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不可逆转的宿命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477 2016-04-15 11:10:52

  韩宛如想要起来,却被元朗紧紧抱在怀里,她不敢动作太大,怕给元朗的伤口造成二次伤害。

“幽歌,幽歌……”元朗不停的喊着云幽歌的名字,韩宛如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她凝视元朗卸下一切伪装的脸,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一个人强势太久就会让人忘记他的脆弱,在韩宛如眼里元朗是冷酷专断的仿佛刀枪不入没人能伤他毫厘,可现在她才明白自己是错的,他其实和凡人没什么两样,也会笑也会痛也会受伤。

云幽歌很幸运,世上有一个这般爱她的人。韩宛如将头贴在元朗胸膛上,听着他起伏有力的心跳,异乎寻常的安心。

元朗睁开眼睛,韩宛如一张放大的侧颜映入眼帘,他错愕的几秒,想起昨晚自己发烧发冷,可后面发生什么他并不清楚,目光落到那堆燃烧殆尽的柴火上,元朗误以为韩宛如主动抱他帮他取暖,心中十分感动,对其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即使狼狈韩宛如的睡颜还是很迷人,如同婴儿纯净美好让人不忍打扰。元朗突然很想就这么和韩宛如一直睡下去,出了这个山洞,他知道自己一定会亲手毁灭这份美好。

韩宛如醒来时元朗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她一个激灵几乎是从他身上跳了起来:“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被你当成幽歌姐姐强拉过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元朗打断。

“我知道,谢谢你。”元朗第一次没在韩宛如面前端身份摆架子。

韩宛如一时懵圈,她伸手摸了摸元朗的额头,烧退了,嗯恢复力真好。难道是高烧烧坏了脑子,忘了自己是谁?

“你,你知道自己是谁吗?”韩宛如犹豫的询问。

“韩宛如你皮又痒了是不是?”元朗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果然还是睡着的时候最可爱。

韩宛如讪讪的笑了一下,忍不住谤腹没事好端端发什么神经,不晓得人吓人吓死人吗,果然自己还是应该丢下他不管。

“扶朕起来。”元朗又恢复成高高在上的样子,命令道。

韩宛如暗地做了个嫌弃的鬼脸,等面对元朗时又立马换上一副顺从的表情。

元朗看在她用心救自己的份上懒得和她计较,顺着韩宛如的力道起身:“走我们出去。”

“要回宫吗?”

“你不想回宫?”

在元朗严厉的审视下,韩宛如换了个话题:“荒山野岭我们要怎么回宫?”

“ 这个你不用担心,朕的人已在洞外。”

“这,皇上是在和我开玩笑吗?”韩宛如不敢置信的瞪着元朗和洞口,没有人通风报信元朗的人不可能这么快找到他们,不然他们早被追来的敌人发现了。

“是朕给他们留的讯息。”

“不可能呀,你昨天一直昏迷着,怎么可能沿路给他们做记号,”韩宛如说到这恍然大悟“你骗我,你昨天其实早就醒了对不对?”

“也没醒很早,就是你踢了我一脚,把我腿踢骨折的时候 。”元朗厚颜无耻的将罪责推到韩宛如身上。

“卑鄙的家伙,”韩宛如想到自己背着比自己重两倍的元朗走了二三里气愤的一把将元朗推倒在地“ 耍我很好玩是不是,就因为我脑子比你们笨,我就活该像个傻子一样被你们耍着玩,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一个有血有泪活生生的人,我也会受伤,我也会难过。算了,你这种人又怎么可能理解。”韩宛如逼退眼眶里的泪, 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元朗没有责怪韩宛如,他看着韩宛如离开,一步一步仿佛踩在他的心上,脚步声虚无缥缈似乎要彻底从他的世界走出,这感觉糟糕极了,如同有人在撕裂他的身体,疼得无法言语,很奇怪,很不安。

洞口果真有宇文蔚把守,韩宛如漠视面前的人擦肩而过。

宇文蔚见到衣不蔽体的韩宛如毫不犹豫的脱下外衣给她披上,她与皇上的对话他全部听见,对这个倔强委屈的女子,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韩宛如身体一暖,披在身上的衣服同时也暖了她的心,她倔强的不肯回头,她怕自己触到宇文蔚怜悯的眼神会彻底崩溃。

“谢谢宇文将军。”六个字将宇文蔚彻底划出她的世界,本就云泥之别,何苦再让自己梦一场,从今往后,她不会再在任何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脆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