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摇摆不定帝王心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2224 2016-04-26 22:56:46

  太后设宴为皇后压惊,觥筹交错后,各自回宫,韩宛如在回去的路上还暗笑自己多疑,却不知真正的危险就在半路。

“蛇,好多蛇。”随着一声尖叫,抬轿撵的太监吓的扔下韩宛如四处逃窜,韩宛如随着轿撵跌落,惊魂未定的她看清七八条毒蛇向她游来后顾不得被摔的疼爬起来就跑。

这一带是御花园,草木茂盛,毒蛇在草丛中如鱼得水爬行速度特别快,韩宛如跑出二十米仍被追上,慌不择路的她根本无法顾及前面是什么地方。

元郎正在冷宫幽会云幽歌,两个人刚刚解开误会,便听到外面的呼救声。

元朗放开怀中的云幽歌,快步走出冷宫的院子,只需一眼他就认出那个呼救的女子是韩宛如。对于韩宛如大半夜以这种狼狈之姿出现在冷宫,元朗蹙起眉头,立即上前抱住她。

终于遇上救星的韩宛如死死的抓住元朗的衣服,语气颤抖:“蛇,蛇,好多蛇,快快跑。”

元朗朝她身后看,并没看见韩宛如口中的蛇,但韩宛如的惊吓不像是装的:“蛇在哪里?”

“不行,快跑,快跑。”韩宛如精神失常的大叫着,一把推开元朗继续向前跑。

元朗拉住韩宛如,将他紧紧抱在怀中安抚:“不怕,蛇都被朕赶跑了。”

“真、真的?”韩宛如瑟瑟发抖,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

“真的,不信你看。”元朗将她的脸转向前方。

韩宛如瞪大眼睛看着,确定元朗说的是真的后,她拍拍心口安心的笑道:“幸好,幸好跑的快。”

元朗正想问她是不是看花眼了,岂料韩宛如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云幽歌此时也走了出来,看到元朗这般在意韩宛如她心不禁难受起来,但还是微笑的过去询问情况。

“幽歌,宛如受了惊吓,我要将她带回去。”

“小韩的话我都听到了,郎哥哥还是把她抱进去,我想先替她检查一下。”

元朗犹豫一会点头说好,便将韩宛如带进这个秘密基地。

云幽歌看着花容失色的韩宛如摇摇头,她们总是在奇怪的场合下见面,且每次韩宛如都十分狼狈。

身上除了摔倒沾到的污垢外并无伤痕,云幽歌正想去叫元朗进来却发现韩宛如嘴唇发紫似有中毒的迹象,想到她说有蛇,云幽歌心下一沉将她的裙摆掀起抬起脚踝,不出所料果然看到两个深深的小血齿,周围隐隐发黑。

“郎哥哥,你快进来。”

元朗看到蛇齿后俊朗的脸瞬间阴沉浑身散发着萧杀之气,他抱起韩宛如的脸,满眼都是心疼:“他们怎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朕的眼前算计陷害她?”

“郎哥哥息怒,当前之急是赶快宣太医进宫救小韩。”

“幽歌你不能救她吗?”

云幽歌摇摇头:“她中的是七步蛇毒,幽歌无能为力。”

“身为灵女也无法救治吗?”

“对不起。”

元朗阻止云幽歌的歉意:“幽歌,我没有怀疑你,但是现在我必须带她去找太医,你不要多想。”

“郎哥哥,小韩是幽歌的妹妹,你一定要救活她。”

元朗点点头,将韩宛如抱起施展轻功朝龍台殿飞去,暗卫早已奔向太医院寻找太医。

被蛇咬伤,韩宛如受惊奔跑加剧毒素在身体的流窜,太医们束手无策又不敢言明。

“皇后到底如何,你们有没有办法治愈皇后?”

一干太医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太医院首宋太医颤抖着白胡子将诊治结果禀告皇上。

“你们这些酒囊饭袋朕要你们何用,不过是被蛇咬了一口,你们竟然出口诅咒皇后,信不信朕诛你们九族。”

“皇上息怒,不是臣等不尽力救皇后,实在七步蛇毒根本就无药可解。”

“你们的意思是要朕眼睁睁看着皇后死掉,是吗?”元朗阴冷的声音犹如从冰窖里刚拎出来冻得人直哆嗦。

“皇上要救皇后也不是全无办法。”

元朗看着刘太医身边的医童:“你有办法?”

“奴才只是听人说过。”

“二狗,皇上面前你也敢放肆,你不想活了。”刘太医爱徒心切急忙出声呵斥。

“刘太医朕让你说话了吗?”元朗不怒自威,刘太医匍匐在地再不敢多言。

“你叫二狗?”

“是。”

“你有几成把握能救活皇后?”

“一成。”

“一成!”元朗看二狗的眼神几乎能将其撕碎“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二狗壮着胆子抬起头恳求道:“皇上,若是不试一把,皇后连这一层的机会也没了。”

“你打算如何救?”

“派一人将皇后娘娘身上的毒血吸出,然后用千年雪莲内服解毒。”

“就这样?”

“对,就这样。”

“一派胡言,皇上,二狗不过是学医不到三年的医童,您千万不要被他求功心切的功利心蒙蔽。”宋太医出生阻拦道。

“宋太医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二狗忍不住反驳。

“你、你、黄毛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都给朕闭嘴,现在立刻按二狗的办法去做,要是救不活皇后朕要你们通通给皇后陪葬。”

是人都不想死,一听要替皇后吸毒,众人都缩着脑袋生怕皇上抽中自己。

韩宛如的脸色越来越差再拖下去,只怕连大罗神仙也难救,二狗越看越心急,没人愿意吸毒血,韩宛如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元朗冷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他越过他们走到韩宛如的床前,眼睛都不眨的抬起她的脚,低下头用力将毒血吸出。

众人惊呼,大叫不可,元朗吐出口里的毒血斥退太医妃嫔,一口一口的将黑血吸出,直到血色转为鲜红。宋太医忙扶元朗到一旁休息,并替他把脉看诊,生怕其有一丝丝闪失。

刘太医和二狗则是将千年雪莲捣碎给韩宛如服下,可韩宛如紧闭嘴巴根本喂不进去,元朗见状推开宋太医夺过刘太医手中的雪莲,放入自己的嘴里然后嘴对嘴喂给韩宛如。

太医太监宫女忙背过身避嫌,妃嫔咬牙切齿的揪着手中的帕子既羡慕又嫉妒,恨不得此刻能替代韩宛如。

喂完药,太医都在外殿待命,嫔妃全被元朗轰走,内殿安静了,元朗守在韩宛如床前,凝视着韩宛如苍白的脸,这一刻他已分不清是为了救云幽歌才不顾危险救她还是单纯的自己想救她。

为了不再让自己动摇,他暗自下定决心快刀斩乱麻。

帽儿语:这个月糟心的事情比较多,更新比较慢,还请大家见谅,过两天爸爸要动手术,请容我消失一个星期,等老爸康复,我一定勤快码字,回报亲们对帽不离不弃的爱。

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