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放来男神让我来

第十三天:小魔女又出现了!

放来男神让我来 真假公主 3409 2015-03-15 18:44:02

  小陈收到礼物之后激动地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脸色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原来萧茉是不好意思了,以他的性格也难怪。小陈想着想着就幸福的笑出了声,动手开始拆包装袋。

“哇,好漂亮的包!”小陈看到礼物的一刹那就喜笑颜开。珊瑚粉色的亮皮表面和黑白色的包带拼接的十分有时尚感,没有多余的装饰,大气中彰显品位。一看吊牌,天啊是香奈儿的限量版!萧茉也太大手比了吧。哎呀真是讨厌,没想到他外表这么阳光,竟然是闷骚型的。小陈娇羞的低下了头。可是仔细一看吊牌,品名是“再也不见”。死萧茉真是没情趣,挑选礼物都不会挑。包装盒里还有一张金灿灿的精美贺卡。小陈打开之前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老天保佑我吧,萧茉一定会告白的。”然后,她鼓起勇气,迅速打开了贺卡:

“小陈同志: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但是请原谅我不能接受你的爱。这份礼物名为‘再也不见’,预示着收到礼物的人可以放下心中所想,很快遇到崭新的幸福。也请你不要再执着,因为,我不喜欢女人。祝你幸福。 署名:Mr。NO。Left”

贺卡中,除了最后的署名是萧茉的“真迹”之外,都是姜凡瞎编乱造的。

“萧茉你个混蛋!!你个大混蛋!呜呜,不喜欢我也不能用不喜欢女人这种理由来搪塞我啊,不就是不想让我缠着你吗,我才不会缠着你呢!呜呜呜呜……”小陈把包狠狠的摔到地上,蹲下来哭的昏天黑地。

当然,罪魁祸首姜凡也并没有好过到哪里去,惊险的“S路惊魂”把一向淡定的姜凡都吓到了,帅气的脸一片惨白。

萧茉还有一个幼稚的报复行为,就是抢夺了姜凡的眼镜要他做个“睁眼瞎”。姜凡对小羔羊超差的洞察力也表示醉了,陪他玩起了瞎子摸象的游戏。这么久了还没发现眼镜是平光的吗……

生活归于平静。姜凡渐渐习惯了萧茉的傻,萧茉的真,萧茉的炸毛,萧茉的火星思维,萧茉的一切……第一次觉得每天上街巡查,做做文件什么的平淡日子比在“公司”里处理各种血雨腥风的事情的生活幸福一百倍。有时候姜凡甚至会什么都不想,只想陪着萧茉当一辈子的小警察,再也不去做那些提心吊胆的事情了。他不是害怕那种生活,他只是担心,总有一天他会对萧茉摊牌,一身正气的萧茉会容忍身边有一个黑帮分子存在吗……所以,在摊牌之前,一定要得到他的心。即使得不到,就算要把他囚禁在自己身边慢慢让他屈服也不能放开他。

感情的事,就像买衣服,看上一件喜欢的,其他的衣服都像抹布一样再也入不了眼了。姜凡也动过心,却从没有一次有想和身边的这个人共度一生的想法。他甚至会去幻想求婚的场景,度蜜月的场景,甚至领养孩子后每天争吵谁送孩子上学的场景。聪明如姜凡,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世界观中真的多了第四种人:爱人。

可是,进展实在是太慢了,太慢了。姜凡并不担心无法和韩组长交代,他从不会害怕某些事情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他只是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路出马脚,萧茉,就会离他而去,越来越远,再也抓不到……

也许,还要再升温。

姜凡竟然沉不住气了,他要尽快筹划一些实质性的事情了。

天气越来越冷,转眼街上的姑娘们就脱下了裙子,换上了毛呢大衣和羽绒服。

“小陈,把这份资料……”

“滚!”

“哦。”

像这种萧茉刚开口和小陈说话立马就被呛的日子从礼物事件之后一直持续到现在。虽然萧茉也不好意思和小陈说话,但毕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萧茉也不想搞得太尴尬,一直主动搭话却一直被泼冷水。看来小陈的怒火是不会轻易下去的。萧茉也不想去解释了,肯定越描越黑。

一开始所里的同事们还会拿这件事逗闷子,但时间长了大家也见怪不怪了,只知道警局里干练开朗的小陈最近气压低,走动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有一团乌云在她头上飘着,基本都绕道而行。

“小萧,你和小姜在一起呢吧?赶紧回来,所里有点事。”刘扒皮一个电话吓坏了萧茉,什么事啊把外面正在执勤的人都要叫回去,赶紧拉上姜凡的手扭头就往所里跑。

被意外拉住手的姜凡心里真是吃了蜜了,不过还是故作镇定,“怎么了?”

“我哪知道,刘队说所里出事了让马上回去,你快点跑。”萧茉气喘吁吁,还不自觉地拉着姜凡的手奋力奔跑。

我已经,让你这么自然的依赖了吗?姜凡的嘴角翘了起来,“是啊,能出什么事呢?”毫不慌乱的语气并没有引起萧茉的注意。姜凡当然对发生了什么事了如指掌。

警局里。

“怎么又是你!”萧茉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一个小魔女正坐在沙发上“无邪”的看着他的手。

他顺着小魔女的眼神看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拉着姜凡的手,马上松开清了清嗓子,“小雪啊,你怎么来派出所啦?”

