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5.5 炼丹不太平

仙来后到 墨妍湮 3974 2014-12-24 02:40:53

  第二天她到炼丹室的时候,里面早就被收拾好了,一点痕迹都没有,但是没有痕迹不能代表事情没有发生过。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仙仙又被请到了伽印那里。

“听说,昨天傍晚炼丹室差点起火了。”伽印依旧站在一棵树下。

王仙仙点了点头。从第一次见到伽印,他说她感应不到她,知道她曾经懂命理,王仙仙就很怕他。

“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我希望不会有影响。不过看你今日好多了。”伽印看向她,一双清澈眼睛里静的不起一点波澜。

王仙仙听得一惊,以为自己昨天和颜湛靠二狗子传书的事情被发现了。

大概又要抄规矩了吧。

“三遍?”她带着希冀问。

却不想伽印想说的并不是这件事。“你精神恍惚导致炼丹室差点烧了起来,本该重罚,不过看在你奋力补救的份上,就抄个七遍吧。”

“国师大人……”王仙仙想了想,决定还是认了。她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她的疏忽。“七遍是不是太多了?一个中午抄完没人受得了啊!”

“你不是一般的人。”伽印看着她笃定的说道。

王仙仙语塞,顿了一下才叹出一口气说:“国师大人,难道就因为天上的几颗星星闪了闪,动了动,你就觉得我不是一般人?你别傻了好吗?你要相信理学,相信一切是可以解释的!”

伽印纹丝不动,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玉清天尊啊!不仅颜湛有病,这个国师并更重,快来救救她!

整整一个中午,王仙仙好不容易才抄完了七遍,哆嗦着右手回炼丹室。

伽印的炼丹房人本就不多,王仙仙一个人走在小径上,总觉得有人跟着。想到杨迟的死,她心里越来越害怕,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可是那种被人跟着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

王仙仙忍不住就要跑。

忽然,她真实地感受到有个人就紧紧地跟在她身后。她浑身冰冷。

“唔——”

一只手捂上了她的嘴。

王仙仙不停地挣扎着,想要看清身后人的脸,可是怎么也动不了。看着眼前慢慢变幻的景象,她发现自己被拖到了晒药的地方。

她心中冰凉,害怕得发抖,可是嘴被捂着怎么也喊不出来。

忽然,浑身的桎梏松开,王仙仙僵直地倒在了地上。在巨大的恐惧之下,王仙仙觉得手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王姑娘,别害怕,是我。”

越王的声音在王仙仙耳边响起。

原来是越王,她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

其实最大的恐惧来源于未知。知道是越王之后,王仙仙没那么害怕了。“越王殿下,原来杨迟是你杀的吗?”她双手撑起身子,坐在地上仰视着他。

其实她在心里也怀疑越王,就连昨晚,颜湛在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一反应也是越王。

却不想越王忽然笑了,笑容中带着鄙夷和不屑。“王姑娘,不,或许叫王先生会更加尊重,没想本王小看了你,事到如今你还要装。”

“装?装什么?”王仙仙一愣。

越王上前一步,俯下身子,将王仙仙完全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说,颜湛让你做这些到底有什么阴谋?破坏了炼丹对本王没好处,可是对太子也没好处,颜湛到底想怎么样?”

越王居然怀疑是她?难道真的不是越王?王仙仙解释道:“我?不是我啊!颜大人他什么都没让我做!”

越王显然不信。他眯着眼睛,面露威严。“不是你?不是你,你怎么可能那么巧出现在杨迟死后没多久?而且昨天傍晚,炼丹室差点烧起来你也在。”

这些,王仙仙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该说自己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怎么,解释不出来了?”越王冷冷地说。

“巧合!我只是碰巧在而已!”王仙仙苍白地解释道。

越王的手慢慢掐上她的脖子。“信不信本王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虽然知道这样解释根本没有用,但是王仙仙还是在极力辩解。

“真的不是我!”感觉到越王的手触碰到了她的脖子,王仙仙浑身紧绷,抿了抿唇忽然反问,“越王殿下难道不知道我是京城最有名、算命最准的王半仙吗?”

