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二十二 天降美男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2034 2016-03-12 12:02:02

  收拾完以后,才发现到目前为止,大家都饿着肚子呢,突然好想念芙蓉会馆的那些极品菜肴,光是想到那些就忍不住砸吧砸吧嘴,有时间一定要再溜出去,不然真的会被憋死。

想到夫人还没用早膳,而月香顶着一张那么肿大的脸大概今日也不能出去了,紫衣忙去张罗着吃食,不得不承认,紫衣还是很有效率的,不一会,简单的早膳已经上桌了,虽谈不上丰富,但是对于早餐从简的 岳怜灀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

“你们也坐下一起吃吧!”咬了一口包子含糊不清的说道。

月香和紫衣赶忙拒绝,“小姐,你吃就好,不用管月香。”

“自古哪有下人和主子同坐同食的,要是让王爷知道了,紫衣怕是连小命都不保了。”

岳怜灀无奈的撇了撇嘴,自己的观念大概在这古代是很难行得通的,这骨子里带来的奴性还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去掉的,可是以前是月香一个人看着自己吃,现在是两个人看着自己吃,真是怕会消化不良啊。

“月香,我的那些个炭笔都带了吗?”

月香恍然一怔,“哎呀,小姐出嫁的时候,一时忙过了头,忘在了府里了。”

“哦,那算了,等会你到厨房再给我弄几支就好了。”

紫衣在一旁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夫人,那炭笔是何物。”

岳怜灀嘴里咀嚼着,还不忘回一句,“我绘画的一种工具!”

这下紫衣就跟迷茫了,这绘画的工具不就是毛笔吗,跟厨房就什么关系?

这茫然的神情跟月香一开始如出一辙,“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用完膳,紫衣搬了两张椅子在院子里,等到月香弄来了炭笔,岳怜灀便让紫衣坐下,自己坐在她的对面,没有画板只能拿托盘充数了,“紫衣,微笑啊!”

看着岳怜灀拿着笔眯着眼上下左右的笔画,紫衣有些紧张,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岳怜灀直勾勾的盯着紫衣,“这可是我来着的第一幅人物画像,你确定要这种表情?”说话一脸的嫌弃,“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画的很漂亮的,来,跟着我做,微笑。”拿出两只手指将脸蛋往上推,“就这样,保持好,对了!”

只见岳怜灀认真的在纸上涂涂画画,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拿着一张板子和一直炭笔能够作画的,紫衣瞬间有些好奇,那纸张上会出现怎么样一个自己。

不消一刻钟,岳怜灀放下画板,抽出里面的纸张,反过来递给紫衣看,“你看,像不像?”

紫衣看着那画像上的自己,简直就像是在照镜子一般,不过那笑容,好似更美好一些,有些不敢相信了,“这真的是我吗?”

月香笑着说,“当然是紫衣姐姐了,方才紫衣姐姐的神情就是这般呢,月香觉得紫衣姐姐应该多笑笑,真美!”

紫衣接过画纸,仔细端详着,这真是太神奇了,整个画面只有一种颜色,只是简单的线条就将自己的模样神情刻画的栩栩如生,比那水墨画更加细致,“夫人,这画可以赏给紫衣吗?”

岳怜灀很豪爽的答道,“当然,这个就当做你做我模特的酬劳了,只要你不嫌它粗糙就好了!”

紫衣拿着画纸如同珍宝一样慢慢卷起,“紫衣定当好好保存。”

岳怜灀转头看了看月香,遗憾的说道,“等你的脸好了,我也给你画一张。”

月香眼前一亮,方才那张画不止吸引了紫衣,也羡煞了月香,“真的?”

“本小姐一言,快马一鞭!”自己好久没有画人物了,没想到依旧宝刀未老呀,要是以后离开了王府,自己好歹有一门绝技了,就可以做个街头画家,也不错呀。

吃饭画画游园赏花,一天好不容易给打发过去了。

掌灯时分,想到自己昨夜连洗都没洗就睡了,今日可要好好的泡一个澡了。

洛言之在府里无聊的晃荡着,自己刚从书房出来,被哥再三叮嘱,身份敏感不能去芙蓉会馆,真是无聊死了,自己在南陵无聊才来楚月的,没想到来楚月一样无聊,边走边踢着脚边的小石子,顺着小石子滚落的方向走去。。。。。。

一个院子出现在洛言之的视线里,“这不是吟风馆么!”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哥,不是我故意来着的,真的是无意的,既然来了,至少得满足一下我个人的好奇心看看这个七夫人是何许人也,洛言之腹诽着,一个轻跃,踏着树枝,从院子外面直接飞身上了屋顶,轻轻揭开几块瓦片,朝里面望去。。。。。

不看还好,一看就出了大事,视线正下方,一个女子正在沐浴,洛言之虽然风流,但不下流,况且还是自己哥哥的女人,刚一起身准备离开,却不小心踩到了没有瓦片的那个窟窿,整个人从那个洞里面掉了下去。。。。。。

虽然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洛言之在下降的过程中调整气息,不至于冲击太大。

‘嘭。。。’岳怜灀的浴桶瞬间水花四溅。

岳怜灀瞪大双眼看着面前这个突然掉在她浴桶里的人,确切来说是一个男人,抬头望去,屋顶穿了一个巨大的洞,一轮明明正当头。。。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呆愣的看着这个被洗澡水泡的一身狼狈的男子。

洛言之跌进桶里,马上站了起来,视线所到之处正对上岳怜灀那惊讶的目光,努力想摆出一个潇洒的姿势,奈何现在的形象怎么摆都显得那么诡异,目光下移,那随着水波若隐若现的饱满让洛言之倒吸一口凉气,立刻转过脸,“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岳怜灀这才惊醒,想到自己的处境,赶紧护在胸前,冷静一想如果惊叫的话,怕是救自己的人还没来,自己已经被灭口了,当务之急,要先保护好自己,谨慎的盯着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看着一脸防备的岳怜灀,洛言之故作轻松的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友善的笑容,“这屋顶看样子要大修一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