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10. 春天花会开

仙来后到 墨妍湮 9833 2017-06-14 10:13:49

  前往湘城的一路上都是难民。水灾过后最要紧的就是给难民安排落脚点,发放赈灾粮。在离湘城还有三四里的时候,他们遇到了粥棚,颜湛亲自下车跟负责粥棚的人谈话。

  王仙仙闲着无事,怀揣还在睡觉的二狗子,也下了马车在附近逛着。难民太多,她也不敢走远。

  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几个小孩正围着一个孩子欺负。这些孩子脸上黑黑的全是土,看起来都是无家可归的难民。中间那个躺在地上任人欺负的小孩看起来只有六七岁,骨瘦如柴,身子孱弱。

  路见不平这种事儿王仙仙平时不敢做,但是就这几个小孩,她还是敢管管的。她走上前大声说道:“你们在做什么?”

  那些欺负人的小孩看了她一眼,继续欺负地上那个孩子。

  小孩子都这么恶劣?王仙仙忍不住了,撩起袖子走上前把两个小孩拉开,挤到了中间把地上的孩子扶了起来:“你还好吧?”

  小孩刚一站起来又栽了下来倒在了她怀里。

  王仙仙被吓了一跳:“没事吧?”

  那小孩缓缓站直了身子摇了摇头。

  王仙仙看向周围几个小孩子,厉声说道:“一二三四五!你们五个人欺负一个!好意思吗?”

  或许是因为这些孩子本性并不坏,被王仙仙骂了一句后都乖乖地站在原地低着脑袋不说话,像是知道错了。

  王仙仙也没想到自己的话这么有用。她从腰间拿出了几个铜板,给了这几个孩子一人两个,说:“打架是不好的。你们应该相亲相爱才对,拿着铜板买馒头去吧。”

  跟在颜湛身边,颜湛从不少她吃的喝的穿的,就是不给她钱,这些个铜板可是她自己的私房钱。

  “走吧。”其中一个欺负人的小孩主动上前朝被欺负的小孩伸出了手。

  看着他们离开,王仙仙心里舒坦了不少,自己做了件好事啊!

  她神清气爽地回到马车,发现颜湛已经坐在了马车里。

  “去哪儿了?”

  “就是无聊出去逛了逛。”王仙仙爬上了马车坐在一边。虽然她自认为藏住了自己对颜湛的心思,但是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脸。

  颜湛看着她红红的脸,笑着说:“仙仙,你坐过来些,大人我要沾沾你的运气好进城。”

  王仙仙摇了摇头:“大人,我坐在窗口呢,风朝里吹,会把运气吹给你的。”

  “你这样吹没事,可是二狗子要是吹病了大人我为你是问。”颜湛优雅地弯起一条腿,胳膊支在膝盖上,手指轻抚过被风吹起的头发。

  二狗子有壳还能怕风?果然二狗子比她精贵。

  “那么把二狗子给大人好了。”说着王仙仙摸向怀里却发现怀里空空的。

  颜湛发现她脸色变了,问:“仙仙,怎么了?”

  “二狗子不见了。”王仙仙再次确认了一下,发现二狗子真的不见了。从她怀里不见的。

  生活习性早就跟耗子一样的二狗子这个点是不可能醒的,所以肯定不会自己爬出来。王仙仙努力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并没有把二狗子拿出来过。

  “难道是被偷了?”王仙仙自言自语道。

  “偷了?”颜湛挑眉看向她胸口问,“有人从你怀里偷的?”

  还在沉思中的王仙仙点了点头回答道:“应该是。”说完,她立即爬了起来跳下了马车。

  颜湛跟了出去。

  他们来到了之前那个孩子被欺负的地方,发现人已经不在了。

  “仙仙啊,你可真行,居然让人从你怀里把二狗子偷走。”

  颜湛的语气听得王仙仙一抖,忍不住求饶道:“大人啊,我错了。我只不过是看着那个孩子可怜才帮帮忙的,没想到那群孩子一起骗了我,把二狗子偷走了还骗了我十几个铜板!”

  “孩子偷的?”颜湛又挑了一下眉毛,脸色却好了许多。

  “是啊!”

