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第六十六章斩断唯一的羁绊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421 2016-06-29 15:18:45

  韩宛如心神俱疲哭着哭着就在元朗怀中睡着了,不,不是睡着了,只是无法原谅怯懦的自己,无法原谅这个把她推向地狱的世界,闭上眼睛,感受着元朗的心跳,强劲而规律仿佛不受丝毫影响,这个男人眼中心中果然从来没有她。

一次次告诉自己不要恨,可终究还是恨了。

怀中的人明明害怕得浑身哆嗦却仍假装不在意的假寐,元朗怜悯之情顿生,他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女子,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消失,想到这世间再不会有一个叫韩宛如的女子,元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愧疚,不舍,爱怜,慌乱,心痛……可想到以后能长久的与云幽歌长相厮守,他生生将自己的所有情绪压下,让自己变得冷漠残酷。

卜算子早早等候在天坛,三张白玉床静静的放在祭台上,云幽歌被安置上最右边的玉床上。

看到元朗如期而至,卜算子暗中松了口气,要知道他为了今天整整等待了一百年,一百年他终于能亲手斩断这两个人在三生石上的羁绊了。

在卜算子的指引下,韩宛如被放置在最中间的玉床上,在触到冰凉的白玉时,韩宛如身体本能的绷紧,双手握在一起颤抖得厉害,下唇几乎被她咬破,即便如此她依然不愿睁开眼睛,不愿从别人眼中看到自己的狼狈,这样只会让她觉得自己更可悲。

元朗凝视着面前苍白隐忍的清秀容颜,手情不自禁的抚摸她的脸庞,抚摸那紧闭的双眸,心狠狠地抽搐,抽搐得他呼吸都开始困难:“对不起!”

韩宛如内心苦涩,曾经有多甜如今就有多苦,可这一切又何尝不是她自作自受,明明知道他爱的人是谁,明明知道却还深陷其中,若说恨,她最恨的其实从来只有她一人而已。

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滴落,她很想问问身边的这个男人有没有在乎过她,哪怕只有一次,但是她没有资格,是的,从来就没有资格质问。

“皇上,时辰已到,请您就位。”卜算子冷心冷情的上前提醒,目光扫过满脸泪痕的韩宛如,眸中的恨意一闪即逝。

“国师你确定这样真能救幽歌性命?”元朗深沉的看着国师,似要透过他的眼睛看穿他的内心。

卜算子号称九州第一巫师,无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无人窥见过他真容,只知他十分精通占卜、阵法、玄学,就连神庙和钦天都曾败在他的手上,其族人遇到他都要退避三尺绕道而行,

“皇上若不信,可撤去法坛,臣即刻离开。”卜算子以退为进不动声色的说道。

元朗犹豫片刻:“朕信国师。”

卜算子立在法坛外,荣辱不惊,知元朗怀疑他,也不多做解释,要真相信他也不会多此一问,更不会强调他有多信任他,如此虚伪,竟还有两个傻女人甘为他付出性命,天道当真不公。

元朗躺在最左侧的白玉床上,此刻他的眼里心里全是不愿再看他一眼的韩宛如,不知从何时开始她悄然走进了他的心里左右着他的心情,想着他们相识的点点滴滴,想着她卑微而勇敢的倔强,痛,焚心刻骨的痛,痛得窒息,痛得恨不能陪她一起死去。

他后悔了,从卜算子开始咏唱的瞬间他就后悔了,三生石上深刻的爱意随着禁术的开启源源不断的传输到脑海,那是他生生世世用心呵护的爱人啊,他千年前用性命换来的相守,却在他转世后亲手葬送。

撕心裂肺的痛楚席卷着排山倒海的爱意,交织着悔恨和泪水,一切都已不可逆转的态势炸裂。

三生石修复又如何千年情约被阴气浸染的龙凤血洗涤一遍又一遍,强行将二人的羁绊斩断,同一时间舍生往死咒被卜算子利用正空的血月启动,韩宛如的阳寿会悉数转嫁到云幽歌的身上。

韩宛如受不了三生石上千年情爱的撞击,强烈的刺激下,她记起自己是谁,记起自己因何来到异世。

哈哈,乔心语,你、你怎么可以被人利用到丢掉性命的地步,太多的不甘,太多的怨恨,终究敌不过咒术的力量,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透明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