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464 2016-04-07 09:22:02

  韩宛如目送白可被抬走,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吓到娘娘,末将有罪,还请娘娘责罚。”

韩宛如苍白的摇摇头,她知道宇文蔚没做错,白可那种人不受点教训是学不乖的,再说宇文蔚没要她的性命也算给足了白家人面子,只是直接面临这么血腥的场面,她有些难受。

“娘娘白可罪有应得,您不必自责。”宇文慧毕竟是女孩,心思要细腻些。

韩宛如嘴唇动了动,她很想附和他们,可舌头仿佛灌了铅,她迫切想要离开这个让她压抑的地方,那散发在空气的血腥味,时刻提醒她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她不适合在这生存。

这样的韩宛如在宇文蔚眼里是柔弱而坚强的,从他意识到她的命运开始他便不由自主的靠近她想要给她战胜困境的勇气,这无关情爱,只是单纯的觉得她可怜。

将两个女孩子带到干净的地方,宇文蔚吩咐侍卫将韩宛如送回营帐,韩宛如顺从的没有反驳。

眼看快出树林,韩宛如宛如从梦中惊醒,她调转马头,狠踢马肚子飞快朝山上奔去。

侍卫措手不及,紧追其后,生怕韩宛如有何闪失。

韩宛如犹如最出色的骑士,成功避开路道上潜在的危险狂奔许久,直到前方没路,她帅气的下马,取下准备好的干粮和水弃马上山。

一身黑色衣服裹住娇小的身体,穿梭在山林中,偶有荆棘被手中的枯木挥开,一定要逃走,成了支撑她克服恐惧的强大信念。

从晌午走到太阳落山,天渐渐黑了,韩宛如擦擦脸上的汗,她要趁着天完全黑下来之前爬上北边的悬崖,只要穿过那悬崖进入九门山腹地,她就可以摆脱追兵重获自由。

落山之前所有人都回到了营帐,唯独不见韩宛如和她的四个侍卫,元朗面色森寒,众人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特别是白国丈脑门子豆大汗珠不断滚落,恨不得自个会隐身术。

很快魏虎臣带着四个侍卫的尸体赶来,同样脑门子全是汗。

“魏世子,可找到皇后娘娘?”恒王妃不待皇帝开口,焦急的问道。

魏虎臣脸色无比难看:“回禀皇上,这四个侍卫被人一箭致命,微臣无能,还未找到皇后娘娘的下落。”

“ 一箭致命,好箭法,众爱卿觉得谁有这个本事做到?”元朗玩弄着手中的扳指,嘴角噙着一抹残忍的笑问道。

“皇上,现在不是追究凶手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赶快找到皇后娘娘。”文丞相斗胆谏言。

元朗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快到谁也捕捉不到,他起身走向他的臣子,沉稳有力的脚步一步一步如同踩在众人的心上,让大家几乎窒息昏厥。

白国丈不待元朗走近,直接两眼一翻昏倒在地。元朗剑眉微蹙,冷笑,以为这样就能躲过一劫?

“来人,天气炎热国丈爷中了暑气,你们给他清凉一下。”

一桶冰水朝着白国丈的兜头浇去,冷热交替惊恐交加的白国丈从昏迷中醒来,心里将不懂事的白可骂了个狗血淋头 。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白国丈爬到元朗脚下哀求道。

元朗面不改色的看着匍匐在地的白国丈:“你犯了何罪,说来朕和大伙听听。”

“臣教女无方让其冲撞了皇后娘娘罪该万死,但皇上臣敢用项上人头担保,娘娘遇袭与我白家真的没有一点干系,一箭穿心,我们白家就是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出这么个厉害的高手来,皇上请您明察。”

元朗扶起白国丈:“朕还以为是何大事,不过是女人家拌两句嘴,朕相信白三小姐和白大人是清白的。”

“是,是,皇上,臣还有一事不知该不该说。”见皇上没为难自己,白国丈胆肥不少,上午宇文蔚当众打了他白家一个耳光,此刻正好拉他下水。

元朗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说!”

“皇上,臣要状告宇文蔚,他被小女撞破他和皇后的丑事,就对小女痛下杀手,好在小女机灵假死捡回条命,臣大胆猜测皇后身边的四个侍卫就是被宇文蔚杀的,而皇后也是被他掳走的。”

宇文蔚惊骇的看着“义正言辞”的白国丈,这种黑白颠倒的话他可真敢讲,不愧是父女,泼的脏水都一模一样,可惜今天他们碰到的是他宇文蔚,注定要算盘落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