  “还记得那几个孩子长什么样吗?我们在附近找找。”颜湛非常自然地拉起了王仙仙的手。

  两人在附近难民集中的地方绕了一圈。

  “是这个吗?”颜湛站在一个孩子身边问。

  王仙仙为难地摇了摇头说:“他们的脸上都黑黑的,我根本记不住他们长什么样子。”

  颜湛沉默了一下,说:“二狗子背上还有一朵皇上御赐的金花,仙仙,你想想怎么赔吧。”

  王仙仙:“……”明明二狗子是她养的,二狗子的东西也是她的,她凭什么要赔啊!

  “我们再找找吧。”她见颜湛没有松手,只好拖着他继续找。

  可是他们在城外逗留了很久,还有很多人在等他们。

  王仙仙着急地四处寻找却连那几个小孩的人影都没看见。二狗子虽然是伽印赔给她的,也是颜湛心尖尖上乌龟,但是她跟二狗子的感情也很深!

  “这几个孩子偷乌龟干什么啊!会不会是因为想吃肉啊!”找了几遍王仙仙已经放弃,最后再来到之前那个角落看了看。还是没有一个人。看来二狗子真的凶多吉少了。

  王仙仙很懊恼,很伤心:“大人,我们走吧。”

  颜湛却忽然捏了捏她的手,将她的脑袋抬起来转向一处说:“仙仙,你看见那块会动的泥团了吗?”

  王仙仙一看,果然发现地上有一个黑黑的泥团在缓缓地移动。

  随着泥团的移动,上面的泥土剥落了一些,露出了一个类似爪子的东西。它还在一点一点地爬着。

  王仙仙看了看那泥团又看了看颜湛,双眼中带着星星点点地泪花问:“大人,那是二狗子?”

  颜湛点了点头,露出动人的笑说:“应该是。这种速度,除了二狗子应该不会有别的了吧。”

  他们走上前把泥团捡了起来,拨开了泥土后发现真的是二狗子。

  由于所有人都在等,王仙仙也不敢耽误,直接把浑身都是泥的二狗子带上了马车,在马车里用手帕一点一点给它清洗。

  二狗子除了像是在泥潭里滚了一圈以外,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它背上那根颜湛亲自系上去的、不准人摘下来的拉风的红绸带不见了,连着那朵金花也没了。

  大概是那些孩子看王仙仙怀里鼓鼓囊囊的以为是钱袋,却不想是一只带着金花的乌龟。他们把金花拿走了,把乌龟丢进了泥里。

  金花没了,王仙仙自然是要赔的,可是她没钱:“大人,你看看我浑身上下有什么值钱的,你看着要呗。”她所幸破罐破摔了。

  经历了颠簸,马车终于行驶在了平稳的大道上,他们已经进城了。

  颜湛将她打量了一番,故意叹了口气为难地说:“仙仙啊,你浑身除了那点好运气真就没什么了。不然你帮大人我算一卦吧。”

  王仙仙想了想,觉得意外地合理,大不了胡诌一个:“成!大人你要我给你算什么?”

  “自然不会比让你算皇上什么时候驾崩简单,等大人我想到再说吧。”

  王仙仙:“……”合理?颜湛什么时候讲过理啊!

  颜湛的马车停在了太守府门前,湘城的大小官员早已等候在此,个个心中忐忑。水患解决了以后就是赈灾查贪污了,他们每个人心里都害怕。

  “大人治水辛苦了,下官已备好薄酒给大人正式接风。”说话的还是湘城太守。他微胖的身子很显富态,但是在颜湛面前十分谦恭,就连对王仙仙也是一样,是个非常会做人的。

  颜湛没有拒绝他们,而是欣然答应,但是也表明查案是要查的,饭也是要吃的。

  许多人听到这句脸色又变了变,只有湘城太守依旧讨好地笑着。

  他们下榻的地方是湘城太守特意准备的一个宅子,距离太守府很近。

  进入湘城第二天,颜湛就开始查账,当天直接抄了一个负责记录粮食入库以及出库的官员的家,并从他手中拿到了一份名单,却没有对外公布。

  在颜湛铁腕一般的严查下,湘城官员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轮到的就是自己。

  而王仙仙也没闲着,被颜湛派去城门口帮忙赈灾了。每日太阳下山的时候,颜湛就会从太守府里出来,顺路领她一起回去。

  可是今日,王仙仙都等得太阳落山了,颜湛还是没有出现。她只好自己回去。

  一直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颜湛都没有出现,连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出现过。

