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放来男神让我来

第十八天:拯救江凡大作战

放来男神让我来 真假公主 3099 2015-03-21 18:50:02

  夜深了。

来电铃声把萧茉一下子惊醒,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萧茉的声音还有些发黏。

“萧茉,我是唐可。你快点来桐仁医院吧,凡他喝酒喝到胃出血却死活不肯接受治疗,一直嚷嚷着你的名字,你快点来吧~”对方焦急的声音让萧茉瞬间清醒。

和好的契机来了。不过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迅速涌上心头的焦虑。

“好好好,我马上到!!”萧茉挂掉电话,风似的穿好衣服出了门。

打开房门,一片银白,在路灯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此刻的雪花已经肉眼可见了,积雪竟然到了脚踝。萧茉深一脚浅一脚的出了门,脚印杂乱无章。

桐仁医院。

“哎呀你俩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啊,凡酒量特别好,几乎都没喝醉过的。”唐可急急忙忙的跑到前台,秀眉微皱,“你怎么成雪人了,这样下去你再感冒发烧晕过去,我这一天就该忙乎你们两个了。你快把大衣脱了,小王快点拿个毛巾过来。”前台的小护士立刻跑去了值班室。

雪花片片,染白了萧茉的头发,化成水后顺着他留海的发梢缓缓滴下。留海下的双眸,清澈,深不见底。虽然五官分明,但过于消瘦的面庞总会刺痛人心。他脱下大衣,简单的擦拭了一下头发。

“他在哪?”微启双唇,萧茉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惊到了唐可。印象中的萧茉,从不会给人压迫感。而他擦拭微湿的头发时性感的模样竟让唐可也失了神。

“哦,你跟我来。”唐可回过神来,转身一路小跑。

“你看看他,半死不活的躺在病床上像什么样子,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落魄的德行,可他死活就是不让我们治疗。”唐可重重的叹了口气。旁边站着一溜医生,束手无策的样子让人误以为病人得了什么绝症。

姜凡侧着头蜷缩在床上,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紧闭却颤抖的双眸和毫无血色的面颊嘴唇宣告着他正在忍受多大的痛苦。他紧紧的捂着胃的位置,却没有哼叫一声,只是微弱的喃喃着,“茉茉,茉茉……”

萧茉隐隐感到自己的胃也开始抽痛。

有一瞬间,他是情不自禁的走到姜凡身边,俯下身来,挪开他紧紧捂住胃部的手,一只手握住姜凡的双手,另一只手轻轻的揉着他的胃,“我来了。你别紧张,先治病好吗?”

手上传来熟悉的温度,姜凡努力的睁开双眼,“呵呵,我好像出现幻觉了。茉茉,我错了,原谅我好吗。茉茉,你在哪……”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只剩下双唇在一张一合,终于没了声息。

“唐可,他这是怎么了?!医生,医生!”萧茉慌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就不动了像死了一样。萧茉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握住姜凡握的更紧了,双眼通红的大喊着,“姜凡!姜凡!你别吓我啊姜凡!”

“没事没事,他只是疼晕了。你先跟我出来,让医生们好好治疗就行,你放心没有生命危险。”唐可拉起萧茉向病房外走去。萧茉还是不断的回头,看着医生们给姜凡戴上各种仪器,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你先穿上凡的外套吧,不要感冒了。”唐可的办公室里,唐可拿着一杯咖啡和一件大衣一起递给萧茉,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谢谢。”萧茉的语气这么沉稳到让唐可觉得不适应。“你是医生?”

“……你反射弧也太长了吧!”唐可揉揉太阳穴。今天这两个闹别扭的家伙快把自己折腾出鱼尾纹了,“我穿着白大褂难道是在玩制服诱惑吗?”

“以你的性格有可能啊。”萧茉马上接了一句。

“还真是你的性格才会说出来的话,这样才像你嘛!”唐可看萧茉恢复正常(?)

也终于放下心来。

“不跟你开玩笑了,姜凡怎么了?”萧茉微微一笑,但笑容有些无力。

“这我就要问你了,”唐可眉毛一挑,“你把他怎么了?”

“我能把他怎么样,今天有点事情理念不合吵了一架。”萧茉有点不自然的一句话带过。

“就这些?”唐可明显不信。

“然后把他赶出了宿舍。”

“还有呢?”

“还有,就是拒绝了他的道歉礼物。那是因为他真的太过分了。”萧茉说着不走心的喝了一口咖啡,“啊烫烫烫!”