越王的手没有用力,却也没有拿下来。

王仙仙见起作用了,努力让自己镇定了下来,直视着他说:“如果我告诉越王殿下这一切是我提前感知到的,越王殿下会相信吗?”

“提前感知?”越王皱起了眉。

王仙仙点了点头,心中在请求玉清天尊保佑。

虽然将信将疑,但是越王还是缓缓地松开了手。

王仙仙摸着自己的脖子,警惕地看着越王。

“那到底是谁?”越王皱眉沉思,似在自言自语,似在问她。

王仙仙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只是个神算,不是神。国师大人那么神通广大,照样在他的地盘上发生了这样的事。”

越王沉默了一会儿,又看向她问:“昨天傍晚的火真的是意外?”

王仙仙一愣。颜湛昨晚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可是她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我也不太确定,那个时候我精神可能有些恍惚。”

之后越王没有为难她。

王仙仙回到了炼丹室,高灼早已坐在炉火前。

“小心点,别坐那么近。”她将高灼朝后拉了拉。昨天傍晚的事她还心有余悸。

高灼看着她眨了眨眼,问:“你的手怎么又开始抖了?”

王仙仙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解释说:“中午又被国师大人罚了。”

“因为昨天傍晚的事情?”高灼问。

王仙仙挑眉看向高灼,见他支着下巴打量着她,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你怎么也知道这件事?”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别小看我,我可是太子。”高灼故意板起脸,老成地说道。

王仙仙想起了杨迟死的那天,高灼就在她身边。“那你还知不知道别的?”

“哼!”高灼扭头,“不告诉你!”

王仙仙:“……”孩子果然还是孩子啊。

跟颜湛联系上以后,王仙仙心里轻松了很多,晚上一回去就觉得昏昏欲睡。想着夜深人静还要好一会儿,就决定先睡一会儿,没想到这一睡就过了子时三刻了。

完了!

王仙仙立即翻了起来,跑了出去。

果然,绑着红绸带的二狗子缩在壳里,静静地在围墙下沐浴着月光,如同一块石头。

红绸带下没有字。

哄了几声,二狗子还是静得如一块石头,王仙仙抓着它晃了晃,直到它的脑袋从乌龟壳里伸了出来。

大人,今夜有事,我耽误了一下。今天越王找我了,他以为是我做的,所以应该不是他。

写完纸条,王仙仙立即戳着二狗子的屁股,让它钻了过去。

她可以想象到颜湛那张笑得动人又渗人的脸。

王仙仙不自觉地搓着手心等待着,心里求玉清天尊保佑。

不一会儿,二狗子驮着纸条慢悠悠地回来了。王仙仙打开纸条却发现上面只有一个字——哦。

“……”

原本她以为好歹会有“呵呵”两个字,却不想只有一个“哦”。

流言止于智者,聊天止于呵呵,千言万语止于一个“哦”字。

太残忍了。

王仙仙想了想,在纸上写下一句话:炼丹发生的事太多,我想出神了没注意时间,大人啊,二狗子最近是不是胖了些?

写完后,她小心地将纸条绑在二狗子身上。

二狗子钻过去以后很久都没有动静,王仙仙忍不住将耳朵贴着墙,听听动静。

该不会是走了吧?

过了一会儿,她的脖子都酸了。

大概真的是走了。

王仙仙讪讪地缩回脑袋,心情有些低落。

这个时候,二狗子忽然爬了过来。

王仙仙一喜,将它拿了起来却发现纸条还是原来的纸条,颜湛似乎根本没打开过。

大人,你不要祥瑞了吗?王仙仙可怜兮兮地写道。

二狗子还是原封不动地把纸条送了回来。

不会是走了吧?