  颜湛没有回来,也没有让人带话说不回来了,王仙仙不敢先吃饭。可是左等右等他就是不会来,饿得受不了的王仙仙准备去太守府找人。

  大人啊,她和二狗子还在家里饿着呢。

  王仙仙来到了太守府,发现太守府内灯火通明。

  看门的人直接将她引到了大厅。湘城大小官员,只要是没有被罢免的都在这里。他们个个神色有些不自然。王仙仙看在眼里。

  湘城太守看见她,立即露出了笑容亲自来迎,问:“王先生,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找我家大人的。”王仙仙回答道。她看了一眼大厅,发现并没有颜湛的身影。又看见大家不太自然的神色,她觉得有些不对劲。

  湘城太守问:“颜大人没有回去吗?”

  王仙仙立即有了不好的预感。她问:“太守大人,我家大人呢?”

  她看向其他人,发现其他人纷纷避开了她的目光。

  湘城太守引着王仙仙坐了下来,亲自给她倒了杯水说:“王先生别着急。我们也只是听到有人报案,说颜大人可能遇刺了。”

  “什么?”王仙仙拿着茶碗的手一抖,茶水全部泼在了身上。

  “王先生别担心。我们去查过了,只有打斗的痕迹并没有见到颜大人。我们已经派人搜查了,应该很快会有结果。”湘城太守安慰道。

  王仙仙听得心惊肉跳:“还有打斗痕迹?”

  “王先生别担心,也许这时候颜大人已经回去了。”

  王仙仙站了起来说:“先带我去打斗的地方看看。”

  湘城太守无奈,只好派人带着王仙仙来到了一条小巷子。这条小巷子就在大路的边上,太阳落山以后摊贩们收摊,路上的行人变少,小巷子看起来就十分隐秘了。

  王仙仙举着灯细细地查看了一下打斗的痕迹。

  湘城太守说得太轻描淡写了。

  地上有掉下来的瓦片,墙上有脚印还有裂纹,最重要的是地上有一滩血迹!

  看到这一滩血迹,王仙仙只觉得脑门发晕,她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颜湛那么厉害,身边还有那么多暗卫保护着,怎么可能会出事,要出事也是别人出事。

  王仙仙带着期待回去,发现颜湛还是没回来。

  为了迎接颜湛,湘城太守特意选了一个大宅子,现在宅子里少了颜湛,王仙仙觉得特别的冷清。

  这一夜,王仙仙觉得特别的冷,抱着二狗子睡了一夜。

  第二日,颜湛还是没有出现。

  王仙仙连去粥棚的心情都没了,一直呆在宅子里,希望看到颜湛回来。

  王仙仙没有信仰,但在不知不觉中颜湛成了她的信仰。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依赖他,现在他下落不明,她忽然心慌了起来。

  这个时候,湘城太守来了。

  王仙仙以为他带来了颜湛的消息,心里又高兴又害怕,却不想湘城太守寄希望于她。

  “王先生,你是京城最有名的算命先生,在赵家村的时候又是一番神机妙算,不知道你能不能算出来颜大人此刻的位置?”湘城太守笑着说道。

  王仙仙觉得可笑,居然连找人也要用算命先生了。她板着脸看着湘城太守那张微胖的脸问:“太守大人怕是不想找,所以要让我来算吧?”

  来了湘城以后,颜湛每天查贪腐,手里攥着一份名单更是湘城官员的催命符。王仙仙也曾告诫过颜湛,他这样那些官员会狗急跳墙,这份名单会为他引来杀身之祸。可是他不听,反而自信得意地说,连皇上都拿他没办法,他怎么会在湘城这种小地方栽了。

  王仙仙当时觉得很有道理,却不想没几天他就遇刺了,还下落不明。

  听王仙仙这么说,湘城太守立即喊冤:“先生说哪里的话。颜大人下落不明我心里急啊,急得吃不香睡不好。能派下去的人手我全派下去了,可是还没有消息,这不是想到王先生神机妙算,所以才来求助的嘛!”

