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第六十三章劝你苦海回头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783 2016-05-19 19:53:34

  白贵妃被几个太监抓住强行将已经杀死的毒蛇塞进她的嘴里,整整二十条,吃完后白贵妃昏死在殿内,除了太后其他人都看吐了,从此以后宫中再无人敢用蛇害人,几乎是谈蛇色变。

惩治完白贵妃,元朗回到龍台殿韩宛如已经醒了, 四目相对,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彼此心中滋长 。

“你感觉如何?”元朗声音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暖意。

韩宛如已从云萍口中得知皇上冒着生命危险亲自为她吸出毒血一事,如果说曾经对其有诸多怨恨,那么这一刻她真的释怀了。

“宛如谢皇上救命之恩。”

元朗按住挣扎起身的韩宛如:“你身体还能虚弱,不要乱动。”

韩宛如鼻子发酸,却也听话的没再乱动。

“ 这件事是白贵妃做的,朕不说想必你也清楚她的目的,现下她会安分守己的待在自己屋里,你安心养伤即可。”

韩宛如没说话,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幸运了,她实在没力气再去争夺什么,白家的债若能就此一笔勾销她无可厚非。

惊魂一夜实在是累极了怕极了,她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沉睡过去。元朗凝视着韩宛如苍白疲倦的小脸,心忍不住的抽痛了一下,没有血色的樱唇仿佛有着魔力,让元朗情不自禁的想要俯身探究。

元朗最终停在了一指的距离,看着对他从深深防备到毫不设防的韩宛如 ,内心再次挣扎,终究化作无声的叹息。

“你们好好照顾皇后。”

“是。”宫女跪在地上恭送皇上离开。

韩宛如一觉醒来天已黑了,烛光映在她毫无血色的脸庞竟也生出一抹绯色,环视一圈没能看到那张冷峻的容颜,心中多少有些失落。

“皇后娘娘,喝药吧。”

韩宛如看着墨汁般的药 秀美微蹙:“放那吧,我待会再喝。”

云萍深知韩宛如嫌药苦,只得劝道:“娘娘,良药苦口,您趁热喝了吧。”

韩宛如推开药碗,摇头道:“ 我不想喝。”

云萍还想再劝,可惜韩宛如已转过身子一副我意已决的样子。

云萍不敢违拗:“奴婢把药放在炉子上温着,娘娘您何时想喝了就吩咐奴婢一声。”

刚走到门口便撞上了人,差点把药都撒了,云萍刚想呵斥来人,抬头一看不禁吓得归到在地。

“皇……”

元朗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目光扫过药碗里文丝未动的药,伸手端过药碗,挥手示意云萍出去。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韩宛如睁开眼睛,心里空落落的总感觉缺失了什么。转过身,看到那明黄的龙袍,她不可置信的抬眼,当确认是元朗时,那缺失的一块终于填满了,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竟这般渴望见到他。

元朗看着满眼惊喜的韩宛如嘴角上扬勾了勾:“醒了?”

“嗯。”

“这药是刘太医开的,清热解毒,皇后为何不喝?”

韩宛如 咬着唇有些局促的说道:“太苦了。”

元朗轻笑出声:“皇后连死都不怕还惧小小的一碗药。”

听到元朗打趣自己,韩宛如脸刷的一下红了,认真问道:”我是不是很傻?”

元朗也学着韩宛如的认真样:“恩,很傻,但很可爱。”

韩宛如闻言心田如同蜜汁流过,她想了想便坐起身接过药碗,一口喝净,苦味从舌尖蔓延开来,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元朗将药碗放在一旁的桌柜上,取出帕子将韩宛如嘴角的药渍 擦拭,然后 变戏法似的拿出一颗蜜饯送到她嘴角。

指腹触到嘴唇,滑腻柔软,竟让人舍不得放开手。

“皇上。”韩宛如羞涩的轻唤一声,若仔细看一定能看到她的耳根已红得滴血。

元朗若无其事的收回手,笑道: “这样就不苦了。”

是的不苦,韩宛如心里默默的贪恋着这片刻的柔情,哪怕这是偷来的她也甘之如饴。只是她不知道这一刻她有多贪恋,后来就有多憎恨。

冷宫云幽歌看着金钵中郎情妾意的两个人,手心暗暗的掐出血来,可她感觉不到疼,她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欧阳哲哲你的目的达到,可以走了。”

欧阳哲哲 仿佛对云幽歌的冷漠司空见惯,他 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云幽歌好歹你也是灵女,你应该知道代国皇帝和你无缘,你若执意逆天而行,天下必乱。”

“欧阳哲哲让天下大乱的是你们钦天一脉,若是你记性不好可以去翻翻史书,史书会告诉你四十年前是谁迷惑天子斩杀良臣才促使了今天三国鼎立的局面。”

“正因为钦天圣女犯了错,所以我才来劝你苦海回头,不要重蹈覆辙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如今三生石已开始自我修复,代国皇帝与皇后才是一对,你何苦留在此自虐。”

“收起你悲天悯人的假面孔,”云幽歌说着突然凑近欧阳哲哲脸,一字一句道“钦天一族当年被九州驱逐甚至险被灭族,你觉得我会相信你是真心担心替代钦天立足九州身为神庙后人的我吗?欧阳哲哲是你太天真还是你把我想得太天真。”

欧阳哲哲对云幽歌的话置若罔闻,他收起金钵, 没心没肺的笑道:“是我太天真咯,我以为神庙灵女和钦天圣女 不一样。算我多事,云幽歌送你七个字‘镜花水月一场空’,你好自为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