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来后到

2.1 国师非和尚

仙来后到 墨妍湮 2447 2014-11-01 09:28:16

  京城里忽然出了大事,新上任的户部尚书吕录被行刺了,弄得京城的官员个个胆战心惊,出门的排场都大了许多。

“什么?”当颜湛带来这个消息的时候,王仙仙惊讶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没想到吕录这么个老老实实的人也招人记恨。

颜湛与她关心的似乎不是一个点。“仙仙真是神算啊,这都被你给说中了。”

“我……我……”王仙仙我了几次都没我出什么。她当初只是胡说,这实在是太巧合了。

“我一会儿要去看看吕录,你跟我一起去吧。”颜湛靠近她说道。

想到吕录对自己那排斥的样子,王仙仙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吧。我怕我去刺激了他。”

“注意,我这不是建议,而是命令。你觉得你有资格拒绝么?”颜湛一双眼睛幽深,又闪着一抹光亮,如同未干的墨点儿。

王仙仙:“……”没有。

最终,王仙仙乖乖地跟着颜湛来到了吕府。吕录是新任的户部尚书,正得皇上宠爱,各大小官员也懂得见风使舵,所以来得十分勤快。

吕府的门口停着各种轿子。

王仙仙跟着颜湛被人带着从正门光明正大地插队而进,引得其他人纷纷投来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但是敢怒不敢言。

不该静悄悄地从侧门什么的进去么?真是太嚣张了!颜湛对这些目光置之不理,嘴角带着笑似乎很享受,但是王仙仙却觉得如芒刺在背,很不好受。

果然,做坏人是要有良好的心态的,事实证明她还是个老实的好人。

去见吕录的时候,王仙仙还是因为自己的乌鸦嘴有些愧疚的,可是见到吕录靠在床上精神还不错的样子,她就一点都不愧疚了。

“大人,她怎么也来了?”显然,吕录对王仙仙依旧很不友好,但是这耿直的性格王仙仙很喜欢,觉得比颜湛那个疯子可爱多了。

王仙仙朝吕录得意地笑着说道:“我来看看那个不信我的话,最后倒了大霉的人现在怎么样啊!”

“你、你……”吕录忽然找鞋要下床,似乎是要跟王仙仙拼命。

“大人,他要伤害祥瑞!”王仙仙躲到了颜湛身后。

见她躲到了颜湛身后,吕录自然是不敢闹了,乖乖地坐回了床上。

听着他们的聊天内容王仙仙才知道原来吕录被刺杀是有原因的。成为户部尚书之后,吕录掌管着国家财政大权,为了个整个光华国,他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从减少贵族开支开始。政策刚出来就遭到了贵族们的反对,随后就出现了刺杀事件。

王仙仙在一旁听得唏嘘,看了看吕录,又看了看颜湛,心中感慨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可是再听下去,王仙仙忽然觉得吕录也不是什么好人了,不过颜湛的心更脏。

“好在有颜大人提醒,事先做了准备,也没有伤的太严重。”吕录道。

颜湛点了点头,即使是坐在凳子上,也是雍容华贵。“这次的事件已经引起了皇上的重视,我们也是将计就计,越王怕是又要损兵折将了。”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大人英明。越王居心叵测,妄图夺得太子之位,名不正言不顺!”说到这里,吕录有些激动。

王仙仙默默地摇了摇头。吕大人啊,你大概不知道你面前的颜大人根本看不上太子之位,而是要皇位和整个后宫啊!

“这一次,越王那里肯定会有人出来顶罪,也不知道越王准备放弃谁。”说着,颜湛看向了王仙仙问道,“仙仙,要不然,你再来猜猜看?”

王仙仙早就将头转向了门外,装作看风景。

就在这时,吕府的下人禀报说越王前来拜访。

颜湛笑了笑道:“请进来吧。”

吕录已经躺了下去。

“没想到颜太傅也在这里啊!本王来得真巧!”越王高册人未至,声先至,中气十足,带着朗朗的笑声,十分光明磊落。

王仙仙没有被这假相迷惑。越王身为颜湛的敌人怎么可能如表面上这么简单?

“越王最近应该很忙吧?”见到越王高册,颜湛只是站起身。

他身为太子太傅,论辈分比越王高。

对于颜湛这不阴不阳的话,高册也没有动气,只是爽朗地笑了笑说道:“托颜太傅的福,还可以。本王这次来主要是关心关心吕大人,也不知伤的怎么样。”

“参见越王。”吕录艰难地爬起来却被越王阻止。

“吕大人还是躺着养伤好了。吕大人身为国家的栋梁,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损伤,让亲者痛仇者快啊!”

王仙仙觉得自己快要听不下去了。这些人说话拐弯抹角一点都不爽快。

颜湛笑了笑,说道:“怕只怕,仇者更痛啊。”

“呵呵……”越王笑了笑似乎根本不在意。

“仙仙,你过来。”颜湛忽然把在一旁看戏的王仙仙叫了过来。

王仙仙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越王应该见过,我府上的王半仙,这次多亏她提醒,吕大人才能勉强躲过这劫。”颜湛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显得十分亲切。

“哦?看来颜太傅找到了个妙人儿!”越王打量着王仙仙。

颜湛看了王仙仙一眼点了点头道:“简直是妙不可言。”

在越王的打量下,王仙仙觉得很不舒服。她没想到颜湛竟然这样把她推了出去,心真脏啊!

在随后的谈话中,越王表现出了对王仙仙极大的兴趣,三番两次看向正在假装看风景的她。王仙仙全当不知道,心中早就把颜湛给骂了无数遍。

越王走后,王仙仙终于爆发了。“颜湛!”

正在与吕录说着什么的颜湛转过头看向她笑着问道:“仙仙,你刚刚说颜……什么?”

王仙仙吞了口口水道:“大人。”

颜湛满意地点了点头。

“颜大人,你为什么对越王那样说?还让不让我活了?”王仙仙继续质问。

“大胆,居然对颜大人如此无理!”身为颜湛的死忠的吕录看不过去了。

王仙仙白了他一眼道:“你印堂的黑气还没全消呢!别这么嚣张!”

吕录被气得说不出话。

这是,颜湛笑了笑说道:“仙仙,你难道不觉得我说的都是事实么?”

事实?王仙仙想了想。好像的确是事实啊……

“可是你也不该把我推出去,没看见越王后来看我那眼神么!”王仙仙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自己特别无辜。

这时,颜湛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连眼睛都弯了。他上上下下地看了王仙仙几眼说道:“仙仙啊,可能是你想多了。越王可看不上你,除非他哪天忽然喜欢萝卜了。”

“噗——”连吕录都笑了出来。

“你才萝卜!”王仙仙的脸顿时黑到了极点却又不敢拿颜湛怎么样,于是看向在一旁笑得十分灿烂的吕录阴测测地说道,“小心倒霉!”

然后,吕录的脑袋就撞到床了。

户部尚书最近真是多灾多难。

很快,户部尚书遇袭的事情被查了出来,幕后黑手竟然是一个侯爷。一个侯爷就这么被拉下马了,王仙仙不得不感叹政斗的可怕。

只是颜湛似乎还不是很满意,说那只是越王的一枚弃子,根本没伤到越王党的元气。

对此,王仙仙只能呵呵一笑,心中感慨:心真脏。

===

新浪微博:墨妍湮RN

欢迎来找我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