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来者不善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670 2016-03-23 11:05:43

  听到身后刻薄的讥讽,韩宛如置若恍闻,不是不想回应,而是没有回应的资本。

见韩宛如对自己视若无睹,白贵妃气不打一出来,若当上皇后的是灵女也就罢了,毕竟她是九州最独特的女子,可眼前这个女人算什么东西,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凭什么当上皇后。

“喂,你耳朵聋了吗,没听到我家娘娘问你话吗?”白贵妃身边的小红指着韩宛如喝骂道。

韩宛如好笑的转身,这个宫女是疯了吗,她再落魄也好歹是皇后,在这个尊卑有别的皇宫,皇后想惩治一个小小的宫女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明明什么也没做,叫做小红的宫女硬是被韩宛如盯得全身发毛,气焰生生矮下一大截。

白贵妃暗骂小红没用,红唇轻启:“皇后娘娘心真宽,本宫若是你早挖个地洞将自个藏起来,免得丢人现眼。”

韩宛如秀美微蹙,这个白贵妃在宫中素来霸道,前阵子皇上因为灵女冷落她,她找不了灵女麻烦没少派人来给她使绊子,现在更是连尾巴都不藏一下,恨不得一脚将她 踩到脚底。

“本宫向来心宽,这一点妹妹你确实不如本宫。”

“谁是你妹妹,叫你一声皇后娘娘,你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白贵妃满脸怨气的说道。

“本宫知道妹妹不服,可本宫的皇后之位是皇上亲封的,妹妹真有意见可以向皇上提,犯不着站在这冷风口对本宫冷嘲热讽一副市井泼妇样。”

“你敢骂我?”白贵妃脸色青白交错,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她怕是早上前将这个嚣张的冒牌货给撕成两半。

“妹妹错了,本宫只是在提醒妹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然失了身份是小,万一因此失了帝心只怕躲起来哭的就是妹妹你了。”

白贵妃不愧在后宫屹立不倒,仅凭韩宛如的一句话立马换了一副面孔,笑语嫣然全然不见初来时的尖酸刻薄 :“皇后娘娘,臣妾奉太后懿旨请您到永寿宫走一趟。”

韩宛如见识过老鸨变脸的速度,但在白贵妃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太后要见她?韩宛如犹疑的看着白贵妃美丽妖娆的脸,不怪她要怀疑,实在是人心难测。

白贵妃看韩宛如的神情自然晓得她在想什么,冷笑一声,面上却亲切可人:“皇后娘娘若是不信臣妾 大可不去,只是太后她老人家脾气不太好,如果怪罪下来,您可别埋怨臣妾没提醒您。”

韩宛如点点头笑道:“这个自然。”

“话已传达,臣妾告退。”白贵妃看似恭敬的行了一礼,不待韩宛如说话起身拂袖而去。

韩宛如望着浩浩荡荡离去的一群人,一直强撑的强势瞬间轰到,她靠在梁柱上的阴影里不敢让人看到她的怯懦。

永寿宫,太后果然排开仗势等着她的问安,走进内殿,首先迎上的是太后威严凌厉的美目,韩宛如不卑不亢的给太后请安。

太后原想借着皇帝娶灵女的事大做文章,逼皇帝退位让自己的亲生儿子登上皇位,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好端端的一步棋硬是走臭了,叫她怎能不恨不迁怒,此刻看着韩宛如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皇后好大的架子,本宫派去的人都请不动你。”太后声音不大,却压得韩宛如喘不过气来,这大概就是上位者的气场。

“ 太后喜怒,臣妾听闻太后召见,本该立即前来,可担心仪容有损,犯了宫中的忌讳,是以耽误了一些时间,并不是存心忤逆太后,还请太后明鉴。”

“白贵妃,皇后说的可是实情?”

一直坐在太后下首的白贵妃诚惶诚恐跪下:“母后,儿臣去传旨时皇后娘娘正在殿前赏月,当时儿臣并没有发现皇后娘娘有任何仪容不整的地方。”

“或许天黑看不清也是有的。”

“雅贤说得有理,天黑,兴许白贵妃没看清,白贵妃你先起来吧。”

“谢母后!”白贵妃起身,趁着众人不注意挑衅的瞄了一眼韩宛如,得罪太后,看你有几条命能当稳这个皇后之位。

太后厌恶的看向笔直跪在地上的韩宛如,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而慈爱的笑道:“人老了就恨不得立即看到一位能主事稳重的当家主母,所以对新皇后难免严厉了些,皇后不会烦我这个糟老太婆管太多吧。”

“太后一心为代国为皇上着想,对臣妾更是不惜亲自督促教导,这份看重与厚爱臣妾感动还来不及怎会厌烦,只是臣妾人笨,怕是要太后多费心了。”

“费些心思倒不要紧,怕只怕教出个白眼狼,反咬自己一口就不好了。”太后看似玩笑的说道。

一众妃子闻言立刻惶恐的跪下表明自己唯太后马首是瞻,太后满意地将目光落在韩宛如毕恭毕敬的脸上,她就是要韩宛如当众表态,如果她够聪明自然会知道选择哪个阵营,反则就别怪她狠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