王仙仙把二狗子掉了个头,想让它再钻过去,可是二狗子怎么也不肯了。王仙仙着急得恨不得把它塞过去。

可是围墙外一点动静也没有,二狗子也跟睡着了一样,王仙仙等了一会儿,无奈地把二狗子带了回去,偷偷地养着。

幸好二狗子懒,平时缩在壳里一动不动的。王仙仙偷偷摸摸地把它带在身上带进了炼丹室。

吹了大半夜的风,让她有些头晕,不过温暖的炉火让她好受了许多。王仙仙心不在焉地加着柴,心里在想要怎么讨好颜湛。

“仙仙,你有东西掉了吗?”一旁自娱自乐的高灼忽然问。

高灼学着颜湛喊她仙仙。

王仙仙不走心地摇了摇头。

“那这只乌龟是哪来的?”一旁自娱自乐的高灼声音忽然比平时大了许多。

王仙仙一个激灵,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发现空空的。她转头,发现高灼抓着红绸带将二狗子提了起来送到了眼前仔细地看着。

“这乌龟是我的!”王仙仙仔细地看了看左右有没有人。

高灼水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二狗子说:“是你的啊,给我玩玩呗。”

王仙仙一口拒绝。“不行!”

“仙仙,我好久没吃肉了……”高灼忽然撅着嘴,委屈地说道。

王仙仙一惊,也不顾什么身份,一把将二狗子抢了过来,说:“太子殿下,这可是大人养的,吃不得!”

在王仙仙手里的二狗子不安分地爬着。

“师父养的啊……”高灼的小脸上一阵失望,“那算了。”

王仙仙松了一口气。

“那给我玩玩?”高灼眨着眼睛,期待地说。

“不行!”

高灼也不恼,反而老成地瞥了她一眼,问:“国师大人知道你偷偷跟师父见面了吗?”

王仙仙气愤地咬了咬牙,压低声音说到:“太子殿下,我跟大人联系也是为了你。你不能这样出卖我和大人。”

“乌龟借我玩一会儿。”高灼执着地说。

两人僵持了一阵,最终王仙仙败下阵来。“就一会儿!不准靠近炉火!”

高灼心满意足地接过了二狗子。虽然二狗子早就又懒懒地缩回了乌龟壳里,他一个人玩的也十分高兴。“这乌龟有名字吗?”他问王仙仙。

“有。”

“叫什么?”高灼好奇地问。

王仙仙看了二狗子一样,又看了高灼一眼,觉得难以启齿。二狗子这名字一定拉低了整个乌龟界名字的水平。“它叫二狗子。”

“真难听。”高灼皱起了眉笃定地说,“一定是你取的吧!”

“……”早就知道会被冤枉。

王仙仙很庆幸二狗子是一只一身懒骨的乌龟,而不是猫啊狗啊之类的,不然根本藏不住。可是,二狗子这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忽然就会钻出来的生活习性也让她很头痛。

她连着等了两夜,也没有等来颜湛把二狗子接走,反而是让夏舒和柳琦发现了二狗子。

“王先生,你偷偷抓了国师大人养的神龟?”柳琦惊讶地问。

这的确是伽印的乌龟,可是不是她偷的。王仙仙解释说这是她捡回来的,让她们不要说出去。

柳琦很聪明,话也不多,王仙仙很放心。反而是一旁一言不发,眼冒金光的夏舒让她很不安。

夏舒看着二狗子,幽幽地说道:“龟甲,味咸平。主漏下赤白、破症瘕核疟、五痔、阴蚀、湿痹、四肢重弱……这龟甲是上品!”

“不可以!”王仙仙死死地护住二狗子躲开夏舒的目光,“你要是敢动它我跟你拼命!”

夏舒眼睛一亮,说:“等你很久了!来!看看到底是我的医术厉害还是你厉害!”

王仙仙:“……”玉清天尊啊,她又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

仙来完稿啦!就在23号,所以庆祝一下放个大章。将近四千字呢!虽然我更新的时间不固定,但是每次量都很足的呀。

全文大概16万不到,有两个番外,其中一个是苏州城那个观尘仙姑的。

希望稿子不要改动太多!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