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7.4 颜府的日常

仙来后到 墨妍湮 2499 2015-03-23 21:15:34

  自柳琦的及笄礼结束以后,王仙仙天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听到柳琦婚事的消息。可是没过两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太子高灼忽然病了,病得不省人事,太医们却束手无策。

颜湛这两天心情很不好。

他进过几次宫,却被拦在了外面,说太子需要静养。

王仙仙猜测大概是因为亲儿子病了,自己又束手无策,所以他才心情那么不好。

听说高灼得了一种怪病,太医看不出来。

想到精灵古怪的高灼此刻正昏迷,王仙仙心里也不好受,更不知道要怎么劝颜湛。想来想去,她决定把二狗子送过去陪他。

“大人,太子殿下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王仙仙小心地把缩在乌龟壳里的二狗子送到了他面前,然后狠狠地戳了两下二狗子的屁股,想叫它伸出脑袋。

可是二狗子就是不听话,任王仙仙怎么戳,都不动。

颜湛看了,笑了。“好了。”他的手轻抚着二狗子的龟壳。

“大人,太子殿下怎么样了?”见颜湛的神情缓和了不少,王仙仙才敢问。

颜湛摇了摇头。“已经昏迷三天了,那群庸医查不出来。国师说这是***皇上受的,自己会好。”

王仙仙嗤之以鼻。“国师脑子不好别人脑子也不好吗?这种事情也有人信?”

“朝堂里很多人说太子有孝心呢。”颜湛讽刺地笑着,“总觉得这次太子的病有些蹊跷。”

一阵沉默,王仙仙不知道要说什么。

“大人,我明天去庙里给太子祈福吧。”虽然她不信这些,但是眼下唯一能做的只有这个了。

“果然没有白疼你。”颜湛欣慰地说。

这算疼吗?“……”王仙仙看了看一动不动如石头的二狗子背上的金花,心里塞塞的。她的待遇连二狗子都不如,这算疼吗?

“明天我帮你备车,去灵觉寺吧,听说那里的秃驴比较灵。”颜湛说。

王仙仙:“……”大人,你对佛祖好歹敬重一点行吗?

第二日一大早,王仙仙坐着颜府的马车来到了灵觉寺。

这是她第二次来灵觉寺,第一次还是神棍大会的时候。

她为太子烧了一炷长命香。虽然她没觉得会有什么用,但是还是把心里那唯一一点虔诚拿了出来。

求神不如求医啊!

求医!

王仙仙忽然想到了夏舒。她不是邱老太医唯一的弟子吗?邱老太医不是很厉害吗?

“他玉清天尊的!我怎么早没想到!”王仙仙立即从蒲团上爬了起来,将手里的香随手往炉子里一插,转身就要离开。

她一转头,发现伽印正站在门口。

门外的阳光从他身后照进大雄宝殿,让他整个人如同沐浴在圣光之中一样。“这么不诚心,佛祖是不会听到你的祷告的。”

大殿里的香客正好走空,只有他们两人。

想起伽印说太子是替代替皇上受的,王仙仙就一阵来气,走到他身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秃驴!”

平时借她胆子她都不敢。

伽印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看来你是被颜太傅教坏了。”

王仙仙更加来气。“坏?我家大人再坏也没有你坏!太子才八岁,病得那么严重,你居然说他是替皇上受的!脑袋被驴踢了吧?”

她的声音格外的响亮,在空旷的大雄宝殿之中特别清晰,余音绕梁。

伽印被骂得眉头也不皱一下,似乎早已超脱。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拆穿你!”

王仙仙气冲冲地离开了灵觉寺,直奔夏舒的药庐。

夏舒的药庐在城外,十分难找,王仙仙回想着夏舒以前跟她说的地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里。

药庐外是一大片地,里面种的全是草药。

看见王仙仙,夏舒很惊讶,不苟言笑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喜悦。

她将王仙仙请进了屋子,给她泡了一杯自己特制的花茶。

药庐里的陈设十分简单,到处弥漫着一股草药味,淡淡的,一点也不刺鼻。

王仙仙开门见山,说:“夏舒,你知道太子的病吗?”

涉及到了专业问题,夏舒的小脸更加严肃。她点了点头。

“你相信国师说的什么是带皇上受的,自己会好吗?”王仙仙问。

夏舒摇了摇头,认真地分析道:“有些病症是可以传染的,但不可能传染给别人以后自己就好了。”

“是啊!”王仙仙气愤地拍桌,“国师就是个疯子,还总有几个傻子听他的话!”

夏舒被王仙仙吓了一跳。“看来你火气很大,我这花茶清热去火,你多喝一些,走的时候再带一些。”

王仙仙喝了一口茶,顺了顺气问:“那里知道太子得的是什么病吗?”

夏舒摇了摇头。她虽然对自己的医术很有自信,但是绝不自负。“没看到太子的病症,没有号过脉,我什么也不知道。倒是皇后派人来请过我师父。”

“邱老太医?”王仙仙眉毛一挑,好奇地问,“老太医怎么说?也没有办法吗?”

夏舒摇头。“那次我也跟师父去了,可是师父根本没见到太子。皇上听了国师的话,觉得太子需要静养,就不让人随意见了。”

“死秃驴!”王仙仙咬牙切齿地说。

从夏舒的药庐回来已经是下午了,王仙仙有些无奈地回到颜府,发现颜湛外出不在府里。

她想了一下,也觉得太子病得蹊跷,那么活蹦乱跳的孩子怎么可能忽然病得不省人事呢?

夜里,外面动静很大,大概是颜湛回来了。

他这么晚才回来,会不会是太子那边有什么事?王仙仙十分好奇想要去找他却被拦在了院子门口。她发现颜府的守卫变得很森严。

据说,颜大人正在见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

王仙仙第一次见到颜府守卫这么森严,心里禁不住好奇。这位客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颜府的守卫才渐渐撤下。

王仙仙好奇地出了院子四处张望着,隐隐约约看到两个人影,还是两个女人!

“这位可是王先生?”其中一个女人穿着厚厚的斗篷,看不见脸,声音却很好听。

另外一个看起来是她的婢女。

难道颜湛的客人就是这个女人?王仙仙点了点头,打量着她。只见她虽然遮着脸,但是浑身充满着贵气,不是王仙仙在柳府上看到的那些夫人可比的。“请问你是?”

那女子将斗篷上的帽子摘了下来,朝王仙仙敬重一拜,盈盈说道:“久仰王先生大名,今日终于得见。”

待女子抬起头来,王仙仙靠着月色终于看清了女子的容貌。

她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太美了。

就不说什么肤若凝脂了,她浑身的贵气中带着一丝摄人心魄的娇弱,一双眼睛跟含着水一样,被她这么一看,王仙仙立即缴械投降了。

“王先生,这是皇后娘娘。”女子身后的婢女轻声说。

===

3。24日发新文,《病娇乱投医》萌萌的合住文。

偷跑个简介:

岑良从未想过自己的病人会被自己爷爷当作老师请回来供着,自己还得成为她的私人健康助手。这人脑子不太好爷爷你能相信我吗?爷爷说,我不信!我不信!从此,岑良要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等田糕真的如岑良所愿要搬走的时候,岑良说:“你走吧,以后别回来骗我爷爷了。”田糕看了一会儿他的表情说:“岑良,你刚刚表情不对称,显然是在说谎。”男女主都有病,这个时代正常人已经没资格谈恋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