  王仙仙冷着脸不语。湘城太守尴尬地笑了笑却也不生气:“既然王先生没有办法,那么我也不打扰了,还要带人去寻找颜大人的下落呢。”

  王仙仙也没心情理他,心里一直担心着颜湛。周围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昼伏夜出的二狗子现在正在睡觉,王仙仙只好发呆。

  在她心里,颜湛虽然坏,但也是坏到无所不能、无法撼动的,所以她怎么也不相信颜湛那样的人会被别人算计,会被害。

  可是他会在哪里呢?

  真希望自己真的会算命啊!

  再想下去就要胡思乱想了,王仙仙想了想,叫人拿来一个签筒。她是不信这些,所以也没认真。

  若是上上签,她就信,若是下下签,她就不信。

  王仙仙打定主意,闭上了眼摇起了签筒。

  签筒发出哗哗的声响,扰得她心绪不宁。王仙仙所幸睁开了眼,死盯着签筒,直到一根签字掉落了下来。

  下下签!

  王仙仙手一抖,随后又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无所谓地自言自语道:“果然不能信!”

  颜湛还是没有消息。

  由于那一根签的原因,王仙仙开始有点慌乱,就连晚上也睡不着,辗转反侧。

  她望着黑漆漆的床幔发呆,叹了口气一个翻身,忽然发现床边有一个黑影。她吓得大叫了一声。

  难不成是来杀她的?

  王仙仙警惕地一只手抱着被子,一只手在床上摸着,寻找二狗子,准备伺机逃跑。

  黑色的人影坐在床边,伸出了一只手问:“是在找这个?”

  他的声音低沉动听。

  “大人!”王仙仙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在听到他的声音的那一刻,眼睛忽然很酸胀。

  幸好黑漆漆的没人能看见。

  “仙仙啊,我不在的时候你居然没有想要逃跑,大人我很欣慰。”颜湛将二狗子放在了床边,拿起了王仙仙枕边的那一支下下签。

  房间里太黑,看不到字。

  王仙仙换了一会儿,才忍住心中的激动。她尽力保持平静说:“我怎么敢跑。”

  颜湛低笑。

  由于看不见,王仙仙觉得这笑仿佛就在她耳边,脸不由地红了。

  “看来你心情不错啊,一点也不担心大人我。”颜湛拿着那支下下签,轻蹭着她的脸。

  忽然感觉到脸上痒痒的,王仙仙不自在地伸手阻止,一不小心就抓到了颜湛的手。颜湛手一用力,她就扑向了他。

  王仙仙的脸已经红得烧起来了。

  颜湛顺手按住她的后颈,微微抬起头在她耳边道:“嘘——别人让听见。”

  被他“嘘”了一下,不明情况的王仙仙不敢动了。她轻声问被她压在身下的颜湛问:“大人,你是不是偷偷跑回来的?是不是还有人在追杀你?”

  颜湛被她认真的样子逗笑了。虽然被压着,但他显得很惬意,慢悠悠地说:“没人追杀我。这次的失踪是我自己策划的。湘城的几个官员早就有了这个想法,现在我只不过提前让这件事发生了。”

  原来是将计就计。

  “大人居然冒着危险特意跑来告诉二狗子顺便告诉我,真是受宠若惊啊!”王仙仙撑起身子说。虽然带着讽刺的口吻,但是心里却是高兴的。

  “大人我只觉得不该叫你担心罢了。”他说的是实话。

  王仙仙听得心里一动,却口是心非地说道:“大人放心,我一点儿也不担心!大人这样的坏人,应该是祸害遗千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几个人给害了呢!”

  颜湛脸上的笑容由浅转深:“看来仙仙觉得大人我很厉害。”

  王仙仙点了点头:“在我心里大人最厉害了!除了大人,谁敢天天把皇上那啥挂在嘴上啊!不过大人接下来要怎么办?”

  “你再装几天,装成真的相信我出事了。”

  接下来两天,颜湛还是没有找到。湘城派出去找颜湛的人表面上看上去还是一拨又一拨,但实际上松懈了不少,已经渐渐有传闻说颜大人已经遇害了。

  那天晚上之后,颜湛没有再来找王仙仙。

  她一边听着外面的各种传闻,一边装着提心吊胆,甚至在收拾东西准备另寻出路了。她本就是个别人眼中的“江湖术士”,靠山遇害了她当然得跑。

  可是没想到听到她要走的消息,居然有人找上了门,想让她为己所用。

  王仙仙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道:“我是京城最有名的算命先生,要请我可是很贵的。太守大人你知道颜大人给了我多少吗?”没想到有人那么重视自己,王仙仙不害臊地提高自己身价。

