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第十章遭遇小偷

情穿千年之弃后归来 傻帽儿 1482 2016-03-09 18:44:31

  三月的阳光比想象的还要炙热,三月的春风又比想象的还要寒冷,冷热交替直入肺腑,疼吗,应该是不疼的,不然怎会没有一点知觉。

一步一步,不知何处是去处,却是不能停的,就这样从天亮走到天黑。

以为那个冷峻的男子早已离开,回头却正对上他无波无澜的眸子。

“你跟着我做什么,怕我寻死吗,”说道此处,韩宛如觉得可笑,于是就真的笑出声“你放心,我不会死的,好不容易活下来怎么会轻易丢掉性命,我又不傻。”

“你不傻,那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韩宛如诧异的看着宇文辰,这句话比他们认识以来说的所有话都多,是自己的模样表现得太可怜了吗,不然以他的性格实在想不出他反常的原因。

既然他如此给她面子,她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干干的笑了一声:“我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不过你是对的,我确实太笨了,想了一天也没想出答案。看你好像很聪明的样子,不然你帮我想想我到底该去哪?”

“你想去哪?”宇文辰觉得眼前的女子十分奇怪,人家都告诉她她丈夫的下落了,不去追人反倒在这浪费时间。

“想去京城。”韩宛如诚实回到。

“那就去。”宇文辰言简意赅。

韩宛如沉默半响,看着宇文辰的眼神尴尬又期待:“我没有盘缠你能借我五十两吗?”

“可以。”宇文辰想也没想的说道。

韩宛如张大嘴巴,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眼前这个男子似乎比他冷峻的外貌热心多了。

良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雀跃的握着宇文辰的手感谢他的慷慨解囊。

宇文辰第一次与女子这么亲密的接触,当即皱起眉头,忍了一会,好在韩宛如很快放开了他。

“宇大哥,你的钱我一定会还的。”韩宛如一字一句认真的承诺道。

宇文辰酷酷的答道:“随便!”

一路疾行, 不知是不是没有缘分,韩宛如始终没能追上韩阳,甚至连他们的行踪都无法打探到。

赶了一个月的路程,韩宛如此刻正站在皇城脚下,这威严高立的城楼让她心生敬畏。

“公子我们进城后去哪?”赶车的马夫也是第一次来京城,对京城充满了好奇,想着将雇主送到地方,就去集市买些水粉美食送给家中妻儿。

“就到这吧。”韩宛如跳下马车和马夫告别,步伐坚定的朝城门走去。

心中默默念着韩阳的名字,既甜蜜又苦涩,他若是见到自己会不会很惊喜呢,毕竟他的未婚妻再次死里逃生。

韩宛如做梦都不会想到,踏进城门的她此生再不会有自由可言,她的一生从这一刻起注定与这皇城中的主人纠缠一生,爱恨一生。

京城不同于任何一座城市,它象征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是皇权的集中体现,是震慑他国的一种间接手段。它繁华却不奢靡,它庄重却不失生气。

韩宛如看什么都新奇,看什么都觉得妙不可言,她甚至忘了要先去打听韩阳的下落。

一个摊子上正做着各式各样的小糖人,饥肠辘辘的韩宛如看着眼馋,花了三个铜板买了一个凤凰图案的糖人,刚放到口中还没尝到味道,就被穿梭在人群中的路人撞了一下,手心不稳,眼巴巴看着糖人掉到了地上,还被人踩了一脚。

“对不起啊对不起。”撞人的男子慌忙道歉,将地方的糖人捡起往自己身上蹭了蹭,自觉差不多了塞回到韩宛如手中。

韩宛如目瞪口呆的望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等她回过神,那撞人的男子早没了踪影。

瞧了瞧手中的小糖人,韩宛如只能感叹自己运气不好,折回身打算再买一个,手刚触到腰间,心不由得一紧,再仔细摸了摸身上钱袋果然不见了。

“抓小偷啊!”韩宛如大喊着寻着小偷消失的方向跑去,人山人海,她悲哀的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小偷长什么样。

人生地不熟又没有钱,韩宛如找不到偷钱的小偷都快哭出来了,摸摸饥饿的肚子,看看手中还沾着灰尘的糖人,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好的不灵,坏的百验百灵。

韩宛如可怜兮兮的找了个台阶坐下,此刻的她就像是找不到家的小狗,等待着主人认领 。

“小哥需要帮忙吗?”一道音如黄鹂的女声,娇滴滴的从头顶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