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放来男神让我来

第十七天:第一场雪 滚出宿舍

放来男神让我来 真假公主 2381 2015-03-20 18:50:02

  笑吧,全世界都会陪你笑的;哭吧,哭的时候就只剩下自己了。

至少,姜凡还没有找到那个可以陪他哭的人。而他,也从来没有哭过。不会哭的人怎么会需要别人陪哭呢?

没有人值得你流泪,真正值得你流泪的人一定不希望你哭。

可是,姜凡哭了。混着酒精,在唐可的怀里,眼泪无声的滑落。那个值得他流泪的人,那么狠的刺痛着他,一针一针扎入心房。

……

将小雪送回孤儿院,萧茉和姜凡就此分道扬镳。

转身时帅气洒脱的绅士笑容,在转身后荡然无存。

回到那个二人曾斗嘴不休的简陋宿舍,萧茉推开门,发现里面属于姜凡的东西都不见了。消失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痕迹。

“姜凡的人还挺利落。”萧茉冷笑一声。手机铃声响起,在屋子里显得更加冷寂。

“少爷,您给的电话已经查明。手机卡未记名,但是已经查出信号由国安处发出。我们想要实施监听,但是被国安处截断了。可以确定的是青龙帮一定和国安处有联系,不久前韩风帮他们走私过一批毒品。由此推断,属下怀疑电话号码可能是韩风或者其手下人的。”

“这件事老头子知情吗?”萧茉的目光中没有一丝温度。

“国安处最近正在打击黑道,已经陆续除掉几个国内主要大型帮派。但由于青龙帮帮主金盆洗手,现在所有事物均交由他的儿子姜凡处理。此人做事滴水不漏,思维异常缜密和活跃,目前国安处没有有力的证据所以迟迟未下手。据属下所知,韩处长为此大发雷霆,一直大骂韩风办事不利,不配做他的儿子。由此看来,韩处长若是知道韩风可能与青龙帮勾结,那演技未免太好了些。”

“老头子的脾气我还知道,除了女人方面犯过错,其他的原则问题他碰都不会碰。你说,如果让老头子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和黑帮同流合污,是不是很有趣?”萧茉的嘴角扬了起来。

“一旦证据充足,扳倒韩风指日可待。”

“只是扳倒他可没意思,我还想看他生不如死呢,呵呵。”萧茉的眼神狠厉起来,“看来,我得去努力收集证据了啊。”目光投向墙壁上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再怎么提醒自己要无欲无求放下一切,可当复仇的机会突然降临,一切都是他妈的扯淡,复仇才是唯一的执念。仇恨,是不会尘封的。

“安排几个人待命。”得找个契机和姜凡和好才行啊。

“是,少爷。”

挂掉电话,萧茉的头脑更加清晰。滚他妈的乱七八糟的感觉。我是萧茉啊,我怎么可能会动感情呢,还是对一个男人。呵呵。看来太想利用姜凡,都有些假戏真做了呢。

“请问萧警官在家吗?”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我就是,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萧茉略带疑惑的打开房门。瞬间,那张阴冷的可怕的脸恢复为单纯帅气的阳光面庞。

“哎呀萧警官真是一表人才,怪不得我们家少爷对您哎哎哎……”那个“一见倾心”还没说出口,门口满面春风的小个子就嚎叫着被旁边一个虎背熊腰的人拎到了一边。

“萧警官您好,我是宏杰集团的总经理助理,我们姜总经理让我们替他转达,在您这叨扰良久,所以让我们送些小礼物过来聊表心意。”身高两米的大汉声音虽然粗犷,但是却不失礼貌。他说着欠了欠身子,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萧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刚刚完全被他的虎背熊腰遮挡住的“小”礼物:四个工人举着的长3米,宽高2米的大箱子。

“这,这里面不会是姜凡本人吧……”萧茉瞪圆了眼睛。姜凡会做出这么俗套的偶像剧桥段吗……

“萧警官您说笑了。这里面是我们总经理今天买的衣服,他说您穿一定合身。”彪形大汉努力微笑着,血盆大口总让人觉得他是不是要吃人。

萧茉想起来,今天在阿玛尼买衣服的时候,姜凡每件衣服都要了两套。原来他是……

“你们拿回去吧。告诉他,人民警察不是那么好贿赂的。以为这样我以后就不会管他让他以警察的名义为所欲为了吗?”萧茉一脸正气。

“萧警官您说的哪的话,我们总经理可没这个意思。求求您收下吧,总经理说了,如果我们今天不能成功送达,我们今天就得下岗~求求您了,收下嘛~”彪形大汉竟然晃动起庞大的身躯握着萧茉的手撒起娇来。

“得得得,我收下了我收下了。”萧茉尴尬的笑着终于挣脱了大汉的魔爪。

一行人如释重负。

萧茉指指刚才被大汉拎到一边的小个子,“朋友,这些衣服我就转赠给你了。”

“哎呀,萧警官您这是什么意思……”大汉急的直搓手。

“哎呀你别着急,不是我不想送给你,是这个尺码你真的穿不了。”萧茉表示无可奈何。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好了别‘哎呀’了。等以后有合适的尺码了我一定送给你。”萧茉同情的拍拍大汉的肩膀,但是拍的自己手心疼。

……少爷一直说这个条子是火星思维,今天终于长见识了……大汉也被雷的外焦里嫩。

“萧警官这我可不敢要,总经理一定会炒了我们的!”小个子五官都要害怕的扭曲了。

“他给我的东西我收下了,既然已经是我的东西了我为何不能转赠给你,他凭什么炒你?”萧茉的歪理邪说总是让人无言以对。

“可可可……”

“渴了?要不进屋喝点水?我这地方太小,要不去局里坐坐吧?”萧茉笑容灿烂的不含一点杂质。

进警局?我们进个警察宿舍就够够的了,我们可不是少爷,有胆子混在警察堆里。大汉赶紧赔笑,“萧警官我们就不打扰您了,那我们先回去了,回见啊~”

“呼呼”,萧茉只感觉到一阵风刮过,再睁开眼睛时连个人影都没了。跑的还真快啊……

萧茉突然觉得有点冷。

冰冰凉凉的东西落到嘴唇上。他轻轻舔了舔嘴唇,抬头,发现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正慢慢的飘落。

“下雪了。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呢。”萧茉自言自语,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什么。

今天,是平安夜啊。

可自从母亲过世后,萧茉连春节都没有再过,又怎么会在乎一个外国人的节日。

萧茉感觉好冷,寒气好像直接进入了骨髓。

是因为站在门口有过堂风吗?萧茉觉得好笑,自己怎么会傻到在这里冻着看雪,马上关了房门进了宿舍。

他不愿意承认,那种寒冷,不是从外面进来,而是从心里散发的。

今天,他把母亲去世后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从心里赶走了,并且决定利用他。这就注定了,他的心不会再暖。已经锈蚀的心脏,还能跳动就不错了,怎能奢望它还有一丝温度。

他更不愿意承认,他虽然把那个人从心中赶走了,可他的影子还是留在那里,让自己更痛,更冷,更感受不到任何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