  “只要王先生真的有本事,价钱随便开。”湘城太守大概是以为颜湛失踪了,所以对王仙仙也没什么顾忌了,把她当做了一个普通的江湖术士,恩威并施。

  王仙仙没想到成天在颜湛面前点头哈腰的太守大人还能有这般官威,真是个见风使舵的好手。

  听着湘城太守豪爽的口气,大概是不差钱的。

  湘城这些官员贪污的事情她平日里也听颜湛说过一些,听说这太守是其中最厉害的。

  王仙仙忍不住想探探他的底:“太守大人说的是真的?”

  见她有些动摇,湘城太守又摆起了普说:“那也得让我看看王先生的真本事,若是值,钱自然不是问题。”

  “我的真本事,大人在赵家村没见识过吗?”王仙仙放下了手中正在收拾的行礼,气定神闲地坐了下来。

  “那也或许只是运气好,毕竟五五开。”湘城太守道出了真相。

  王仙仙发现自己平日里小看了这个微胖的太守。她想了想,开口说了一句让他勃然变色的话:“我还知道,太守大人做了亏心事,正在想着毁尸灭迹。”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湘城太守眯起了眼睛,有些凶狠地看着她。

  王仙仙回忆起了伽印,说什么话都是说一半留一半,看起来高深莫测,于是照猫画虎地学着说道:“我想知道的我都知道,我不想知道的当然不知道。”

  此时,湘城太守已经起了杀意。

  王仙仙不敢去看他,而是将目光转向门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胸有成竹。她说:“太守大人难道不想找到那两本账本吗?”

  说完,她看向湘城太守,发现他惊讶得一副要跪了的样子,王仙仙心中得意。

  她当然不会算,这些事情都是颜湛那天晚上告诉她的。他说他第一天惩办的那个管账的官员手上的不是名单,而是两本账本,上面都是证据,却找不到了。他在找,湘城太守也在找。他故意制造失踪的假相只是想让湘城太守分心,顾不上找账本。而颜湛自己,在暗中更加好行事。

  事到如今已不需多言,湘城太守对王仙仙十分相信。他放低声音说道:“王先生要是能帮我找到那两本账本,我给王先生的绝对会比颜大人给的多。”

  “看来太守大人赚的不少。”王仙仙笑着道,“现在颜大人下落不明,多半已经遇害,只要太守大人能让我看到诚意,其他的自然不成问题。”

  “好说好说!”

  随后,王仙仙就成了湘城太守的座上客,就连她住的宅子的地契都到了她手上。但是湘城太守也不是傻子,为了防止她把账本的事情说出去,日夜派人看着她,不让她与任何人接触,直到帮助他找到账本。

  虽说被看管了起来,但是有吃有喝还能逗二狗子,王仙仙也不着急。直到有一天颜湛带人闯入。

  紧闭的大门忽然被几个黑衣护卫给打开,随后他们站在两边,一身宝蓝色锦袍的颜湛高雅地走了进来,对着听到动静跑出来的王仙仙说:“仙仙,好些天不见了。”

  王者归来。看到颜湛意气风发,如天神一般走向她的时候,王仙仙脑袋里浮现的只有这四个字。

  “看来这些天你过得不错。”颜湛走近笑着说道。

  失踪了半个月的颜大人忽然回来了,并且一回来就以谋杀朝廷命官的罪名把湘城太守抓了起来。

  颜湛治水的事迹早就传进了湘城里,深受百姓爱戴。这个平日里贪赃枉法的太守居然敢谋杀颜大人?百姓们个个比颜湛还生气,天天去太守家闹事。

  湘城太守百口莫辩,湘城太守才入狱不到一天,颜湛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列出了一系列他贪污赈灾款项的证据。这个湘城太守已经变成原湘城太守了,等待他的将是送京受审,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死。

  湘城百姓拍手叫好,王仙仙看着颜湛回来以后这一系列的措施,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这半个月里,颜湛找到了账本,,并且把证据直接上报了京中。他出现的时候,这些证据早就到了皇上手中,原湘城太守连翻身的机会也没有。