“我来派出所自然是因为我遇到麻烦了呀!茉茉哥哥你好笨哦!”小魔女嫌弃的撇撇嘴,然后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兴高采烈的扑到了姜凡的怀里,“姜凡哥哥我好想你哦~”

姜凡顺势抱起小雪,“是吗?几个月不见小雪长高了呀~”

“哪有长高,明明还是个矮冬瓜。”萧茉受伤的小心灵虽然遭到了重创,但是那“父女”俩明显又忽略了他的存在。

“这小姑娘说她迷路了,但是就是不说自己家在哪里,非要你们带她回去。你们赶紧去执行任务吧。”刘队大吐苦水,显然在萧茉他们回来之前被这个小魔女折磨的不轻。他摆摆手,揉揉太阳穴都疼的头转身进了办公室。

其他的同事也都是报以同情的目光,看样子小魔女没少在警局里折腾。

“小雪怎么会迷路了呢?”姜凡宠溺的看着小雪。

“你说你都是十来岁的姑娘了,怎么连家都不认识呢?再说你上次不是自己打车回去的吗,这次不知道打车回去吗?你妈妈呢,你爸爸呢,他们就放心你一个小姑娘每天在外面上蹿下跳?而且这这么多警察叔叔警察阿姨,你干嘛不让他们送你,我们在外面执勤很忙的知道吗?”萧茉看着这个小魔女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孩子忒不可爱。

“因为其他的警察叔叔阿姨们没有咱俩的‘好口才’。”姜凡平淡的一句话杀伤力可不小,萧茉的脸立刻就红了。

再看小雪,被萧茉一顿数落之后眼里噙满了委屈的泪花,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雪乖,不哭了,你肯定是想我们了才会来的吧。茉茉哥哥刚才是在跟你开玩笑呢,他惹哭了小雪就该罚,一会怎么罚随你处置,现在我们送你回家好吗?”姜凡明媚的笑容堪比春风。

“呜呜,嗯,还是,还是姜凡哥哥最好了,嗯,小雪不哭了,一会罚茉茉哥哥……拉钩……”小雪抽泣着委屈的和姜凡拉钩约定。

“喂,我好像还没有同意吧……”萧茉像个冤魂一样做着无效的抗议。我承认我错了吗?我允许惩罚我了吗?姜凡说的是痛快,敢情不是折腾他!

“姜凡,你如果在你的公司和下属用现在这种语气说话,估计你们公司就要臭死了,因为所有人都要被你恶心的连前天的饭都吐出来!”萧茉对姜凡这副无害的表情恶心的要吐血。

“我都不知道我公司的员工消化系统这么不好,前天的饭还没消化。我会考虑提升对他们的待遇的。”姜凡儒雅一笑。

“你听别人说话都不听重点的吗?!”

“小雪,你家在哪里呀?”自动忽略了萧茉。

“呃,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是在市中心,咱们先去市中心好不好~”继续忽略萧茉。

“你能从市中心走丢到四环开外,你一个小姑娘脚程还不错啊,既然那么厉害干嘛还让人抱着,自己下来走吧。”萧茉也知道自己不该和一个小丫头较劲,不过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厉害了。

“茉茉哥哥,我想让你抱~”小雪张开双臂,水汪汪的大眼睛纯真无比。

“我才不抱,自己下来走。”萧茉不理会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紧接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更加水汪汪了,瞬间又噙满了泪水。

“小姑奶奶我真是怕了你了。”萧茉可是害怕她嚎啕大哭,这么多同事看着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把一小丫头怎么着了似的。立刻乖乖的从姜凡怀中接过小魔女。

萧茉也不会真的和小雪较劲。这是他救下的生命,他还为她受了伤,“熊掌”半个月前才拆掉。其实他对小雪还是十分关心的。不过可能是气场不和,两个人一见面必定吵架。出奇的是小雪竟然和姜凡格外的投缘。

“小雪你是猪吗?怎么这么重!”萧茉还不忘反击。

“小受哥哥你是陈赫那种笨蛋吗?哼,小受哥哥原来能抱动我啊,我还以为你弱不禁风呢。不过你太硌了,姜凡哥哥还是你抱我吧~”小雪刚到萧茉怀里几秒钟就重新回到了姜凡的怀抱。

萧茉愣在了那里。她不是在试探我的力气,她不是在试探我的力气,她不觉得我是什么什么受,她不觉得……可是再怎么自我催眠,事实还是如此啊!我很娘吗?我很娘吗?!

“小雪,如果你再叫我什么受一类的,我才不管你是男是女,是人是妖,我一定会掐死你。”萧茉的自尊心严重受挫。

“不会的,你没那么大力气~”小雪非常自信明媚的昂起了头。

“没关系,小雪你想叫他什么就叫他什么,他听我的。”姜凡安抚了一下小雪,看着炸毛的萧茉用口型说,“我是债主。”

流行语依然有效。

该死的债主!再熬不到一个月就可以解脱了。萧茉无奈的看着这对“恶魔父女”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