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一箭穿心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487 2016-04-06 09:22:01

  韩宛如在原地等了片刻,轻挥了下手帕,额上冒出细细的密珠。她余光扫了一下身后的二人,露出一个很难为情又情非得已的高难度表情,可怜巴巴的对着侍卫:“两位将军,天气炎热本宫口渴难耐,是否能帮本宫取些水来 。”

话落,其中一侍卫麻利的接下腰间的水袋,恭敬的递到韩宛如面前。韩宛如错愕的盯着眼前的水袋,为自己找的借口暗自捶胸顿足。

“谢将军。”韩宛如勉强的接过喝了口水 继而还给侍卫。

三个人如同大树般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宛如心急如焚,再不走等那两个回来了就更没机会。

清了清嗓子,韩宛如以不能拖皇上后腿为由,开始向树林深处前进,偶有几个小动物路过,韩宛如弓弦还没拉开,动物影都没了。

白可好巧不巧正好撞见,毫不留情的嘲笑,韩宛如灵机一动,提出要和白可一对一比试,为了防止作弊两人的侍卫都必须留在原地。

两个侍卫听到皇后这不靠谱的提议,想死的心都有了,猎场流箭无眼,每年都有人莫名中箭或残疾或死亡,出发前宇文将军一再叮嘱他们保护好皇后,偏偏皇后任性,不知里面凶险。

“皇后,奴才恕难从命。”侍卫拒绝道,比起抗命他们更怕皇后没命,抗命大不了死他们两个,可要是皇后有个三长两短倒霉的就是他们全家。

“大胆,你们竟敢抗命,不怕本宫杀了你们吗?”韩宛如努力拿出一副皇后的架势来,虽然和她稚嫩的容颜有几分不符,但还是颇有威慑力。

侍卫单膝跪地,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韩宛如头疼的扶额,侍卫不肯就范,她也不能真的杀了他们,她恼怒的瞪了他们一眼,指着白可道:“你还比不比?”

“好歹也是皇后竟连个侍卫也搞不定,真不知道皇上看上你哪点。”白可鄙夷的瞧着韩宛如,越看越不顺眼。

韩宛如语塞,她能说皇上哪点也没瞧上吗?计划失败,她有气没地撒,拉弓搭箭朝着天上的大雁随便放了一箭,然后奇迹出现了,一只大雁惨叫一声笔直掉下来。

“皇后娘娘好箭法。”身后传来一声赞叹。

韩宛如扭头,宇文蔚和宇文慧两兄妹追猎物至此,正巧看到这出 。

被人夸,韩宛如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是你们呀。”

“皇后娘娘您可真是深藏不露,连我和我哥哥都被你骗过去了,还以为您真不会射箭呢。”

“我若说这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你们信吗?”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皇后娘娘是贵人即使不善箭法也自有天助。”宇文蔚下马,亲自帮韩宛如捡回猎物,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赞赏和鼓励。

韩宛如触到宇文蔚的眼神,心里满满的感动:“宇文大哥和你说话是种享受。”

白可在一旁看得不是滋味,宇文蔚代国最年轻有为的大将军,皇上最心爱的臣子,百姓心中的战王,位列九州女子最心仪夫君排行榜第三名。文武双全可惜性格孤傲不苟言笑很难亲近,这样一个人中之龙竟对韩宛如轻声细语维护有加,看着怎叫人不生气。

“看来还是咱们皇后娘娘的魅力大,不仅深得皇上恩宠,连一向不近女se的宇文将军也甘拜于石榴裙下,真叫人吃惊。”

“白可你胡说什么,信不信本小姐一箭送你上西天。”宇文慧怒气冲冲的将箭头对准白可。

白可冷哼一声:“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想杀人灭口吗,宇文慧,我姐姐是当朝白贵妃,你杀我等于谋杀皇亲国戚,罪当诛九族,不怕满门抄斩你就来杀我呀。”

“你以为我不敢。”宇文慧说话就要放箭,被宇文蔚一个眼神制止下来。

“白小姐,我宇文家与你白家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念在你年幼无知本不欲与你计较,可你人小心毒不识好歹,竟公然往本将军身上泼脏水欲置宇文家于死地,今日本将军若放过你,他日人人岂不是都敢骑在我宇文家脖子上撒野,” 话音未落,利箭离弦穿透白可的小腿箭身没入马肚,白可凄厉的惨叫一声跌下马背,宇文蔚漠然的扫了一眼晕死在地的白可和黑马,冷酷的语气可将空气冻结“你们把白小姐抬回去交给白家主,跟他说若有不满可以来找本将军理论,本将军随时奉陪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