  狱中,原湘城太守潦倒地坐在草堆上,看着前来探望的颜湛,不甘地问:“大人是怎么找到账本的?”他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

  颜湛自然有办法,但是说出来的话,总要让别人不痛快一些:“你忘了,本官我身边跟了个算命先生。”

  想到自己还吃好喝地相待,还送宅子,却没有套出账本的下落,原湘城太守越想越气,竟然一下子晕厥了。

  湘城太守落马以后,颜湛又严惩了一些其他官员。那几天真是一天公布出来一个,百姓们天天围在官府门口看告示。

  治水的事情,叶空一直在做,贪腐也查了,在湘城的事情也差不多了,接下来颜湛只要在湘城负责一下善后,等待新任太守任职就能回京了。

  “大人啊,你知不知道是哪个人那么倒霉会来湘城当太守啊?”王仙仙问。现在的湘城难民依旧很多,然后由于前任太守的贪污,湘城这本账上处处是漏洞,处处需要填补,接任湘城太守一职的要花几年填补这个漏洞。

  颜湛在湘城做了那么多好事,再加上脸长得好,非常受老百姓喜欢,每天只要往门口一站就会引来很多老百姓围观,所以只要没事,他尽量都呆在王仙仙的宅子里。

  王仙仙存了私心,并没有把地契在自己手上的事情告诉颜湛。告诉他了,这宅子还会是她的吗?况且,看着颜湛每天住在自己的宅子里,王仙仙有种圈养了位极人臣的太子太傅的成就感。这种感觉非常好。而颜湛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在王仙仙眼里已经是个被圈养的人了。

  他惬意地坐在院子里品着茶说:“这个倒霉的人,你认识?”

  “我认识?”王仙仙一愣。她认识的人少,认识的能当官的人更少。到底会是谁呢?

  几天以后,王仙仙陪着颜湛在城门口迎接新上任的湘城太守。新太守年纪很轻,看起来与颜湛差不多,浑身一股子书生气。

  王仙仙瞧着有些眼熟。新太守看起来与颜湛是认识的,下马之后就朝颜湛行了个礼然后两人并肩走进了城中。

  王仙仙跟在后面,忽然听见有人在喊她。

  “神算!神算!”

  她一回头,看见随行的马车里探出了一个脑袋,笑得跟花一样。

  王仙仙抽了抽嘴角,她知道新上任的湘城太守是谁了。就是原来的苏州知府苏逑,而马车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观尘。

  因为观尘在苏州城作怪,害得苏州城男女比例失调,许多男子找不到媳妇,苏州城治安几度出现问题。所以上面怪罪了下来,将苏逑贬官了,一贬就到了湘城。

  接下来,颜湛只需要与苏逑交接一下就可以回京了,可是王仙仙迫不及待恨不得马上就走。

  “半仙啊,我瞧着颜大人对你不错,你俩有没有想过在一起啊?”颜湛和苏逑在官府谈正事,闲着无聊的观尘没事就往王仙仙这里跑。

  王仙仙简直是被戳到了心底的痛处。她强笑着说:“我跟大人不可能啊!”大人可是立志要成为未来太上皇的人!

  “怎么不可能?就算是算命的也会有幸福!瞧瞧我跟苏逑现在多好,多亏你当初的指点,真是太神了!”观尘虽然不骗人了,但是那张厉害的嘴没有变。

  王仙仙抽了抽嘴角。这件事她当初不过是随口一说,谁知道竟然成真了呢?

  见她不语,观尘坐在她对面继续说道:“我瞧着你家颜大人比苏逑长得还要好看几分呢!要不是跟苏逑在一起了,我觉着我跟颜大人也挺合适的。”

  王仙仙恨不得把唧唧歪歪不停的观尘按在地上摩擦摩擦:“你这么三心二意,朝三暮四,朝秦暮楚,苏大人他知道吗?”

  观尘看到王仙仙的目光,立即住了嘴讪讪地笑道:“我也就是说说。苏逑对我可好了,我都舍不得回去开会馆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看破红尘。”王仙仙不屑地说道。

  那段事情简直就是黑历史,观尘立即转移了话题说:“我这几天瞧下来发现颜大人真的很宠你啊!”

  王仙仙忍不住挑起眉毛,宠她?

  她从怀里掏出了正在沉睡的二狗子,说:“你看,这是二狗子。原来背上绑着朵金花呢!比我的还大!这才叫惯!才叫宠!”

