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十八 靖王妃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2025 2016-03-08 12:00:03

    冷静了一阵,想到自己并不是因为喜欢靖王才嫁给他的,他有多少妻妾关自己什么事,想到这里,整个人都豁然开朗。

  重展笑颜,这个岳景灀不就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吗,自己就偏偏不让她看,大方的回应道,“既是如此,那么多谢景夫人相告了,这个王爷,昨夜那般激烈,竟然都忙的没时间告诉人家!”那模样带着娇羞,此刻让人真的以为王爷对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疼爱’!

  果然,岳景灀的脸色大变,昨天翻云覆雨之后,自己便沉沉的睡着了,早上起身之时,身边早已经没有了王爷的身影,身旁的位置也早就没有温度了,原来竟是半夜到这个贱人那里去了。

  咬牙切齿的质问,“昨夜王爷去你那了?”

  看着岳景灀的样子,心情大好,看样子,靖王也没有在她那里过夜吗,怕是完事就撤了,正好气死你,一脸羞涩,像是非常不好意思一样,“昨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王爷来我这不是很正常吗,真是没想到,王爷居然那么强悍,差点让人家死掉!”这个岳怜灀可是没说错,是差点就被那个强势的男人给掐死了。

  不过说出来的话可是暧昧的紧,凡是听到的人都能想象到那是怎么样一个挥汗如雨的场景,身边的丫鬟们都不禁红了脸,低下了头。

  岳景灀都快将银牙咬碎了,昨夜王爷虽然宠幸了自己,可是却不准点灯,也不说话,自己只能沉醉在那强健的身体和有力的律动,现在想到的那个画面,里面赫然出现的是岳怜灀的身体和沉醉的表情,双拳不自觉的握紧。

  如果岳怜灀此刻知道岳景灀想象的画面,大概会吐血吧,一边的紫衣故作淡定,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这个岳怜灀,还真是能编,如果不是看着王爷离开,自己肯定也被那精湛的演技给骗了吧,不住的摇了摇,唉,这个女人,真不是一般的厚脸皮。

  见没讨到好,还弄一肚子憋屈,岳景灀气的脸都青了,看着一脸得意的岳怜灀,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又不能做什么,只好作罢,气哼哼的拂袖而去。

  待到她们走远了,岳怜灀嘴角的笑意骤然掩下,想气我,不知道姐是被气大的么,这么点气都受不了,在前世就白活了二十三年了。

  紫衣上前提醒,“夫人,时辰到了,咱们该去望云斋了。”

  轻轻颔首,一行人朝着岳景灀离开的路线走去。

  谁也没有发现不远处一脸黑线的靖王洛庭轩,自己不过去望云斋让念心多加小心防备这些女人,回书房的路上竟然听见有人议论自己,便驻足观察,发现竟然是岳府的两姐妹,那岳怜灀经过一番简单的装扮,倒和自己昨夜见到的那个不修边幅的女人大相径庭,一丝好奇让他停留在原地听她们说些什么,没想到,听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内容,饶是他一个大男人都说不出这般直白的语言,什么叫差点让那个女人死掉了……这话,怎么听就怎么觉得别扭。

  到了望云斋,众人早已到齐,而岳景灀也已经端坐在王妃的下手,望着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岳怜灀还是被震撼了,这靖王能满足这么多女人吗,也不怕用坏了肾,心里止不住的恶寒……

  紫衣本不想管她的,但是又怕她捅出个大篓子,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她耳边小声提醒,正堂上的是靖王妃,左边顺着下来就是景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右边顺下来的四夫人,五夫人和六夫人,您作为七夫人是要给每一位敬茶的,对上岳景灀那双等着看好戏的眼神,岳怜灀就怒火中烧,没事娶这么多女人,这不是害人嘛。

  心里虽然无法平静,可是面上却还是一派恭敬淡然,微微福身,“见过王妃和各位夫人!”

  “起来吧。”念心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跟景夫人倒是眉眼有几分相像呢,听庭轩哥哥说她们俩是姐妹,怪不得呢,不过,这个七夫人,不可否认,长的可真是美呢,论起年纪,看样子要比自己小吧,“你叫怜灀吧?”

  岳怜灀抬头看向念心,发现她的眼眸干净清澈,没有半分杂质,那双眼仿佛灵动的会说话一般,让人沉醉其中,“回王妃,正是。”端起身旁月香捧好的茶盏向念心走去,带着淡淡的笑意将茶盏递上,“王妃请喝茶!”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被岳怜灀吸引的感觉,这个女子不矫揉造作,面上总是挂着温柔的笑意,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浑然天成,伸手接过茶盏,慢慢的饮下,而后将茶盏交给身边的柔佳,以微笑回敬。

  接下来,岳怜灀又将刚才的动作重复了六遍,表面上依旧维持着笑意,心里已经将这些女人骂了千万遍了。

  做完了这些才有机会休息一阵,得到王妃的首肯,岳怜灀坐到了那个六夫人的旁边,也趁机开始观察着这些女人,电视上面的剧情不是说女人们聚到了一堆就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这个女人怎么从自己进来之后就惜字如金,大家都不怎么说话,看起来都是亲近有礼,目光不经意的飘到了对面的岳景灀,发现她也正在看着自己,眼神里满是恨意和不屑,岳怜灀懒得和她大眼瞪小眼,直接回她一记白眼,转头看向别处,硬生生让岳景灀吃了个瘪,脸色青白交加,心里怒极,这个岳怜灀,真是没让她烧死,反而还让她胆子变得不小。

  大家饮着茶,寒暄着,真的发现这个女人好像都不怎么会聊天,说来说话都是那些恭维王爷和王妃的话语,岳怜灀真心觉得无聊,心思早都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了,等到她回过身的时候,屋子里只剩下她和王妃,赶紧起身行礼,“怜灀告退!”

  “等等!”念心开口叫住了她,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女子很特别,特别到很对自己的胃口,鬼使神差的想要留下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