二狗子,就因为它做的那些事,王仙仙就准备不理它了。

  见王仙仙被冷落了,吕录高兴了起来。原本每次看到她只“哼”一声,现在见到她都变成“哼哼”了。

  王仙仙觉得自己错得彻底,但是也不怪高灼。他年纪那么小,还身为太子,哥哥虎视眈眈,皇后又没有娘家的势力,也不容易。况且也就是撒了个谎,总会被揭穿的,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害。

  正当她坐在颜湛书房门口思过的时候,书房门被打开,先是几个官员走了出来,然后才是颜湛。昨晚把皇上要驾崩的事情告诉了颜湛之后,颜湛立即把吕录等人叫了过来,商讨了大半夜,今天又是一早上。

  “大人……”王仙仙上前抱着他的胳膊惨兮兮地叫道。

  其实颜湛度量哪有那么小?只不过是想给她教训罢了。他看了她一眼不话说。

  见他肯给自己抱胳膊了,王仙仙松了一口气。今早连胳膊也不给抱呢!

  待她还要说话,却见吕录匆匆折返,面色凝重。

  “发生什么事了?”颜湛问。

  吕录皱着眉说道:“大人,宫中传来消息,皇后娘娘的孩子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