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4.5 童男童女

仙来后到 墨妍湮 2847 2014-12-07 17:25:42

  第二天,炼丹正式开始,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童男中,陆河和杨迟负责晒药,崔署负责搬运柴火以及药材,名字很奇怪的莫管负责守夜,高灼和童女里的王仙仙一起烧火。懂得医术的夏舒负责配药,柳琦当她的助手。

王仙仙和小小的高灼两人蹲在巨大的炼丹炉面前,认命地做起了生火的工作。高灼只有八岁,而且贵为太子,论年纪论地位,还要论颜湛的叮嘱,王仙仙都要照顾着他,不让他动手,

好不容易将火升了起来,望着这要烧七七四十九天的火,王仙仙觉得很无趣。

“太子殿下,太傅大人和皇后娘娘没教过你小孩子不能玩火吗?”看着高灼兴冲冲地往炼丹炉底下加柴火,火苗直往他手上窜,觉得心惊肉跳。

高灼讪讪地收回了手,朝她笑了笑说:“爹只告诉我要注意越王。”

这一声“爹”听得王仙仙心惊肉跳。她立即捂上了高灼的嘴,看了看左右低声说道:“太子殿下,虽然你是未来的皇帝,有钱又优势,也不能任性。这种话不能瞎说,让别人听到就不好了。”这种皇家秘闻她真的不想听。

高灼眨了眨黑亮的眼睛表示知道,等王仙仙松开了捂着他嘴巴的手,又说:“好的,我以后只跟你说。”

王仙仙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心里塞塞的,觉得需要找夏舒配点药吃。

“咦,怎么没见到越王?”她转移了话题。

高灼笑呵呵地看着王仙仙回答说:“国师大人说他不是童男,身上有浊气,不得接近丹药,让他打杂。”

王仙仙立即想起了昨晚颜湛告诉他,越王十三岁的某一天,发生了一些事情,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

“炼丹房里有三不,不准嬉笑,不准大声说话,更不准打闹。”高灼支着下巴看着她提醒,“你在想什么?”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他知道?王仙仙转过了头却看见了越王正拿着扫帚走进来,面色不善。

看到王仙仙,越王冷冷地瞥了她一下。

越王心情不好,这个可以理解。所以王仙仙完全不在意,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十三岁那年的冲动,我懂的!”说完还朝他眨了一下眼。她早已将炼丹房的规矩抛诸脑后。

越王沉默了一下,回忆了一下自己十三岁的事情,然后猛然想了起来,英俊的脸红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几眼,然后离开了。

不是所有人都像王仙仙一样会忘记炼丹房的规矩。

午时三刻,这个砍头的时间是炼丹房童男童女吃饭的时间。

才烧了一上午火的王仙仙只觉得自己眼睛被熏得有些发胀,肩膀也有些酸。想她在遇到颜湛以前,也是个普通百姓,生火干活都做过,才被富养了几天,这些都做不惯了。

王仙仙没有吃上午饭,因为她被带去了伽印那里。

“国师大人,你找我什么事儿?”面对伽印,王仙仙总有些说不出的害怕,这种害怕不同于对颜湛的害怕,而是一种对于未知的敬畏,因为他看起来太神秘了。

伽印静静地立在一棵柳树下,一双眼睛非常平静,似乎是在漠然地看着众生往来。

他身后那颗普通的柳树如被他点化了一般。

王仙仙的心难得平静了下来,也不好意思问伽印是不是要讨回二狗子。这样的人总不会那么小气吧?

“我曾说过,这里的人是不准出去的,可听说王姑娘昨晚出去了。”伽印问。

王仙仙很机智地抓住了“听说”这两个字,心里猜测着伽印会是听谁说的。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再加上你上午在炼丹房中嬉笑,就罚你不吃午饭,罚抄炼丹房的规矩吧。”伽印从身后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纸和笔。

王仙仙猛然想起越王离开时那暗戳戳的样子,猜想大概是他告的状。“是我的错,下次不敢了。我就抄个十遍吧?”她暗骂自己太大意,小看了越王,生怕伽印让她把那“三不”抄个百遍。

见她认错态度良好,伽印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说:“十遍太多了,就抄个五遍吧。”

王仙仙忽然觉得伽印也挺好的。原本她以为伽印只会往上加,却不想他只要她把“三不”抄五遍。加起来也没多少字。

“国师大人英明!”

