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十六 正面冲突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2006 2016-03-08 08:45:07

    吟风馆里,岳怜灀正在大快朵颐的享受美食,民以食为天,怎么着都不能亏待自己的胃,只是穿着这个大红袍子,真心吃的不方便,直接就给扔地上了。

  ‘砰’房门被突然推开,岳怜灀含着刚送进嘴里的鸡腿呆愣的望着门口站着的人,眼神如同镭射一般将眼前的人扫视了一番,不得不说,这个男子的身材真是不错,比例均匀,再看长相,虽然带着一张差不多遮住整张脸的面具,可是毫不影响美感,还增加了些许神秘感,那露在面具外的半张脸光是那曲线分明的轮廓就堪称无懈可击,从黑夜中走来,如同修罗一般冷冽孤情。

  洛庭轩一进门被眼前这一景象惊了一下,面前这个穿着中衣撸起袖子,叼着鸡腿的女人竟然就是那个诋毁自己的人,眼里的厌恶毫不掩饰,如此不修边幅,狼狈不堪的竟然是出自岳府的大家闺秀,而且居然,居然这么不加掩饰的直视着自己,那眼神,像是在品评一件物品般——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看到对方眼里那满溢的不屑和鄙视之后,岳怜灀瞬间就清醒了,将鸡腿放下,心里咒骂着,非要赶着别人吃饭的点来,真是不识趣,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此刻的立场,面前站着的人是要和自己那个什么的人。

  见到岳怜灀坐在椅子上什么动作都没有,眉头蹙的更紧了,“岳府调教出来的人竟然这般不懂规矩吗?”

  岳怜灀听出言外之意,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福身行礼,随口敷衍的说道,“见过王爷!”

  等了好久,却没有等到‘起身’两个字,岳怜灀心里已经将他骂了千万遍,我要填饱肚子难道就是为了这样蹲着吗,实在是蹲不住了,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僵硬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挺挺的站起来,在洛庭轩诧异的目光中装傻充愣,“饭菜都要凉了,这么好的菜不吃就浪费了。”直接又坐回去接着吃。

  只见洛庭轩的嘴角抽了抽,几时被人这样无视过,心里的一股无名火顿时冒了出来,坐在了岳怜灀的对面,冷冷的说着,“比起吃,我们好像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成功看到岳怜灀惊慌的神情,洛庭轩更加邪恶的说道,“你不是说本王耐力不行吗,这个恐怕要你亲自验证了。”

  手中的鸡腿掉在了盘子里,岳怜灀直勾勾的看着他,好半天冒出一句“既然你有那么多排队等着伺候你的人,也不差我一个,不如,您请回,爱上哪就上哪——”

  洛庭轩从没有试过在女人面前说过这么多的露骨的,现如今不光说了,还被人拒绝了,不光拒绝了,还被人下了逐客令。眼前的这个女人,胆子太大了,不仅没有端坐整齐的等待着本来的到来,擅自卸下妆容饰品,还穿成这样坐没坐相,吃没吃相,自己难道是被岳府蒙骗了吗,不是说岳府的三小姐,个性内敛,温柔可人,这个女人,哪里有半分个性内敛,温柔可人的样子。

  “你真的是岳怜灀?”不得不质疑。

  “如假包换!”接下来的话直接气的洛庭轩要吐血了,“王爷如果没有什么事就请吧,吃饭的时候被人看着真的很不痛快,很容易消化不良的!”

  不是因为想到自己多年的计划,真心都想杀了面前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破功,调整着内息,翻滚的情绪瞬间平息下来,再看向岳怜灀,眼神里除了寒意再无其他,起身欲离开之时,却被人叫住了,“王爷几时对我的丫鬟也感兴趣了?”

  洛庭轩看向岳怜灀的眼神迸射出激励的眼光,“你什么意思?”

  岳怜灀也豁出去了,得罪一次和得罪两次对于自己来说没什么区别,最好是一生气就把自己给休了,在这之前最重要的是要找回月香,拿起手边的帕子擦了擦嘴和手,慢慢走到洛庭轩的面前,撇了撇嘴,“字面意思,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王爷把我的丫头藏起来了,该不会是要满足你的个人癖好吧。”

  “你……”

  “或者说,你一开始想娶的是我家的丫鬟,只是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才拿我当借口,好达成你的心愿?”岳怜灀完全没有给洛庭轩说话的机会,一口气把话说完,她在赌,赌这个靖王在意名声,一路走来,对于这个靖王的消息从来都是好的,完全没有负面的,就算是有这么多妻妾,在这个朝代也是一个男人成功的典范,那么这样的人肯定是做足了声援造势的,不会允许一丝瑕疵出现在他的事迹里,强加给他这样的故事,若是不能忍受,那么自然会把月香送到自己的身边。

  洛庭轩一而再的被挑衅,耐心宣告用尽,一把捏住岳怜灀那纤细的脖颈,将她推到门边,以自身高大的身躯钳住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若是你安分守己,对于王府来说,无非是多养一个人而已,若是你不知进退,那么,本王就不敢保证那乱葬岗会不会多一具无名女尸了。”

  轻声细语,此刻却像是催命符一样的传进了岳怜灀的耳朵里,感受到他满身的寒意,心里不禁有些后怕,能在这个国家屹立不倒的人,没有一些狠辣的手段是做不到的,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忍住将要窒息的难受,坚定的回答道,“我不过一个弱女子,哪里敢挑战王爷,来到王府便是认命,只想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过自己的日子,只要别人不招惹我,我定然也不会招惹别人!”最后一句话说的铿锵有力,迎上那幽深的双眸丝毫不退缩。

  洛庭轩双眸微眯,似乎在探寻岳怜灀说的那些话,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不怕他,松开手拂袖离去,空气中飘来靖王那毫无温度的声音,“我会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