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224浑身都透着一股无力感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2076 2017-07-01 12:00:00

  因为还在担心,顾不得膝盖上的疼痛,加快了步伐,忍不住问道,“紫衣和柔佳呢?”

  月香赶紧上前扶着,听到这个,有些难过,“紫衣姐姐和柔佳姐姐伤的好重,我之前已经给她们都擦了身子,上了药,这会两人还未醒来!”

  “药?是之前你紫衣拿回来的药吗?那好像不多了,够吗?”在岳怜灀的记忆力,好像只有那一次初入王府,和紫衣关系还挺紧张的,她拿回来的药,自己还打趣过她,现在她们竟然为了自己被打成这样,内疚的情绪一下全冒了出来。

  月香看着岳怜灀有些神伤,“紫衣姐姐拿回来的药还没用,我出来的时候正好就看见...”将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岳怜灀,“事情就是这样,这瓶药是那个陌生男子留下来的!”

  岳怜灀思索了一瞬,这大概跟飞殇一样是他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人,如果是这样,那紫衣和柔佳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了,“我去看看她们。”

  月香搀着她小心翼翼的进了她们平常休息的耳房看着两个人脚对脚的趴在床上,身上虽然已经换过了干净的衣裳,可是那透过纱布渗出来的丝丝血迹还是让人看着实在不忍心,内心突然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除了连累身边的人,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当初为了保护月香,从岳府逃到了王府,现在想保护的人越来越多,又应该逃到哪里...

  一声嘤咛,拉回了岳怜灀的思绪,看着紫衣慢慢的睁开了眼,赶紧上前坐在床榻边,“紫衣,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疼...”自己都感觉不到,眼泪已经哒吧哒吧的落了下来。

  紫衣苍白的脸色有些无措,想起身,又扯到了伤口,岳怜灀强行又让她别动,“你就别动了,回头伤口再裂开。”

  紫衣撑起上半身,扭着脑袋回头看着岳怜灀,“我们不是那么娇弱的人,身子也没有那么脆弱,这几下板子,根本就不算什么!”

  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岳怜灀的眼泪流的更凶了,“你还安慰我,再不脆弱,那也是人的身体,你以为你们是铜皮铁骨吗,别人都找上门了,你们还要这样护着我,如果你们出了事,我要怎么办。”

  月香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看到紫衣的眼神,拿出帕子上前给岳怜灀擦着眼泪,自己也忍不住红了眼睛,“小姐,你别这样,紫衣姐姐受了伤,已经很难受了,你再说下去,她们怕是都不能安心养伤了,而且你的膝盖也要好好养着,不然受了凉,以后可有苦头吃了。”

  紫衣听到这里,一着急,支起身子,“嘶~”

  岳怜灀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娇嗔道,“让你别动了,怎么这么让人操心。”

  紫衣心急的说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事,王妃是不是责罚夫人了,夫人哪里受伤了。”

  岳怜灀埋怨的撇了一眼月香,月香咬着唇低下了头,这才转过头,擦干净自己的眼泪,“跟你们比,那算啥?即便我不是铁打的,这些小伎俩我也受的住。”

  “可是...”

  “你别可是,你们要是当我是半个主子,就听我的,赶紧养好伤,不然我可是要扣你们薪水了,倒时候可别说我抠门...”

  紫衣啼笑皆非,只能无奈的应承下来,岳怜灀离开的时候,还特地嘱咐月香好好的伺候着...

  岳怜灀一瘸一拐的回到了房间,坐在床边,“月香,去打盆温水过来。”

  “诶”

  把裙摆掀到大腿上,慢慢挽起裤脚,看着已经青紫肿胀的膝盖,叹息一声,那凹凸不平的小石头硌在膝盖上,真是疼到了心坎里,月香此时也端着温水进了房间,看着岳怜灀的膝盖,吓的手上的水盆差点扔出去,急吼吼的冲到跟前,放下水盆,拧了帕子准备擦拭,岳怜灀直接接过帕子,弯着腰咬着牙擦着膝盖,还挤出一个笑容看着月香,“这只是看着严重,过一会就好了,你别一副我得了不治之症的模样呀。”

  月香蹲在床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瞧着岳怜灀无奈的眼神,硬生生的把眼泪又憋了回去,那样子让岳怜灀有些忍俊不禁,“你别担心我,你好好照顾她们俩,这次是我欠了她们好大一个情,所以你要替我好好照顾她们,直到康复。”

  月香瘪着嘴,“小姐,为什么王妃一来,咱们这里就都成了伤员,王爷又不在,这样折腾,咱们是不是最后都会没命呀!”

  岳怜灀沉默了,她一直都知道她不适应古代的这种生活方式,可是对洛庭轩的爱意让她无视眼前的任何困难阻滞,但是不是她无视,这些就能不存在的,这种阶级严明的时代,自己的身份太过卑微,对于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主宰,何谈其它!

  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困在这方天地里,在没有洛庭轩的地方承受着那些女人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留下来只是想陪伴洛庭轩,可是他不在,自己留在这里是为什么,“月香,咱们逃吧!”

  此言一出,月香一双水眸圆瞪,感觉自己听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话,“小姐,你说什么?”

  “我说,咱们离开这里,天高海阔,一定会有我们的容身之处的!”

  “小姐...”月香颤颤巍巍的抬手去抚岳怜灀的额头。

  岳怜灀拉下她的手,“我没生病,我是认真的,就像你说的,再待下去,怕是最后小命也留不住了。”

  月香一下子跪了下去,自己扇着耳光,悲切的说,“是月香口不择言,大逆不道,小姐,你不能听月香的话,月香方才是胡说的...呜呜呜...月香该死...”

  月香的举动一下子吓到了岳怜灀,她没想到自己的想法太过天马行空,把月香这种有着根深蒂固奴役思想的丫头吓的不轻,仔细想想,如果自己走了,怕是会连累一群人,首当其冲的就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紫衣和柔佳,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有心人借题发挥,怕是连岳府都不能幸免,她倒不是对那家人有什么感情,只是想到已经嫁人的大姐,怕是也会受到牵连,哎,浑身都透着一股无力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