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第六十五章脸厚心黑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629 2016-06-28 15:33:54

  韩宛如不可置信的瞪着元朗,想从他冷漠的面孔里找到些什么,可对方的段数太高,她终究是别过脸。以命换命,衣袖中的手不自觉的颤抖,她不是不可以死,只是没想到自己对元朗而言终究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心突然痛到无言,她还是太高估自己的存在了,目光落在一身是血的云幽歌身上,又有一些安慰,如果真能换回她一命,那自己也算对得起她的救命之恩。

“好!”没有一丝不甘,没有一丝怨恨,韩宛如目光清澈的直视元朗“若这是救云姐姐唯一的办法,宛如愿意。”

“你、”元朗震惊的望着韩宛如,他知道在他的强势威压下韩宛如迟早会答应,只是他没想到她会这么痛快的点头,仿佛不知以命换命的意思,仿佛这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干脆的令人生疑她不是要去送死,而是要去远游“你当真愿意为幽歌去死。”

韩宛如站起身,浑身散发着神圣的光芒,能将最阴暗的角落照亮,这样的韩宛如美得不可方物,美得让人自惭形秽。

“皇上何必自欺欺人,宛如是人,最普通的人,贪生怕死是人之常情并不可耻,可宛如不会忘记花满楼里是云姐姐救了险被玷污的宛如,龙台殿里是皇上不顾性命之危替宛如吸出毒血。现在云姐姐有难,于情于理宛如都该挺身而出。宛如相信皇上不是山穷水尽不会出此下策。”皇上在您说出以命换命时你就已经斩断了宛如对这世间的最后一点留恋,宛如已无路可走。

面对如此懂事的韩宛如,再铁石心肠的人也该融化了,元朗觉得自己太污秽不堪,他几乎是逃出的房间,望着即将开始的满月,心再次刺痛,好像有人在拿刀挖他的心肝。不能动摇,不能后悔,若有来生,他愿用一切来补偿。

神州第一巫师卜算子已将祭祀台搭建好,只待元朗将两位女子带来。

祭祀台在皇陵的最高处,这里有许多被迫殉葬的妃嫔、奴仆每到夜间阴气十足,特别是十五月圆之夜,在这里开启禁术再适合不过。

天亮元朗以先皇托梦思念儿子要其亲临皇陵守孝一个月为由,带着韩宛如光明正大的离开皇宫。太后、恒亲王收到消息显然对元朗的说辞产生怀疑,但元朗保密功夫做的极好,他们探听不到半点消息。

恒亲王想以同样的理由随行皇陵,岂料皇上居然让其坐镇京城,美其名曰保护皇城保护太后。

恒亲王气得差点吐血,宇文辰手握五万大军驻守城南郊外,魏虎臣手握三千禁卫军将皇宫护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皇上摆明想把他困死皇城,居然还不要脸的说让他坐镇京城,简直是脸厚心黑到极点。

太后起初十分高兴,终于有机会拉皇帝下马,可冷静下来才发现元朗挖了个大坑等着埋她们母子俩。若她们按兵不动就只能眼睁睁错失良机,若她们敢有不轨之举城外五万大军就会成为斩杀她们母子的刽子手。洞悉元朗的心思,太后气得砸了她最喜欢的一套茶具。

元朗当夜将云幽歌先一步送往皇陵,自己和韩宛如一出皇城即刻扮成普通百姓,快马加鞭赶往皇陵。

两天一夜终于在十五这天赶到皇陵,韩宛如脸色憔悴嘴唇发白,她理解元朗救人心切的心情,一路上虽然辛苦却也咬牙坚持下来。到了目的地整个人瘫坐在台阶上,两腿内侧血肉模糊沾着里裤每摩擦一次都疼得要掉眼泪。

元朗不放心韩宛如一人在此,他将韩宛如抱起直接朝最高的祭祀台走去。

韩宛如没有矫情的说要自己走,反正快死了,她真的没必要再折*磨自己的身体,双手环住元朗的脖子,韩宛如将脑袋埋进元朗宽阔的胸膛里。两天没洗澡元朗身上的味道绝对算不上好闻,一滴泪毫无征兆的落下,韩宛如知道自己并非自己表现的那般风清云淡,她骨子里害怕的要死,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死,哪怕这世界不值得留恋,哪怕这世界没有一个人会在意她。

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为什么爱上的每一个男人都会在她心坎上插一刀?难道她上辈子做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事这辈子才会得到这样残忍的报复?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世所受的苦难也该还清罪孽了,假如有来世她再也不要和这些人相遇,再也不要被他们伤害。

越想越伤心,最后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元朗发现韩宛如在哭,身体一僵呆在原地,神色复杂的望着怀中这小小的人儿。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总不能说‘你别哭,你该高高兴兴去死’,纵然他心黑可还没黑到良心泯灭的地步(皇上,您这是自我感觉良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