  “原来仙仙是觉得大人我不够宠你。”颜湛满含笑意的声音忽然响起。

  王仙仙被吓得一抖,随后脸红了起来。她背对着门坐着,根本不知道颜湛回来。

  观尘对颜湛是有些害怕的,所以一见到他立即屁颠屁颠地站了起来恭维道:“大人说的哪里的话,您对她的好,旁人都看在眼里呢,就是她自己不知道。”

  王仙仙背对着他们不语,完全不好意思转身。

  她吃二狗子的醋居然还被颜湛抓个正着,跟一只乌龟争风吃醋,她真是越来越出息了。颜湛笑着看着王仙仙的背影。

  观尘见他脸上笑意很深,继续说道:“大人也别跟她计较。她就是个开窍晚的,早晚会发现的。”

  王仙仙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过身子朝颜湛笑了笑说:“大人,您别听她胡说。”

  “大人我觉得观尘说得很对。”

  王仙仙的脸又红了。虽然观尘还在一边说着,可是她觉得自己与颜湛之间的眼神交流变得有些暧昧。

  “大人都回来了苏逑一定也回来了。苏逑一定在家等我回去吃饭,我先回去了。”得了颜湛的允许,观尘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嘴里还念着,“春天花会开。”

  颜湛看向观尘离开笑了笑,对王仙仙说:“这观尘倒是个妙人儿。”

  王仙仙抽了抽嘴角附和道:“是啊!妙不可言,刚刚还垂涎大人呢!”

  “那仙仙呢?”颜湛问。

  “啊?”王仙仙假装四处看风景。

  门外的风渐渐吹散了她脸上的温度。她才不要成为“想成为未来太上皇的男人”的女人呢!

  湘城的事情交接得差不多了,颜湛和王仙仙终于准备动身回京城。

  订好回京日期的当天下午,观尘就来找王仙仙了,表示她还想再聊五百年。

  王仙仙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听她说话。

  “我跟苏逑准备在湘城稳定下来以后就成亲。”观尘难得露出了小女儿娇羞的姿态。

  “要成亲了?恭喜啊!可是那时候我应该不能来了。”王仙仙由衷地替他们感到高兴。

  观尘叹了口气表示可以理解,随后又说:“人不来,礼也要来,还得是贵重一些的。”

  王仙仙抽了抽嘴角:“你以前也是个清心寡欲的,钱财于你不该如浮云吗?怎么?想趁着成亲拢财?”

  “我也不想的啊。”观尘无辜地说道,“可是苏逑刚来这里当太守,这里又那么穷,什么不需要钱?我也就是想帮帮他。不然你教教我怎么算命?我明天就去摆摊。”

  王仙仙:“……”

  她想了想,从怀里最贴身的地方拿出了一张纸。这可不是普通的纸,而是这间宅子的地契。

  观尘看到以后瞪大了眼惊叹道:“没想到你这么有钱,成亲还送宅子!”

  颜湛不给她钱,王仙仙根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这间宅子虽然好,但是在湘城,她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回来。况且把地契带着,说不定哪天就被颜湛没收了,还不如送给需要它的观尘。

  “这房契你好好收着,就当是我给你们成亲的礼了。要是我有机会再来湘城,这里还得给我住住。”王仙仙有些舍不得。

  “好好好!”观尘一个劲儿地点头。

  很快就到了离开湘城的日子。颜湛离开这天,湘城和附近村子的百姓聚集在了一起为他送行。这场面比当初在苏州城还要大。

  王仙仙回忆着来这里的两个月,心里有些不舍。

  “有机会我会去京城看你的,或者你来玩!”观尘抹着眼泪说道。

  原本只是有些感伤的王仙仙看见她这样,觉得眼睛有些酸胀。

  离开湘城的十来里路上,一直都有百姓。

  王仙仙看着舍不得,干脆拉下了马车的帘子,不去看。

  优雅地坐在马车里的颜湛忽然感叹道:“在这里两个月,大人我也有些舍不得。”

  “大人也舍不得?”王仙仙有些惊讶。她一直觉得颜湛这种做大事的,不会有这种情绪。

  颜湛点了点头:“在这里,我跟仙仙发生了许多事呀。”

  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车轮的声音中,有些模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