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同床共枕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564 2016-04-01 09:12:02

  “皇上怎知道幽歌姐姐不在意,但凡是女子,谁愿意与人共享夫君。”

“韩宛如你这是替幽歌叫屈还是在替你自己叫屈?”元朗冷笑,若不是他幽歌把他推到这来,他都会她的话信以为真。

韩宛如摇摇头:“皇上,臣妾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幽歌姐姐……”

“韩宛如朕给你两个选择,一是闭嘴睡觉,二是去外面罚跪 ,你自己选。”

韩宛如低着头往外走,元朗看着她坚定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个女人是疯了吗?一个两个都把他往外推,真当他是柿子好欺负?

大步跨上前一把将韩宛如拽回来扔到床上,韩宛如手撞到床板有那么瞬间失去了知觉,她顾不上手臂的伤惊恐的盯着一脸愤怒的元朗,仿佛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猛野兽。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对峙着,元朗的怒气在韩宛如受伤的眼神中渐渐的平静下来,他懊恼的扶额,一再告诫自己要忍耐这个讨人嫌的丫头,可到底还是破功了。也不知夸韩宛如太有本事,还是骂自己太容易被她左右情绪。

“收起你那防备的面孔,朕对你丁点兴趣都没有,朕留宿椒房殿不过是为平息宫外帝后不和的谣言。”话落,元朗和衣在外侧躺下。

韩宛如缩在角落,偷偷的抹掉眼泪,看着背对他的元朗,她知道自己没得选。轻轻打开被褥,她将自己裹入一片黑暗中,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她就立刻绷紧身子陷入一级戒备。

元朗凝神听着身后的动静,他自认为自己也算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何况以他九五之尊的地位 多少女子做梦都想成为他的女人,韩宛如却特立独行,不但不喜欢他还对他避如蛇蝎,这多少有些打击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

他转向韩宛如将她的被子拉开,将她的脑袋从被子里解救出来:“韩宛如,朕问你,朕如何?”

莫名的举动,莫名的问话,韩宛如不敢怠慢,对于她而言这不亚于世纪难题。

仿佛把韩宛如看穿:“你实话实话,朕不会罚你。”

“是。” 韩宛如诺诺地应了一声,细想了一会说道:“皇上是少有的明君,杀伐果断,英勇无畏,认定一件事就一定会去做。”

元朗面色平常,看不出喜怒:“想不到朕在你眼里是位明君,这可真是难得。”

“臣妾只是实话实说。”

“好一个实话实说,朕再问你,撇开皇帝的身份在你眼里朕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凶残霸道却又痴情的人。”

元朗俊朗的脸裂出一道缝,果然是实话实说。

韩宛如犹豫会继续说道“皇上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要废了身为男子的小韩一生不可谓不霸道凶残,但也可以看出皇上对姐姐在乎的程度,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敢和天下为敌,足以证明他对这个女人的痴情。皇上,一旦与您为敌如果不能对您一击致命,那么身为您的敌人是很头痛的一件事。同样的,得到你认同的人也将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臣妾很高兴幽歌姐姐就是那个世上最幸福的人。”

“身为朕和幽歌的敌人,你高兴得太早了。”元朗近乎冷酷的说道。

韩宛如脸上的血色褪去,她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所以说啊,臣妾真的很头痛,臣妾从未将皇上视为敌人,可命运却让臣妾成为阻碍皇上获得幸福的人 。”

元朗用手拂去韩宛如滑落的泪水,滚烫的泪珠就那么毫无征兆的落入了元朗的心中,生出几许怜惜:“只要你幽歌姐姐平安无事,朕答应你朕永远不会将你视为敌人,睡觉吧!”

两个人一夜未眠,都在想着彼此的话,天微亮,元朗看着身侧的韩宛如,那小小的人缩卷成一团似乎很怕被这个世界抛弃,除非真正的铁石心肠,不然怎会无动于衷。

韩宛如待元朗走后才安心的闭上眼睛,一觉睡到晌午。

皇帝接连七天夜宿椒房殿,这是任何妃嫔都未有过的待遇,一时间后宫女子提到椒房殿是又羡慕又嫉妒。

白贵妃、德妃、贤妃 想给皇后请安,都被皇帝下令皇后身体不适为由挡了回去,就连太后也吃了闭门羹。

元朗再次点了韩宛如的睡穴,在暗卫的安排下进了冷宫。

凄冷的夜风呜呜的刮过屋檐,窗户上一个美丽的倩影坐在梳妆台前托腮哀叹,说出的惆怅叹不尽的相思。

元朗黑亮的眼眸满是心疼和歉疚,他推门而来惊动美人。

灵女云幽歌抬头发现是元朗起身上前半是欢喜半是哀怨地娇嗔道:“朗哥哥,你每天都来不怕被人发现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