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被混世魔王虐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584 2016-03-11 18:40:03

  韩宛如头脑一热负气说自己不是男人,却不知这话听在灵女和皇上耳朵里又是另一番语境,一根隔阂的刺在不经意间扎进了他们心中。

皇上眯着危险的眸子,嘴角噙起一丝玩味的笑,目光若有似无的扫过云幽歌尴尬的脸:“看来灵女想当人姐姐这事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小韩子并不乐意。”

云幽歌冷冷的瞄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 元朗,强行拉着韩宛如将其按在元朗对面的位置坐下,冷声命令:“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报恩吗,从此刻起你就是我云幽歌的弟弟,谁要是敢伤害你,就是与我灵女为敌与我神庙为敌。”

韩宛如惶恐的看着元朗乌云密布的脸,急忙想要拒绝,云幽歌一道杀人的眼神狠狠的剜过韩宛如,韩宛如咬着牙,心中重重的叹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与其被皇帝悄无声息的弄死不如抱着灵女这棵大树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

“如此,小韩谢姐姐维护之情,”韩宛如说着倒了一杯茶双膝跪地双手奉上茶杯“小韩借花献佛还请姐姐不要嫌弃。”

云幽歌满意的接过茶,扶起韩宛如,郑重有力的承诺:“小韩从今往后只要姐姐活着就不允别人伤你分毫。”

收到警告的元朗也不恼,一出好戏看完自然也该回去批折子,不过回去之前嘛他也没忘带走某人的宝贝弟弟。不能动一根汗毛吗,那之前的宫刑算什么,挠痒?

一路跟着元朗的轿撵到了御书房,韩宛如十分有自知之明的停在书房外。

在幽兰殿的事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就传遍宫中,现在人人都知道虽然小韩子是幽兰殿的红人,却也是皇帝的眼中刺肉中钉,皇帝欲除之而后快。白眼、嘲讽、黑手只要韩宛如一日在皇宫,只要灵女一日不接受皇帝,这些都将加诸在她身上。

午后的阳光最毒,何况韩宛如站在太阳底下一动不动,不出半个时辰已现中暑迹象,眼睛发昏的她抬头看着忽明忽暗的天空只觉天旋地转,就在支持不住时一个修长白皙的大手及时扶住就在支持不住时一只沉稳有力的大手及时扶住她。

韩宛如从未见过相貌生得如此丑陋凶顽之人,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貉胡须,身材高大粗狂,一看就让人心生畏惧。

“站稳咯。”男子大大咧咧的说着,韩宛如感觉耳膜都快被震破。

“谢、谢大人。”韩宛如低着头恭顺的道谢。

男子并没有走的意思,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韩宛如看了半响,然后哈哈哈大笑,韩宛如起先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生怕被他识破女儿身,闻他雷霆般得笑声更加惴惴不安。

男子终于止住了笑声,依旧震天响的说道:“你是不是让皇上一怒之下阉割的灵女心上人?”

韩宛如闻言吓得脸色都变了,都说伴君如伴虎,这人怎的如此放肆,在御书房前这般大声嚷嚷 ,若不是天生脑残就是诚心让皇帝难堪,他是高兴了,自己呢,八成凶多吉少,刚刚对男子的一点好感此刻荡然无存。

韩宛如久不出声,男子不耐烦地吼道:“问你话,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

韩宛如给男子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回道:“回禀大人,奴才是灵女的弟弟 并不是什么心上人。”

“放屁,你当老子三岁小儿好唬弄,快说,不然今天打断你的狗腿。”

韩宛如挨了对方重重的一巴掌,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啃屎,本就中暑的她眼冒金星,眼前一片黑暗。

“你个狗奴才别给老子装死,快TM起来。”骂着又要给韩宛如一脚。

“皇上有旨魏统领进殿说话。”郭公公的声音适时响起,男子嫌弃的朝韩宛如吐了唾沫 ,转身朝书房走去。

郭公公斜眼瞧了一眼快晕死过去的韩宛如:“丢人现眼的狗东西赖在地上干嘛,还不快滚回住的地方,再在这丢人现眼,仔细你的小命。”

韩宛如摇摇晃晃的挣扎起身,在郭公公的授意下,被小舟子扶回 住处。

当晚韩宛如高烧不退,身体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烧烤, 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一群孩子指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骂她小野种,小女孩生气的和他们打架却被赶到的女人拖回家用藤条狠狠抽打,女孩哭着求饶,女人没有丝毫心软并将她关进了小黑屋。女孩哭着打门求女人放她出去,可女人径直走开,被关了一天一夜的小女孩又怕又饿终于在哭泣中昏死。韩宛如看着小女孩,一股被遗弃的悲伤从四肢百骸扩散开来,她很想给那孩子一点温暖和安慰,遗憾的是小女孩看不见她也听不到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