“你们两个啊,就是活该!”唐可嘴上一点也不饶人。因为工作而盘起的秀发多了几分知性的魅力。“今天凡竟然约我吃晚饭,我还以为太阳是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一起升起来的呢。结果倒好,吃饭的时候他一句话都不说,吃的特别猛,还把红酒当白水,不一会就喝了两瓶。那是82年的拉菲啊,没过一会就走路有些不稳了。结果他接了手下人的一个电话之后脸色更难看了,我估计就是你把礼物给退回去的事让他知道了。然后他就硬拉着我去酒吧,到了那什么也不干就是要喝酒,一杯一杯的把我吓坏了。等他真的喝多了就靠在我身上,一直喊你的名字,然后就开始狂吐,胃口绞痛,我把他送来医院他还死活不肯接受治疗。真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想的。”唐可一肚子苦水,越说越生气。

“我今天可能是说话有些绝情,但也是因为他太过分了。姜凡这个人,目无法纪为所欲为,看起来绅士优雅,其实骨子里特别混蛋。你不知道,他今天仅仅因为一个人的嘲笑就差点把那个人打死!亏他还是个警察!你没看到他当时有多么凶狠,真的是想致人于死地……”

“那是因为他有病!”唐可突然打断了萧茉的话。

“他就是有病,你也这么觉得是不是。”萧茉终于找到知音。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凡患有暴虐症。”唐可的声音柔和下来,语气里却掩饰不住的心疼。“凡小的时候因为一件事情而留下了心理阴影,从此只要开始打架就很容易失去理智,几乎就会本能般将对方杀死来保护自己。他看过很多国内外知名的心理医生,但是都没有效果。那件事情对他的影响过于深刻,那种恐惧是抹不掉的。”

“什么……”萧茉的心脏又一次绞痛。他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只想强迫自己去忽略这种感觉,强迫自己去相信他不过是逢场作戏的高手。

“凡其实是个很可怜的人,他连母亲的面都没有见过,母亲就过世了。那个时候姜伯父的势力还在发展当中,凡的母亲也是因为在奔波(其实是逃亡)的途中被仇家杀害了,那个时候凡出生还不到一个月。虽然仇人被绳之以法(其实是被姜父所杀),但没有母亲还是让他生活的很辛苦。所幸姜伯父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妻子没有再娶,倒也没让凡受什么委屈。就这么一个儿子,有点王子病也是很正常的。他的家庭环境很复杂,从小就要学会保护自己。你也知道的嘛,财阀家庭都这样。”差点说漏嘴,唐可马上圆了回来,“我们两家是世交。凡的父亲曾经救过我父亲的命。那个时候我父亲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后来在姜伯父的帮助下,我父亲拥有了自己的医院,我们家族也慢慢发展起来。我和凡是青梅竹马的朋友,比起夫妻还是做哥们比较好。因为太了解,太透明,做夫妻总感觉怪怪的。爱情不是需要什么所谓的神秘感嘛!”

“没想到我们同病相怜。这个身世真不适合姜凡,他应该是一个人人都羡慕的富二代才对。其实他应该也很痛苦吧,每天装出一副无所不能可以随意被依赖的样子。等到他伤心的时候,连个可以依靠的肩膀都没有。真是个笨蛋。”萧茉黯然。

“今天的事情其实都是误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的感情的。以后就麻烦你好好替我照顾他了。”唐可严肃的拍了拍萧茉的肩膀,一副委以重任的样子。

“我们有什么感情,革命友谊吗?”萧茉“腾”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你自己都脸红了就不要再欺骗自己了。既然两情相悦,就痛快的在一起吧。”唐可瞥了他一眼,“别婆婆妈妈的跟个小媳妇一样。”

“你才是别开玩笑了!我们两个都是男人!”萧茉觉得芒刺在背。

“那怎么了,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你能不能别跟个老古董一样。两个人在一起幸福就行了,跟性别没关系。”

“怎么可能没关系!”

“不就是不能要孩子吗,还能给计划生育做贡献呢。还能领养个孩子,也算是为社会福利事业做贡献了,一举两得的事情。”

“唐可你别开玩笑了!”

“我哪里有开玩笑。同性在一起除了爱爱的时候插的地方和异性的有点区别之外就完全没有不同的地方了,你别歧视同性恋好不好。”

“我去,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和姜凡一样下流!”

“哦?凡已经对你下流过了?”

“唐可可!”

“我叫唐可,不叫唐可可。我不是咖啡,谢谢。”

“你信不信我把咖啡泼到你脸上!”

“随你的便,我是黑带九段。”

“啊啊啊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