之后,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那“三不”是精简版,伽印让她抄的的是完整版,足足几千个字。

抄了一整个中午,王仙仙手抖着去烧火。

休息的点还没过,炼丹室里没有其他人。

中午吃饭没看见王仙仙的柳琦因为担心,拉着夏舒来找她正好看见了她颤抖的手。“王先生,你的手怎么了?”

也就是抄了点书。看见她们来,王仙仙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仰起头问:“抖得很厉害吗?”

柳琦点了点头。

一直不语的夏舒从怀里掏出了银针,捏在手上说:“小事,我给你扎一针就好了。”

“不用了。”王仙仙立即将手缩到了背后,站了起来。

“真不要?扎一下很快就好了?”夏舒疑惑地问。

王仙仙摇头。

柳琦看着好笑,说:“王先生,你别在意,夏舒也是关心你。”

王仙仙笑着点头。她的关心她要不起啊!

柳琦拉着夏舒与王仙仙聊了没几句,休息的时间就结束了。其实柳琦和夏舒挑拣药材的工作量也很大又繁琐,只是柳琦性子好、有耐心,而夏舒一看到医术药材就来劲,两人做起来也没那么辛苦。

休息结束,太子高灼面无表情地回来,坐到了炼丹炉前的小凳子上支着下巴。

“太子殿下,你怎么了?”王仙仙压低了声音,关切地问。一是因为颜湛让她好好照顾太子,自己有事太子都不能有事,二是因为太子毕竟只是还不到十岁的孩子,因为各种原因还要跑来炼丹受罪,让她看着心疼。

高灼双手支着下巴,看着炼丹炉,慢慢地皱起了小脸。“我饿……”他幽幽地说道。

“饿?太子,你不是去吃午饭了吗?”王仙仙不解地问。中午抄了五遍的规矩,她再也不敢忘了,说话都是轻声细语。

高灼点了点头,扁着嘴,越来越委屈。

“哪个不要命的偷减了你的饭?”看着高灼委屈的样子,王仙仙心都软了。

高灼摇头。

王仙仙不明白了。

“我想吃肉。”高灼转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说。

这七七四十九天,每天都是吃素的。王仙仙以前只是个普通百姓,没有钱每天吃肉,所以吃素也没觉得不习惯。而高灼不一样。他每天在皇宫里吃的都是最好的山珍海味,现在每天馒头稀饭小青菜,头一回吃可能觉得新鲜,可是连着吃就受不了了,再加上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光光馒头稀饭小青菜肯定是不够的。

要是有人偷减了他的伙食,王仙仙还可以去帮他告状,可是要吃肉,她真的帮不了了。

高灼满怀希望地看着她。

王仙仙皱着眉想了许久,说:“太子殿下,要不你忍忍?今天熬过去只剩四十八天了。小孩子吃太胖以后娶不到媳妇的。”

“我不要娶媳妇,我想吃肉。”

看着高灼的肉嘟嘟的脸鼓成了包子状,王仙仙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劝道:“太子殿下,忍忍就过去了。都是国师大人不给你吃肉的,你记着,回去找皇后娘娘和太傅大人告状。”

扁着嘴的高灼忽然问:“你跟国师大人有仇吗?”

王仙仙被问的一愣,随后立即解释道:“怎么可能呢!我对国师大人尊敬还来不及呢,哪可能有什么仇啊!”以后对小孩子说话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她不小心说了颜湛的坏话被颜湛知道,她不就死定了?

“太子殿下,你不饿了吗?”

高灼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虽然他只有七八岁,但是很懂事。他看着王仙仙加柴的手问:“你的手怎么了?”

王仙仙叹了口气说:“我中午没吃饭。”

高灼又叹了一口气。

===

月底就要交稿了还有一半没写,好多天没码字了好焦虑_(:з」∠)_

不过昨晚把凤三那个文设定给改了。大家还记得那个死要钱的ji院老板凤三吗?本来吃心写完要写这个的结果去写了种田,这篇文一压再压,然后又遇上了和谐,ji院老板这个设定不行,我花了一晚上时间给改成了戏园老板!是不是很机智!凤三已经投稿去了,如果能过明年就能跟大家见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