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6.1 炼丹心塞塞

仙来后到 墨妍湮 3866 2014-12-26 23:35:25

  二狗子放在自己身边前有高灼垂涎,后有夏舒虎视眈眈,王仙仙真是一刻都不敢放松警惕。可是等了一夜,颜湛还是没来把二狗子接回去。她只好继续把二狗子带在身边。

太子殿下高灼对着缩在乌龟壳里的二狗子自娱自乐了一个上午。

中午午休的时候吗,王仙仙好不容易从他手上把二狗子夺了回来,带回了房间休息。今天中午,夏舒和柳琦竟然都没有回来。

王仙仙心里纳闷,刚坐下来没多久,就见夏舒急匆匆地跑了回来。

她说,药材丢了,在她们手上丢的。夏舒的脸上难得出现了焦急的表情。

“药材都是你们管的吗?怎么会突然丢了?好好找过了吗?”王仙仙不知道夏舒回来找什么,没有头绪地看着她。

夏舒翻着自己的床铺,皱着眉说:“我们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把药材带回来了,所以回来找找。”

夏舒是个医痴,喜欢医术,喜欢各种药材。而给皇上炼丹的药材许多都是难得一见的,她也有过把药材偷偷带回来研究一夜,第二天再带过去过。

王仙仙觉得夏舒不是会把名贵药材忘记在哪个角落的人。“国师大人知道了吗?”

夏舒摇了摇头。“不过很快国师大人就要来清点药材了,瞒不住,柳琦让我先回来找找。”

没过多久,伽印身边的童子就来了,说是要把童男童女都请过去,还要搜查。

“好的,我们马上就过去。”王仙仙应付完童子,去看夏舒,发现她的医书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了。“还是没找到?”

夏舒摇了摇头。

“那就过去吧,说不定时别人拿走的,搜一搜就出来了。”王仙仙劝道。

说话间,她的手无意碰到了胸口的一块硬物,是二狗子。

不能把二狗子带在身边!不然要是搜身一下子就搜出来了。

看颜湛那么喜欢二狗子,要是二狗子夭折在她手里,或许颜湛也会让她夭折。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我先去了!你赶紧过来吧!”

跑出房间以后,王仙仙怀揣二狗子来到了一个小水池。这是伽印原来养二狗子的地方,里面还有一只乌龟。

她迅速地把二狗子身上那根拉风的红绸带拿了下来,再把它放进了池子里,准备等会儿再来取。

等王仙仙安顿好二狗子赶到的时候,七个童男童女都到了,越王最后姗姗来迟。

他们八个人是除了伽印的人以外,可以接触到药材的。

王仙仙特地注意了一下两个晒药的人,一个是之前与杨迟一起的陆河,另一个就是伽印找来代替杨迟的。

“皇上赏赐的这味药材极为珍贵,大概是你们中间哪个人起了歹心。若是自己交出来,就当这件事从未发生,希望你们可以自觉。”伽印淡淡地说道。一双眼睛明亮且平静,似乎是以尘世之外的身份看着尘世众人。

大家面面相觑。

太子殿下高灼可以说是这里身份最高的人,可是年纪太小,剩下就只有越王了。

“这次炼丹如果出了什么事,圣上怪罪下来,对谁都不好,本王希望你们可以自觉。”说着,越王笑了笑,话锋一转,光明磊落的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不过,就算你们不说,也可以查出来。就这么大的地方,你们能藏哪里!”

王仙仙虽然跟这件事无关,可是感受到越王身上的气势,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大家静悄悄地不语,出了高灼和伽印,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有的是敬畏,有的大概是恐惧。

见大家不说话,越王冷哼了一声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当场搜身吧。男的本王亲自来搜,女的嘛……就让王姑娘来吧!”

王仙仙抬起头对上越王的双眼。她当然不会相信越王是信任她。

见伽印没有反对,越王都动了起来,王仙仙只好也动了起来,把柳琦和夏舒搜了一遍,不过搜的很不走心。

因为她直到不会是她们两个。

也不会是顶替杨迟的那个,他是伽印的 人。更不会是高灼和越王,越王虽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偷药材对他来说没必要,剩下就只有另外一个晒药的人陆河,守夜人莫管,还有负责搬运的崔署了。

到底会是谁呢?

王仙仙什么也没搜到,越王也是一样。

从始至终,伽印都是一副看客的样子,一点情绪也没有。“你们过来的同时,已经有人去你们的住处以及这里各个角落搜查了,不出一个时辰就会有结果。”说着,他抬头看了看日头。

正午的太阳照在他的脸上,让他如同沐浴在圣光之中。

“午休的时间过了,你们回去吧。圣上的丹药不容有失,其他的我会处理的。”他说的时候依旧看着日头,刺眼的阳光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他淡然的语气让人觉得,似乎他已经知道了到底是谁偷的药材。

散了以后,王仙仙和高灼搭伴回到了炼丹室烧火。

不知道是因为小孩子头脑简单,想事情少,还是因为高灼身为太子,这种场面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中午的事情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一回到炼丹室就着急地找二狗子玩儿,闹得王仙仙难得主动用用脑子想捋一捋中午的事情都没心思了。

“太子殿下,二狗子真的不在。明天带来给你。”解散以后,王仙仙就和高灼一起来了炼丹室,根本没机会去池子里把二狗子捞出来。

二狗子估计现在还在池子里喝水呢。王仙仙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心不在焉地过了一个下午,等大家都离开了才偷偷去池子那里接二狗子。

在池子里找了几圈,王仙仙发现,只有一只乌龟,但是不是二狗子!

二狗子不见了!

