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花开满楼孽语生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481 2016-04-19 22:22:41

  回宫的路上韩宛如和元朗合乘一辆马车,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韩宛如望着依旧热闹的大街,百姓并不知道帝后遇刺的事,他们热情的高呼着皇上万岁、皇后千岁。

马车缓缓驶入宫门,失望吗,韩宛如如此自问,习惯了失望也就不觉得希望了,白贵妃携嫔妃前来相迎,面上的笑有几分真,她不想深思,告别皇帝和那群憎恶她的女人在云萍的引领下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依旧是冰冷冷的没有一丝情感的金丝笼,退去宫女侍人,她坐在铜镜前打量着自己,镜中的女子没有一点生气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身后一张英俊的脸庞不合时宜的出现,冷酷的眉眼熟悉又陌生,看着她的目光犹豫、矛盾、复杂,韩宛如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苦涩一笑,什么时候开始她竟不敢直视他的冷漠残酷,要用这种幻象来自我安慰。

韩宛如伸手去摸镜中的人,喃喃自语:“我是不是对韩阳太绝望了,所以梦中的人才会换成你,元朗,什么时候我才能斩断你和我的孽缘将你还给幽歌姐姐?”

“当朕的皇后就让你这么难以忍受吗?”

不是幻觉,韩宛如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瞪着镜中的人:“皇上?”

“朕在问你话,当朕的皇后是不是让你难以忍受。”元朗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换做以前他一回宫定会去御书房处理奏折,可这次脑子里全是韩宛如山洞里声声泣血的质问和离去时倔强不甘的身影。鬼使神差的放心不下,鬼神神差的担心她心情好坏,鬼使神差的希望她能心甘情愿当他的皇后。

“如果宛如说是,皇上会放了宛如了吗?”

“不会!”元朗想也没想的拒绝,不管是为了云幽歌还是为了如今的那一点意外的动摇,他都不会让韩宛如离开,除非死亡他不会再让她离开皇宫半步,更不会给她第二次逃跑的机会。

韩宛如自嘲的笑笑,如果不能抗拒,那就要学会妥协,悬崖上她名义上的丈夫也曾发自真心的想要救她,冲着这一点真心她也该忘记他的戏弄。

“皇上腿上有伤不该久站,臣妾扶您到床榻休息。”

元朗看着面带微笑的韩宛如不解道:“你不恨朕?”

“皇上没有错,臣妾为何要恨皇上。”

“朕毁了你的人生。”

“皇上没有毁掉臣妾的人生,毁掉臣妾人生的是命运,皇上,你信命吗?”

“朕只信自己。”

韩宛如脚步顿了一下,扶着元朗到床边坐下,她蹲下身子准备替元朗脱鞋,元朗伸手制止她的行动,用眼神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

韩宛如犹豫会,在离元朗一步距离的旁边坐下。

元朗看着谨小慎微的韩宛如,也不勉强:“皇后,如果,朕是说如果你不是做朕的皇后,你会去做什么?”

韩宛如低下头默不作声,她猜不透元朗一再试探她背后的意图,难道,韩宛如突然想起自己逃跑被抓包的事,皇上是在秋后算账?

元朗看穿韩宛如的小心思,难得耐心的解释道:“朕不会计较你逃跑之事,你把心好好的放回肚子里,朕只是单纯好奇你没有皇后身份的束缚会去做什么。”

韩宛如半信半疑,但还是决定说出内心的想法:“如果没有身份的束缚,宛如会去一个有山有水民风淳朴的地方,简单安静的过一生。”

“就这样而已?”

“对,就这样而已。”

“宛如有一颗金子般纯净的心,遇上朕大概是你这一生最大的不幸。”元朗揉了揉韩宛如柔软的青丝,心中暗下决定,不到最后一步,绝不轻易启动血阵。

各怀心思的两人格外和谐的谈着“如果”,虽然知道那憧憬的美好离现实太过遥远,可还是忍不住心驰神往。

莫名的情愫在两人心里悄悄生根,那是同生共死后的默契,那是不可逆转的宿命,那是天意。

云幽歌看着卦象,这是她入世前为自己算的卦:花开满楼孽语生,移花接木凤泣血,草木逢春徒欢喜,镜花水月终是空 。她从前参不透,可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花满楼孽缘生,凤呈祥凤非凤,前缘再续徒欢喜,竹篮打水一场空。

天意真的不可违吗?云幽歌看着窗外初露残缺的月亮,心慌乱不已,元朗回宫三天却不曾来看她一眼,元朗、小韩,你们背叛我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