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宇文蔚巧化帝王怒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546 2016-03-21 17:40:24

  元朗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大的闷亏,敢在他眼皮底下劫走他的人,就要做好承受他报复的准备。

宇文蔚偷瞄了一眼坐在龙椅上的皇帝,行事雷厉风行,杀伐果断,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过是他捏在手中的棋子。这样的君王会为了一个灵女冒天下之大不韪,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是不愿相信的,从本质上说他们是一类人,为了达到自身目的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命。

“皇上恕罪,微臣的人查到太后那就断了线索。”

“哦,这么说幽歌失踪是太后的手笔?”

“不无可能。”宇文蔚想到魏太后的警告,既气愤又不甘,若不是太后出面阻扰抓人,凶手现在已经伏法。

元朗把玩着手中的棋子,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宇文蔚:“宇文大将军,你果然是越活越回去。”

宇文蔚闻之心肝一颤,慌忙请罪。

“这件事太后绝不是主谋,她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毁了自己的好棋。”

“臣该死。”

“你确实该死,朕说过找不到灵女和主谋,你提头来见,限期已到,你是自己了断还是要朕帮你了断。”

“臣不敢污了皇上的手,臣这就领罚。”

宇文蔚拔出皇帝钦赐的倚天剑,毫不犹豫的自裁,在剑刃见血的瞬间,元朗手中的黑子啪的一声将宇文蔚手中的剑打落。

“有勇气自杀,没能耐找出凶手,宇文蔚你果然出息了。”元朗冷声骂道。

宇文蔚看着横卧在地剑刃上的鲜红血迹,心里暗道:我要是不来真的,今天还不得被你扒皮,魏虎臣那个二愣子没带脑子出门,我总不能也学他。

元朗自然知道宇文蔚想什么,冷哼一声,挥手示意他起来。

“说吧,你究竟查到了什么?”

宇文蔚露出一个狡黠的眼神,快到无法捕捉,他站起身来态度越发谦卑:“恒亲王。”

“你确定?”

“臣以项上人头担保。”

“居然是他。”

宇文蔚余光偷偷瞄了一眼皇帝,元朗神情看不出喜怒,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似乎异常的容忍。

“臣也十分惊讶,按理说皇上娶灵女对他最有利,可不知为何王爷要做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

“灵女在他手里?”元朗目光犀利地射向宇文蔚,对于宇文蔚这种自作聪明的试探很是反感。

宇文蔚收到皇帝警告的眼神,装作没看懂,一副大老粗的模样:“恐怕不在,自灵女失踪后微臣就封了城门,暗中查访,并未发现王爷那有异常。”

“他会等着你带人去搜查。”元朗嘲讽的瞥了一眼宇文蔚,看他还有心思和自己打太极,不用想,幽歌八成已被他找到并秘密保护起来。

“皇上英明,王爷确实不会等臣带人去搜,说来微臣还要感谢太后娘娘,若不是她暗中关注王爷的行踪,臣一定不会想到灵女被他们关在风满楼。”

“风满楼?”元朗心一沉,幽歌竟然躲在那个污秽不堪的地方。

“皇后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宇文蔚错愕的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元朗,一副你不是都清楚的模样。

“你这是什么狗屁反应?”元朗一记凌厉的目光扫过宇文蔚目瞪口呆的脸。

不怪宇文蔚失态,实在是帝王心什么的最难测了,完全不明白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韩宛如的事,灵女的事,没一样看的懂。

“请皇上再给微臣几天时间,微臣一定调查清楚。”

“三天,朕只给你三天时间。”

宇文蔚知道元朗对这件事已相当不耐烦了,三天时间虽短,但已是皇上能忍耐的极限。

“微臣遵旨。”

君臣沉默了会儿,宇文蔚将云幽歌现在人就在冷宫的消息低声告诉元朗,元朗满意的点点头,示意宇文蔚可以退下。

宇文蔚快出宫门时,郭公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叫住他。

“公公着急赶来,可是皇上有什么旨意?”

过了好一阵,郭公公终于缓过起来笑着埋怨道:“宇文将军为了追上您可把杂家跑累死了。”

宇文蔚冷淡的说道:“辛苦公公了。”

“都是为皇上办事,不辛苦不辛苦。”郭公公别的本事不说,察言观色的本事他说第二就没人敢自称第一,别人或许不知,但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宇文蔚表面像是办差不得力失了帝心,实际最得皇上信任的就是他。

见宇文蔚不接话,郭公公赶紧言归正传,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宇文将军,皇上让杂家告诉您祁郡的韩阳与齐国清王似有交情,让您务必将其祖上三代彻查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