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十七 该死的排名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1985 2016-03-08 08:45:07

    重新获得空气,岳怜灀拼命的呼吸着,望着门口的方向,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着,刚才,若是他的手稍稍用力,自己的这条小命怕是结果了,在这里,人命还真不是一个值钱的东西,不过,看他的样子,虽然很生气,但是应该是答应自己了,这个洞房花烛夜还真是够特别的。

  确定了靖王不会去而复返,岳怜灀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吃也吃饱了,吓也吓够了,现在……熄灯睡觉!

  “小姐,醒醒,该起床了……”一道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呼唤,岳怜灀还没有睡够,嘟囔了一阵,又翻身往被子里钻了钻,“让我再睡一会……”

  “小姐,我们今日要去给王妃请安敬茶的,迟了就不好了!”这声音锲而不舍的往耳朵里面钻,岳怜灀一个鲤鱼打挺,猛的坐起来,一脸的黑线,最讨厌睡觉的时候硬生生被人叫醒,这样的岳怜灀是有起床气的,现在连眼皮子都懒得抬起来,闭着眼嚷道,“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说嘛,不知道吃饭睡觉大吗。”

  月香看着一旁黑着脸的紫衣,偷笑道,自己可是已经习惯了小姐这副模样,凑到小姐的耳边,“小姐——”轻柔绵长的时候让岳怜灀抖了抖,掏了一下耳朵。

  等等!!

  想到了什么,大脑当机一下,立刻回神,睁开眼睛看到月香那张无限放大的脸,还冲着自己砸吧砸吧眼睛,岳怜灀这才想到自己已经有一天一夜没见过月香了,立刻下床拉着月香仔细检查起来,“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这府里的人有没有虐待你,或者欺负你什么的……”说着还不怀好意的撇了一眼旁边的紫衣。

  月香心里满满都是感动,虽然这个小姐性格变了好多,但是对自己的好也是摆在面上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自己真的好喜欢现在的小姐,忙转身拉住小姐坐到梳妆台前,按着她坐下,“小姐,月香没事,只不过跟着王府的老嬷嬷学习了一下王府的规矩,听说小姐急着找我,所以月香一大早就回来伺候小姐了。”

  “真的?”反正岳怜灀是满脸的不信。

  紫衣在一旁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少主为什么会答应这个神经兮兮的女人的要求,“王爷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难不成会吃了你的丫鬟不成。”

  岳怜灀一本正经的回到,“那可不一定!”

  紫衣有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多少女人都想获得少主的青睐,这个女人是向天借了胆子吗,竟敢,竟敢将少主赶了出来,想到昨夜少主离开吟风馆时的满身寒霜,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我刚才迷迷糊糊听到你说什么王妃,什么敬茶的,是什么意思?”

  “今天是小姐去给靖王妃敬茶的日子,我和紫衣姐姐就是过来伺候小姐更衣洗漱的。”月香梳理着那一头柔亮的青丝,小心翼翼的绾起,从今天起,小姐就要做妇人发髻了,想象的样子都很美。

  紫衣捧着一套粉色衫裙,等到月香将岳怜灀的发髻和妆容整理完毕之后,为她换上。

  换装完成,连紫衣都惊讶的挪不开眼,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此刻的岳怜灀与昨日形似两人,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注意到紫衣眼中的精光,岳怜灀凑到紫衣的面前,挑眉道,“你该不会被我迷住了吧。”随后一脸无辜“可是我不喜欢女人也。”踏着轻松的步子走出了房间。

  留下一脸错愕的紫衣,回想她刚才的话语,自己又被戏弄了,可恶,现在的紫衣没有发现,这个岳怜灀来府里不过两日,已经让素来稳重的她脸上多出了很多以前不曾有的表情。

  岳怜灀来到后花园,才发现,这个靖王府可真是内有乾坤,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可是花园中一切还显得那么生机盎然,看着这小桥流水,花红柳绿,让人的心情不自觉的便舒展开来,站在青石小路上,置身花丛中,竟有些飘然成仙的意境。

  对于自然风光,岳怜灀不管是在前世还是今生都是那般热切的喜欢,此时心中想的就是,若是现在有纸笔就好了。

  看着岳怜灀这般沉醉,月香和紫衣竟然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不忍打扰。

  可是越不想有人打扰,就偏偏有人出口,还真是煞风景。

  “这不是七妹吗?”不是因为这个声音极其耳熟,岳怜灀还不知道是在叫谁。

  疑惑的转身看向来人,看着一脸嫣红的岳景灀朝着自己走来,左顾右盼了一番,“不知道二姐此刻在叫谁?”

  岳景灀脸上泛起一丝得意,看来自己这个三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呢,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当然是在叫你啊!”

  “我?”岳怜灀心里隐隐有些不爽,七你妹呀,我何时排成第七了。

  岳景灀拿起帕子掩面笑道,“嫁进了王府,可就要随王府的称呼了,我如今是靖王侧妃,你不该叫我二姐,而是叫景夫人,我也不能再唤你三妹了,按照王府的排序,便要叫你七妹了!”

  七……妹,岳怜灀嘴角抽,眼角抽,甚至连面颊都在抽,弄了半天,我前面排着这么多人呢,自己连‘小三’都算不上,只能算个‘小七’,这该死的靖王,你特么的就是一匹纯种马,单纯播种的公马。

  成功看到岳怜灀的面容僵硬了起来,岳景灀不忘再添上一把柴,“绿儿,还不跟七夫人请安!”

  绿儿得意的福身,“见过,七夫人!”

  此刻岳怜灀的脑海里竟然闪进一堆词,七夫人,欺负人,戚夫人……

  这位份再耍着自己玩吗,怎么就没一个好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