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二十一 紫衣求药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2069 2016-03-11 12:02:02

  紫衣出了吟风馆,便犹豫着要不要跟少主说,毕竟少主那里有风公子给的上等的金疮药,夫人的额头不及时处理的话,怕是会留下疤痕的,紫衣此刻没有意识到,自己从开始的不屑已经演变到现在的关心,岳怜灀太让她震撼了,她的心里隐隐觉得,这个女子的为人不像她说的话那般粗俗不堪,甚至觉得她的内心十分高尚。

紫衣不知道的是,王府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没有能够避得开靖王的耳目,飞殇早就把自己监视得来的结果一字不漏的报告给了洛庭轩。

等到紫衣来到勤书阁的时候,洛庭轩正翻阅着古籍,仿佛没看到她一样,紫衣知道少主在看书时最不喜有人打扰,只能如同隐形一般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整个房间都静溢无声,只能听到纸张在翻页时产生的摩擦声,良久,才放下古籍,望向紫衣,“你来帮她求药!”

紫衣忙跪下答道,“吟风阁除了奴婢,夫人和她的贴身丫头都受了伤,所以奴婢。。。”

“干你何事,还真将那个女人当成你的主子了!”

声音虽轻,却已然不悦,紫衣大骇,伏在地上,“奴婢不敢,奴婢的主子只有少主。”

桌面上传来节奏分明的敲击声,正是这样普通的动作却让手下的每一个人心里万分紧张,这是少主在等待和思考的节奏。

敲击声突然停止,“拿去,好好盯着吟风馆,记住你的本分。”洛庭轩将一直精致的白色瓷瓶放在了书桌上。

得到指令,紫衣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起身拿着瓷瓶恭敬的答道,“奴婢谨遵少主口谕!”

紫衣走后,书房后的一个书架陡然向一边移动,一袭白影和蓝影翩然而至,出来之后,洛言之回身一个掌风,那个书架又回归了原位。

“这年头,肯为下人出头受过的人,我还真没见过,哥,你的这个七夫人倒真是蛮有趣的嘛,改天一定要去会会她。”洛言之自说自话,对于洛庭轩那冷冽的目光直接忽略不计。

风挽尘看着面色不太好的洛庭轩,甚是担忧,“最近身体可有异样?”

洛言之也是一改嬉笑,严肃的看着洛庭轩。

“我没事,还撑得住,最近倒没有什么感觉不适的地方。”洛庭轩敛下眉有意无意的捏着桌上茶盏的茶盖轻轻拨弄着水面上的茶叶。

风挽尘可不这么认为,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师弟对于目前的身体状况再逃避着什么,也不再让自己给他诊断,心里叹息,希望是真的没事才好。

“离陌何时能够到都城?”风挽尘看向洛庭轩。

“不出两日吧,总觉得那个赵云齐不会这么安分守己,将离陌从玄丰调回来,就是让他盯着赵云齐的一举一动,若是有必要,我们还要助他一臂之力,将都城弄的越乱越好。”银面具下的半张脸展现一抹无法猜度的笑容。

“你的那个七夫人,还是要多加留意才好,毕竟跟我们之前打听到的差别太大,可别上了岳震天的当”风挽尘隐隐有些担忧,这个岳怜灀定出超出他们的掌控。

猛然松开手,茶盖跌落在茶盏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站起身,双手负于身后走到窗前,望向吟风馆的方向,“之所以答应让她们姐妹两个都嫁进来,是因为知道她们不想岳老头说的那样亲密,内地里不合很久了,让她们在王府相互制约不好吗!”

洛言之手指轻轻拂过嘴唇,不怀好意的笑着,“你那景夫人一看就是个草包,什么都写在了脸上,反倒是那个七夫人,竟然肯受如此奇耻大辱来息事宁人,这般能屈能伸的人,说她什么想法都没有,我可不信。”

洛庭轩一记冷眼飞向斜坐在椅子上的洛言之,“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在南陵你想如何都可以,这府里的女人,你一个都不能惦记!”

洛言之瘪了瘪嘴,一副妥协的模样,“好吧,好吧,听你的,谁叫我现在是在你的地盘呢!”心里却在窃笑,哼,越不让我惦记,我就偏要惦记!

风挽尘作为局外之人,看着兄弟两的你来我往,无奈的笑笑。

紫衣拿回了金疮药,细致的在岳怜灀的额头上涂抹着,“这个金疮药用的都是极好的药材炼制的,王爷赏了这一小瓶,真是天大的恩赐呢,我们要省着点用!”

岳怜灀苦笑着,抬眸看着紫衣,“药是好药,但是话不是好话。”

紫衣有些茫然的看着岳怜灀,“夫人何出此言。”

“呵呵,只有受伤的时候才会用到这个药,难不成我们以后都要存着这瓶药以备不时之需?”

紫衣恍然大悟,忙退到一旁,低头认错,“紫衣不是那个意思,紫衣的意思是,这个药,是很难得的,治疗外伤有奇效,不能浪费了!”

岳怜灀没有看到紫衣局促的样子,决定整整她,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不能浪费,也对,这么好的药,不多受几次伤,还真浪费了。。。”

“。。。。。。。”

紫衣没想到,话怎么说着说着就成了大不韪的话了,仔细听来,自己的话真是这个意思,现在就算是浑身长满嘴巴都说不清了,忙急着下跪。

一只收忙拖住了她,“没想到向来言辞犀利的紫衣也有不能反驳的时候呀!”一声轻快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紫衣抬首却对上岳怜灀那俏皮的模样,原来自己被夫人给绕进去了,懊恼的地下了头,“夫人教训的是!”

岳怜灀受现代教育十多年,在现代生活二十多年,认为人都是平等的,自己虽然不介意下跪,但是却不喜欢自己的身边常常有这些将人分为三六九等的行为。

“紫衣,在我的地盘,我不喜欢人动不动下跪,这个膝盖若是不保护好,老了可有你受的,还有月香,我再说最后一遍,在我吟风馆里,若是你们再下跪的话,那么就请你们就离开。”想要纠正她们根深蒂固的思想,不下点狠药怕是不行了,看着两个人不可置信的表情,岳怜灀倒是一脸的‘我会说到做到’的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