王仙仙着急了起来,在池子四处寻找着。

二狗子最近越来越调皮了,好在它速度慢,一个下午也不过就能爬几尺。

可是找了一圈还是没有二狗子!王仙仙真的着急了!

“你在找它吗?”

一双白色的鞋子出现在了王仙仙眼前,顺着白色的衣摆看上去。

伽印单手托着一只乌龟,站在那里。

他虽然不是和尚,但是却比和尚更像方外之人。不管在何处,在何时,在何地,只要盯着他看,看久了就会看出禅意。

“二狗子!”王仙仙却是第一眼看到了他手上缩在乌龟壳里的二狗子。

就算没有红绸带,她也能认出它。

听到这么庸俗的名字,伽印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不自然,只是微微一笑,说:“这是一只许愿龟。”

却被取名为二狗子。王仙仙在心里补充道。

“之前,它一直缩在壳里,没有伸出过头。”伽印说。

王仙仙立即想起了颜湛说过的话。据说二狗子是见到她以后,第一次伸出的脑袋。“大概是因为我长得比较讨二狗子喜欢吧?”

“是吗?我却觉得世间万物皆有玄机,或许你们有缘。”伽印不以为然地说,“就如同王姑娘的到来让帝星黯淡了不少,代表颜大人的那颗心慢慢亮了起来一样。”

王仙仙假装四处看风景。伽印说的这些话,她一个字也不信!都是迷信!是他臆想出来的,欺骗愚昧无知的人。

看着她的反应,伽印也不恼。“王姑娘或许不相信星象,但是许愿龟伸出了头却是真的,想必颜大人也知道。”

王仙仙将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伽印叹了一口气说:“国师大人,二狗子真的只不过是一只乌龟,只不过是把脑袋伸了出来而已,你放过它好吗?”说完,她看向伽印掌中岿然不动,如同石头一样的二狗子。

为什么要这样对一只乌龟!它只是伸了一下脑袋,有什么错!

伽印伸出手,将二狗子送到了王仙仙面前。他的动作不如颜湛那般风骚优雅,却带着一种禅意,每个动作都似乎是在完成某种神圣的仪式。

王仙仙接过了二狗子,塞进了怀里,这才安心了。

伽印看着,嘴角再次微微扬起。乍一看是在笑,可是看久了会觉得其中带着一股悲悯。“王姑娘,我很期待有一天,你能跟我谈一些不同的。我对你的一切很好奇。”

王仙仙无奈地抹了一把脸说:“国师大人,你身为一个方外之人对什么事都那么好奇真的好吗?”

“我没有出家,也不是道士,怎么会是方外之人呢?”伽印反问。

“……”剃了个光头装和尚了不起吗?

正当王仙仙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伽印的声音再次响起。

“药材在负责搬运的崔署那里查出来了。他是颜大人派进来的人,王姑娘知道吗?”

她当然不知道。

王仙仙停下了脚步,一脸错愕地转过头,问:“崔署是大人派来的人?”

“不只是颜大人,还有越王,很多人对我这里都很好奇,却又忌惮我国师的身份和能力。”不管说什么,伽印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这次炼丹就是一个好机会,越王和颜大人都想尽办法想让自己的人进来。晒药的陆河是越王的人。”

陆河居然是越王的人?王仙仙瞪大眼睛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杨迟的死。陆河也知道这件事。在我想怎么封口的时候,越王告诉我,那是他的人,不会说出去的。”伽印走到池边俯身,伸手触碰水面。

池子里除了养了乌龟,还有锦鲤。

在伽印的手碰到水面的那一刻,分散在池子四处的锦鲤忽然聚集到了一起,围绕着伽印的指尖,似乎是在争相等着度化。

王仙仙静静地看着这少见的情景,听着伽印的声音。“可是,如果崔署是大人的人,他为什么要偷药材?”

“是越王,引导我查崔署,最终崔署自己说出了实话。这中间有人帮他。”伽印的指尖停在水面上没有离去。红白色的锦鲤映在了他的眼中,成了别样的色彩。

王仙仙没想到这件事跟越王又有关系。他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了使坏啊!“可是帮他的人是谁?”

伽印忽然收回了手,站直身子。一群锦鲤像被石子惊起的涟漪,一下子全散了开。“你说,谁能帮他将药材丢失的事情栽赃到崔署身上呢?”

也就是药材并没有真的丢,而是越王藏了起来,嫁祸给了崔署。

这人难道是……

王仙仙想问,却忽然发现伽印已经走远了。

王仙仙消化着从伽印口中听到的消息,怀揣二狗子回到住处,才想起来伽印竟然没问二狗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或许他都知道?

王仙仙仿佛看到了伽印那置身事外,洞悉一切的眼神,似乎在他眼里,所有的事只不过是一台戏,看客只有他一个。

“王先生回来了啊!”

柳琦和夏舒早就回到了住处。夏舒痛心疾首地收拾着中午被她翻得乱七八糟的医书。

王仙仙朝她笑了笑,然后从怀里掏出缩在壳里跟石头一样一动不动的二狗子在手里把玩着,暗中观察着柳琦。

柳琦虽然是京兆尹家中庶女,行事却很得体,许多嫡女都比不上,而且非常聪明,懂得审时度势,可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帮越王?

“王先生,你怎么了?”察觉到王仙仙的目光,柳琦笑着走了过来说,“听说偷药材的人已经查到了,但是国师不允许声张。”

“哦,这样啊,也不知道是谁。”王仙仙笑了笑,露出了好奇的样子。

柳琦眨了眨眼,说:“管他是谁呢,跟我们无关。”她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豁达。

=====

又是一章量很足的将近四千字! 就是这么任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