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二十三 孤男寡女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1795 2016-03-13 12:02:02

  现在的画面实在是太诡异,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进来,那么就算自己长满嘴也说不清了,一只手护在身前,另一只悄悄的伸出去想拿搭在一旁屏风上的袍子,可是怎么够就是差那么一点。

“给你!”一只手搭着袍子的手伸到岳怜灀的面前,她惊异的望向他,发现他的脸依旧转向另一方,确定他不会突然转过头,岳怜灀才接过袍子,转过身披在身上跨出浴桶,后退一个自己认为安全的距离冷冽的看着不知道何时从浴桶里出来的男人。

“不知道公子深夜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屋顶上?”语气中的不悦显而易见。

洛言之没想到自己会碰到这么狼狈的局面,尴尬的挠了挠脖子,自己出现在屋顶,确实有些‘不单纯,’如果这个女人跟自己的哥说了,怕是会被哥毫不留情的赶回南陵。“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有意的,这个”指着屋顶,“纯属意外,我也不想的!”

岳怜灀此刻只是披着一件外袍,纤细雪白的脖颈暴露在外,一头青丝还在滴水,整个人如同水仙,高傲圣洁,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若是公子无意,那么就请公子赶紧离开,不然你我便是跳进江河也洗不清了。”

洛言之一怔,没想到一个女子碰到这种情况竟然这样这样冷静,不自觉的望着她,滴水未干的发丝散在身后,身上的水浸湿了外袍,显出那曼妙的身姿,洁白如雪的双足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眼前,一双眼眸干净清澈,带着些许惊讶,些许防备,些许茫然,反观自己倒真像是一个采花失败的登徒子,想我洛言之几时这般唐突过。

“今天的事,你不会说出去吧?”洛言之还是想要确认一番。

岳怜灀斜睨了他一眼,“这种情况,应该是我说这句话吧,不管是谁的原因,最后遭罪的肯定是我,所以,公子若真是无意,那么还请公子对这件事切莫再提起。”

洛言之指了指头顶上的那个大窟窿,“今夜,这个房间怕是待不得了!”鬼使神差的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关于这个洞如果有人问起来,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个就不劳公子费心了,孤男寡女,瓜田李下,公子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这个场景确实让人浮想联翩,没有想法那就奇怪了,没想到自己和这个七夫人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离奇。

顶着湿漉漉的衣服,在岳怜灀不欢迎的眼光中洛言之还是很识趣的离开了吟风馆。

这次可不能用飞的了,只能乖乖的用走的,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不久,一个鬼祟身影也悄悄出现……

岳怜灀望着那个窟窿,心里顿时无语,天上掉男人这种事都叫她碰上,还有什么奇迹是不会发生的。

换上干净的衣服打开门向一边的房间走去,轻轻敲了敲门,月香一脸惺忪的模样,“小姐,哎呀,月香怎么睡着了!”本来伺候小姐沐浴了,哪知道被小姐给推了出来,回到了放假不知不觉的竟然就睡着了,月香此刻懊恼不已。

岳怜灀径自走进了房间,满脸无奈,“我的房间大概年久失修,屋顶穿了个洞,想来不太安全,月香,今天咱们俩挤一挤吧!”

月香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走到岳怜灀的身边左看看右看看,“小姐没有伤到哪里吧,怎么会这样呢,王府的屋顶也太不牢靠了,小姐你睡床上吧,月香打给地铺就可以了。”

“这床足够我们两个人睡了,干嘛要打地铺,现在已经深秋了,地上寒气重!”

“小姐,月香皮糙肉厚的,没关系,小姐赶紧睡吧!”说着月香就到柜子里拿出被褥。

岳怜灀一把夺过被褥又塞回柜子里,“再怎么皮糙肉厚也是个姑娘家,寒气入体,你老了有你好受的。”佯装生气的把月香拉到了床边,“我喜欢睡外面,你,睡里面!”怕月香半夜又爬起来,岳怜灀将月香赶到了里面,自己犹如铁将军一般横在了外面。

月线看着小姐的背影,感动的热泪盈眶,眼前的小姐虽然对自己也好,可是这样贴心掏肺却是在火灾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和保护小姐,月香在心里暗暗保证,在岳怜灀的催促下这才睡下。

落雨轩

岳景灀听完绿儿的汇报,一脸的邪恶,“这个岳怜灀,有了王爷的宠幸,竟然还这般不知道羞耻的半夜私会陌生男子,跟她娘一样不甘寂寞啊!”

“小姐,咱们应该要怎么做!?”绿儿也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岳景灀仔细的想了想,手指细细摩挲着另一只手腕上的玉镯,“这件事得从长计议,只是你一个人看见了,没有实际的证据,就算说了,也没人相信吧。”

绿儿想到了什么,对岳景灀附耳说了什么,岳景灀眼前一亮,笑的格外张扬,“此话当真?”

绿儿点点头,“是的,我一直都在那吟风阁待着,听得真真切切的。”

“哈哈哈哈,好,此事交给你去办,如果成了,绿儿可是要记一个头功啊!”岳景灀的眼前已经出现了岳怜灀被赶出府遭万人唾弃的模样了,今夜怕是会高兴的睡不着觉了。

绿儿静悄悄的离开了落雨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