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一步之遥的自由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523 2016-03-14 11:29:41

  热茶烫了云幽歌的手,元朗急忙抓起云幽歌的手查看,怒叫太医。

云幽歌看着既担忧又心疼自己的元朗心里十分感动,她轻轻拍着他的手:“朗哥哥我没事。”

元朗不悦的瞪了一眼云幽歌:“手都烫红了还说没事,好端端地怎会碰到茶杯。”

云幽歌瞄了一眼跪在地上一脸焦急盯着她的韩宛如,感叹道:“是啊 ,怎么会呢?”

元朗有双狼一样的眼睛,他将目光转向韩宛如,云幽歌是因为韩宛如才失神打碎茶杯的, 刚刚韩宛如昙花一现的笑容的确可爱非常。

韩宛如在元朗强烈的敌意下,敛去对灵女的关心,温顺的低下头颅,恢复成懦弱的小太监。

“你的请求朕准了,朕和幽歌大婚第二天你就自行离开吧。”

韩宛如感恩戴德的谢了恩,在皇帝的示意下他退出幽兰殿,皇宫终于要和它说再见了,这份喜悦她恨不得大声欢呼,让全天下都知道她韩宛如自由了。

韩宛如难得空闲,她坐在龍台殿外的台阶上看着天上明月稀星,银色的云朵从远方飘来又飘远,金色的琉璃瓦在月光下荡起层层的金波与天衔接。听人说天上的一颗星代表着地上的一个人,不知她这颗星是哪一颗,有没有很孤单。

就在思绪肆意飘荡时,突然一只手捂住她的嘴,不待她回神人已被砍晕。

一盘冷水将韩宛如从昏迷中浇醒,她惊恐的张大眼睛,眼前的黑暗叫她心惊胆战,她的嘴巴被人用布封住,救命声全都成了一个呜呜的单节字符。

不知从何打来一记闷棍,韩宛如背部吃痛地哼哼 ,她自认为最近没有与人结仇,是谁,谁要杀她?她害怕的往一旁缩,她想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硬物,至少这样她会有安全感一点 。

“别动,不然小命不保。”一声冷喝骤起。

韩宛如乖乖不动,她努力看清四周的环境,可天黑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你们是谁,为何抓我?”

回答她的是静寂无声,仿佛刚刚有人说话不过是场错觉,韩宛如悲哀的笑笑,自己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皇帝次日清晨才知晓韩宛如失踪,他怒不可遏,对方为了阻止他娶灵女竟神不知鬼不觉的绑了韩宛如,并以韩宛如的安危胁迫灵女逼她大婚当日退婚。

“朗哥哥,我们已经害了小韩一次,幽歌实在不忍再害她一次。”云幽歌忧心忡忡的说道,她是自私,可还没自私到一再利用韩宛如的血来成全自己的幸福。

“他们想威胁朕,没门,幽歌你放心小韩朕一定会将他平安救出。”

“朗哥哥,我们还是取消婚礼吧。”云幽歌忍痛劝道。

元朗闻之一拳将茶几打烂,吐出两个冰冷彻骨的字:“绝不。”

血顺着chajin肉里的木屑往外流,云幽歌捧着元朗受伤的手,她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也非善男信女,可让她漠视韩宛如的生命,她做不到。

元朗抬起云幽歌忧愁的脸,让她直视他的眼睛:“幽歌,朕这辈子求的不多,得到的也不多,你朕势在必得,朕不希望再从你嘴里说出放弃的话。”

“朗哥哥,您执意娶幽歌是因为爱幽歌还是为了其他目的?”

元朗静静地与云幽歌对视,良久他冷冷笑道:“朕以为幽歌是全天下最懂朕之人,看来是朕高估幽歌对朕的了解了。”

“朗哥哥,”云幽歌毫不退让的看着元朗,在她心里早已认定元朗是她的良人,哪怕她的爱天理不容,她也无怨无悔,她唯一在乎的是元朗的态度,她怕她的一腔痴心换来的是利用是阴谋“如果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呢?”

元朗眼神深邃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云幽歌是真情是假意,他如她般看不清亦猜不透:“幽歌,朕真怀疑这是你和你那个宝贝弟弟自编自导的一出戏,其实你若真的不愿嫁给朕朕也不会真强要了你,朕会等,等到你心甘情愿嫁给朕的那天,可你为何要欺骗朕?”

两个人彼此试探,谁也不肯在这一刻袒露自己的真心,帝王的尊严,灵女的骄傲,相处不久的两人终是落入他人的圈套。

韩宛如不知自己在黑暗中待了多久,昏睡中她梦到了那个孩子,她的哭声撕心裂肺听得她肝肠寸断 。

一身薄凉之气的男子凝视着梦中都在哭泣的韩宛如,心中微微动容,他虽不赞成幕僚的计划,但人毕竟是他下令抓的,希望这个孩子在灵女心中的分量真如传说得那般举足轻重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