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太后出马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529 2016-03-14 19:52:17

  齐国清王安旭,楚国太子萧逸在代国皇帝元朗大婚前十天赶到代国国都镐京,被元朗安排在驿馆休息。

清王安旭风流倜傥自带潇洒,是九州有名的美男子,太子萧逸也是难得的美男子但站在清王安旭身边始终要稍逊一筹,那双饱满阴郁的双眼时刻带着一股骇人的寒气让人敬而生畏。

两个人互相打过招呼,只一眼他们便知对方不是同道中人。清王安旭嫌楚国太子身上杀气太重,楚国太子萧逸则看不起齐国清王这种胸无大志终日流连在胭脂水粉中的浪荡子。

元朗身在龍台殿,暗影将齐国清王和楚国太子的行踪一一告知,元朗幽深的眸子时有沉思,吩咐暗影暗中盯着不可打草惊蛇后挥手示意他们退去。

韩宛如已失踪五日,至今仍不知是何人动的手脚,元朗有些心烦,他的皇宫有人能来去自如,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绑走一个人,这让他非常愤怒,就仿佛头上悬着一把尖刀,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掉下来刺死你。

掌管皇宫安全的魏虎臣被他下令打了八十杖,至今还下不来床,皇宫的安全暂时交由刚刚回京的大将军宇文蔚 负责。

宇文蔚并不想蹚这趟浑水,但魏虎臣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有难自己若袖手旁观也说不过去,何况正值多事之秋,为人臣子自该为君分忧。

“宇文蔚朕限你十日之内查出真凶,救出灵女弟弟,你可有异议。”

宇文蔚不卑不亢的挺直脊背,抱拳答道:“臣遵旨。”

元朗冷着脸锐利的目光似要在宇文蔚身上烧个洞来:“好,十日之后朕见不到小韩和凶手,你就自行了断吧。”

宇文蔚面无表情的给皇帝作了一揖,皇上的狠绝他一向清楚,这次有人在他眼皮底下作恶,他更不会轻纵,魏虎臣只挨八十棍算他运气,换做在他的军营出了这等大事,他一定将其打残以儆效尤。

魏虎臣自知连累宇文蔚受累,他拉着宇文蔚将凶手祖宗八代骂了一遍,又在心里狠狠记了韩宛如一笔,自从这个韩宛如出现,他这已是两次被皇帝处罚了,这梁子他算是和他结上了。

宇文蔚十分瞧不上魏虎臣对待韩宛如的态度,这事他在回京路上早有耳闻,那个小韩说到底不过是个炮灰,本就是倒霉之人,魏虎臣不同情也罢了还墙倒众人推的上去踹一脚,活该不被皇帝待见。

查了两日也没什么线索,宇文蔚将目光放在了宫里,皇叔元善兵败后,宫中细作都被清除,一定还有漏网之鱼,不然他们怎么那般清楚小韩的一举一动,甚至知道他那日休息。

看似平静的京城,看似祥和的皇宫正被乌云层层笼罩。

云幽歌日日待在幽兰殿,她是灵女占卜问卦自是手到擒来,看着面前的卜卦,她的心揪成一团,随着大婚将近她的灵力正在急剧退去,就连普通的占卜都做不到,她不甘的握紧拳头,幸福明明触手可及,为何,为何要阻止她得到幸福。

自云幽歌搬进幽兰殿宫中甚少有人来往,听闻太后、白贵妃、德妃不请自来很是诧异,片刻之后她便了然。

太后坐在幽兰殿主座,白贵妃、德妃依次落座,云幽歌进退有度的向她们行礼问安。

太后雍容华贵虽然年至四十因保养得当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凤目凌厉,不怒自威,她对着云幽歌一阵打量,宫中不乏美貌女子,云幽歌却着实美得惊人动魄,六宫粉黛在她面前不过是粗鄙陋颜,怪不得皇儿要冒大下之大不为娶她,这样天仙般得女子别说是男人就是女人多看两眼也为为之倾倒。

“云幽歌,你好大的胆子,身为九州灵女竟敢勾引皇帝。”太后重重拍着桌子怒道。

云幽歌并未被太后吓到,她笔直的站在大殿中央,红梅傲骨遗世独立:“太后心知肚明,又何必多此一问。”

一旁美艳婀娜的白贵妃一脸敌视地瞪着云幽歌,自从皇上带回这个云幽歌就再未踏进暖冰阁一步,如今皇帝更是为了娶她不惜与整个九州为敌,她恨,恨死了这个夺了她宠爱的女人。

“母后,您看她的轻狂样,根本没将您放在眼里,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后宫之主。”

太后闻之冷笑:“后宫之主若是能入神庙灵女的眼,我代国自然会将皇后之位亲手奉上,神庙灵女你记住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来我代国皇宫,只要哀家活着一天你就甭想兴风作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