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惊变皇后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2001 2016-03-15 10:54:13

  韩宛如不知自己被囚禁了多少日,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还要继续多久,她唯一庆幸的是敌人虽然囚禁她却也不曾苛待饮食。寂暗无声是恐怖的,她不止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仿佛多年前她也这样活着。

不知是麻木了,还是绝望了,韩宛如没了最初的闹腾,甚至连逃跑的意愿都没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从未有害人之心,无奈世人偏偏不愿放过她。

随着一阵沉重的摩擦声,一道刺目的亮光让韩宛如本能的用手遮挡。往常送饭都是透着一个小洞口塞进来,今日竟有人逆着阳光踏入这黑暗阴湿的地牢,看来她的忌日到了。

韩宛如很佩服自己,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来人并未真面目示人,脸上那道蜈蚣模样的疤痕被蒙面的黑布遮住一半十分渗人。

“把这个吃了。”男人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语气不善的说道。

韩宛如坐在角落里目光如水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仿佛没听到男人的话。

男人皱眉,显然对韩宛如不识时务的态度不满,他一步并作三步的跨到韩宛如面前,将药递到她的面前:“ 是你自己吃,还是要我亲自动手喂你吃?”

韩宛如仰头一脸无辜懵懂的盯着男子,男子身上的杀气很重,哪怕不靠近她也能感觉到,一个习惯了杀戮的男子,不知会不会有很多冤鬼缠绕在他身边。

见韩宛如久不伸手,男子粗鲁的捏住她的下颌,将药丸塞进她的嘴里,确认她吞下后嫌恶的丢开她。

韩宛如用手护着刚被捏疼得下巴,她甚至有点欢喜,死前还知道疼,她以为她早就在黑暗中麻木了身体,这种想法似乎有点biantai,又很自虐,可是她真的太孤独了,哪怕面前这个人是来取她性命,她一点恨意都没有,甚至是感激的,感激终于有人愿意搭理她。

男子自然不会理会韩宛如的心情 ,完成任务后抬脚就要离开,走到洞门口时,韩宛如一声突兀的谢谢让他犹疑的转身。

昏暗的角落里,一张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正对着他感激的笑,那笑容的主人恬淡宁静,仿佛看透生死正破茧成蝶准备时刻飞走。

男子眼眸微微一怔,片刻说道:“你不必谢我,也无需怨恨,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随着男子的离开,最后一丝亮光也被黑暗吞噬,韩宛如轻扯嘴角,腹中的疼痛渐渐抽离她的意识,命不好,她的命运确实糟透了,好在也到头了。

有人一天仿佛过了一生,有人一生仿佛只在昨日,于韩宛如来说,生命的齿轮在肆意的改变方向,无法预料无法掌控。她还未从天堂中抽离神魂就被打入地狱万劫不复,本已万念俱灰,却又惊喜连连,生不如死,死后能生,反反复复无穷尽。

一声惊叫,韩宛如似从梦中惊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身大红织锦缎洒绣飞龙吐珠的红色喜服,喜服的主人一双愤怒到恨不能将她撕碎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她,他的身后是一群花容失色的婢子和几个一脸探究的俊逸美男子。

韩宛如呆呆的望着眼前这布置得如同婚房的房间,疑似梦中,原来死了还有这种福利,可为何她见到的不是韩阳,而是那个不讨喜的面瘫皇帝 。

“ 皇上,他不、不是皇后,是、是灵女的弟弟小韩子。”伺候云幽歌的宫女彩虹手指着韩宛如声音抖颤的尖叫。

元朗眼中聚满狂风暴雨,他看着面前睁着一双剪水双瞳带着迷茫与天真看着他的韩宛如,极力克制自己想杀了她的冲动,虽然他没有明说要娶的事灵女,但九州都知道他元朗娶的是神庙灵女,好一招暗度陈仓,让他帝皇的颜面尽失。

“原来皇帝钟情的不是灵女而是她的义弟,想不到皇帝竟有此种癖好,本太子拜服。”楚国太子萧逸皮笑肉不笑的笑道,他倒要看看这代国皇帝要如何收场这出闹剧。

与楚国太子反应相反,齐国清王安旭 目不转睛的盯着被裹在一堆金器中一脸迷茫单纯的韩宛如,雍容华贵里泛着一种清雅,清雅里透着一股与世无争的纯洁。

“姐姐。”清王安旭失态的冲到韩宛如面前,抓住她瘦弱的双肩,将她紧抱入怀。

如果前一秒韩宛如还以为自己在做梦,那么这一刻她清楚的了解眼前一切都是真实,她正坐在帝后大婚的龍台殿,众人惊恐的目光告诉她她正代替云幽歌坐在不属于她的地方。

骨头被勒得生疼,韩宛如觉得自己快要窒息,她第一次被人如珍如宝的抱在怀里,若不是知道对方认错人,她一定会觉得自己真是他最珍贵的珍宝。

“清王,你这般无人的将代国皇后抱在怀中,不知道的还以为代国皇帝抢了你的女人,啊,说错了,这是个男人,不过话说回来,这般清新纯洁的少年确是把女人也比下去了。”

清王闻言,自知鲁莽,他放开韩宛如,细看之下,此女子凤冠霞帔与姐姐虽长相神似却不是他姐姐。

“本王莽撞了,还请皇上皇后恕罪。”

韩宛如刚要开口就被穿插过来的笑声打断:“还是齐国清王手段了得,这样堂而皇之的给代国皇帝戴了绿帽,一句恕罪就能高枕无忧,看来不久之后九州男儿都会争先恐后拜清王为师。”

清王脸色大变,他想向元朗解释,元朗冷硬的抬手阻止他的话语。

“清王与齐国先皇后姐弟情深,朕早有耳闻,人有相似,清王误认也无可厚非,只是朕不希望这种错误再发生,你说呢清王?”元朗的声音仿佛天山顶峰千年不化的寒冰,看似与清王聊天实则是在警告楚国太子适可而止。

跟他玩挑拨离间这种小伎俩,他还太小儿科。

楚国太子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将目光放在韩宛如身上,他实在好奇代国皇帝会怎样处置这个半男不女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