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缘定三生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517 2016-04-14 11:44:27

  秦路遥抱着必死的决心跳下悬崖,幸运的是被中途的一个树给接住,她还来不及庆幸天上掉下个不明物,在她毫无防备的状况下身体再次下跌,然后便是一声巨响,她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只受了一点皮肉伤,原来是身上缠着的绑带救了她一命,只是如此一来除了里面的红肚兜她几乎无衣可穿,而那件骑装早被划得面目全非根本不能穿,这般走出去只怕会被民风保守的世人浸猪笼。

韩宛如查找一下四周希望能找点什么来遮挡一下,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她低头一看惊骇的发现居然是一个人。

壮着胆子她把人翻过来,错愕的发现,这人竟是元朗,探其鼻息还有气,没死却受伤严重,难道是被人打落山崖的?

韩宛如不敢逗留太久,她怕自己昏迷时间太长敌人很快追过来,救不救元朗成了一个艰难问题。救,意味着她要承担双倍的风险;不救,她对不起云幽歌。看着浑身血迹的元朗,韩宛如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终简单的给元朗包扎了一下伤口,销毁了自己和元朗的痕迹,然后背起他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天大亮,韩宛如累得几乎虚脱,她意外发现一个可以藏身的小洞口,将元朗平躺放下,摊在 地上大口喘气 。

元朗的伤口还在渗血,韩宛如恢复些许体力后便出去找草药,她不知道元朗是目送她离开的。虽然曾真昏死一段时间,但在韩宛如踢到他的瞬间他就醒了,他很想知道在这种困境下,韩宛如会不会丢下她自己逃命。

等了很久,韩宛如都没回来,元朗失望的挣扎起身,洞口有脚步声,元朗不敢冒险,他躲在唯一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等着来人进来。

对方逆着光看不清模样,但元朗还是一眼认出韩宛如,嘴角微微翘起,这一刻他心情极好。

韩宛如进洞没发现元朗,第一反应是元朗被抓了,她颓然的蹲下为自己没保护好元朗自责。

“你手里是什么?”元朗从阴暗中走出来,俊朗的脸血色全无。

韩宛如闻言惊喜的抬头:“你没被抓?”

“你很失望?”就像一个别扭的孩子,明明很高兴对方的反应,却要说着违心的话。

韩宛如没理会元朗的丑脸,她扬了扬手里的草药:“我很厉害吧,这都是我找到的。”

元朗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凑合。”

韩宛如露出一个极灿烂的笑容,这可是元朗第一次夸奖她,虽然依然恶毒,但并不妨碍韩宛如的心情。

没有任何的扭捏,韩宛如将草药捣碎敷在元朗大大小小的伤口上。元朗十分好奇,按理讲韩宛如面对他luolu的身体应该害羞才对,可她这样子仿佛根本没将其放在眼里。是她阅人无数不屑他的身材还是她根本就是个木头?在最后一处伤口也处理好后,元朗也没能肯定答案。

“皇后似乎很淡定?”

韩宛如不明所以的望着元朗,她包扎的不好吗还是这人又想趁机刁难她?

“皇上臣妾愚笨,有话请您直说。”

元朗看着一头雾水的韩宛如,瞬间觉得自己多想了,于是换了个委婉的问法:“你经常给人包扎伤口?”

“皇上是第一个,不过以前在韩家雪莲姐姐天天给我伤口换药时间久了也就学会了。”

“你以前受过重伤?”

“不然皇上以为我是如何失忆的。”韩宛如一笑带过,再不提从前。

吃过一些干粮,韩宛如累极靠着石壁休息,元朗看着面前的女子蓬头垢面衣不蔽体一身狼狈的样子,心中第一次有了愧疚,他想着要不要这么放她离开,刚有这个念头立即被他否定。为了幽歌他可以死,同样的为了幽歌他可以让任何人死,哪怕这个人是韩宛如,他缘定三生的女人。

一觉醒来韩宛如觉得神清气爽,再看看元朗发现他缩倦成一堆紧紧抱着身体,仿佛正在承受极大痛苦。

韩宛如走过去唤了两声没回应,她看元朗面色呈病态的红,额头冒着虚汗,用手摸了摸他头额,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伤口发炎引起高烧。

韩宛如捡了些干树枝和干草,用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升起一堆火,将元朗移到火堆边,可元朗不经意间说出的冷字让韩宛如深感无奈。

韩宛如将仅有的一袋水拿出来沾湿一根绑带放在元朗的额头,元朗突然伸出手将其将向自己,韩宛如猝不及防想要起来却被紧紧抱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